<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一章 谋害
    嘉德54年4月。

    神武帝国龙石郡左风县地界,距离县城千里之外的毒雾深渊。

    高耸陡峭的悬崖上,一名白衣飘飘如仙人下凡一样的宫装美女,背着手,神情淡然的站在这飞鸟绝迹的地方。

    仙女的正前方,一名黑色劲服装扮的少年,正四肢自然下垂,就这么悬空的浮在悬崖上方。少年面庞清秀,闭着双眼给人一种婴儿酣睡的感觉。

    眼帘抖动一下,少年睁开了眼睛,当看到自己所在的环境,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状况后,他蓦然一惊。

    他现在被人凌空控制在悬崖上方,这悬崖深达千丈,只要对方一松手,他随时都会坠崖身亡。

    骇然抬头,看到面前神色淡漠的女人后,少年面色骤变,眼中露出戾芒。

    “是你,你果然想杀我!”

    白衣女子一直注意着少年的神情,见少年这么快醒悟,她眼中的淡然敛去,杀机一闪:“倒是不傻,不过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个废物吧,身为月儿的师傅,我不会让月儿的前途毁在一个废物身上,你应该清楚吧。”

    少年拳头顿时握紧,目光冰寒,很快又无奈下来:“这一天我早有料到,月儿天之骄子,而我资质普通,我们想要在一起定然不会顺利。”

    白衣女子闻言,杀气更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早点离开月儿?还让你在月儿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

    “两情相悦,我有何错,难道因为危险,就要让我弃月儿不顾?如果这样,我宁愿身死也不想看到月儿有半点心伤的模样!”少年脸上还有些许稚嫩,但此刻的言语却斩钉截铁。

    白衣女子勃然大怒:“但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月儿居然拒绝回归宗门,还等着你18岁成年后成亲,若是她和你成亲破身,一辈子都别想突破练气境界!”

    “在我们宗门千年以来,月儿的资质心性都是顶尖的,是未来掌门的有力竞争者!要知道,现在月儿就已经是练气一重了!以她的资质,20岁前不踏入天将级别,就是一种罪孽!凡是阻碍到月儿修行的麻烦,老身会一概为她清除掉!”

    少年沉默半晌,旋即冷笑:“一概清除,事情真的只有这一个解决办法吗?况且说这么多干什么,你要杀我,难道还想让我理解你,不怨你?”

    白衣女子眯起眼睛,轻轻转头不屑一顾:“你怨我有何用,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有多配不上月儿!”

    “这么多年来,月儿没少把老身分给她的丹药让给你吃吧,对此老身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就是你父亲张伯爵也没少找一些药材给你,可你说说,你吃了那么多人间珍贵无比的丹药药材,实力也才炼体三重!更不要说突破炼体进入练气期了!这样的你,如何在这世上生存?如何能够守护月儿?难道你想让月儿反过来保护着你这废材过一辈子吗?!”

    少年咧嘴露出牙齿,放肆笑道:“真情哪需般配,只有你们这种没有感情,一切唯利是图的老顽固才会谈及配与不配!”

    “你找死!”白衣女子的手掌凌空一抓,少年脖子上顿时多出了五个指印。

    少年心惊,发现还没有断去生机,顿时惨然一笑:“如今我为鱼肉,你是刀俎,想逃是逃不掉了,我还有什么话不敢说?反倒是你,既然要杀就痛快下手,如此婆婆妈妈,是想羞辱我,还是你顾忌我背后的势力,不敢动手!”

    白衣女人放声大笑,又突然收声,森冷的盯着少年:“顾忌?你父亲张伯爵的确不凡,但渴望你死的可不只是我一人!你那几个叔父早就对伯爵之位虎视眈眈了,如果不是伯爵只有你一个独子,皇室又需要你这种没有修行前途的废物贵族,恐怕你振军伯世子之位早就换人了!”

    “这事背后原来还有我叔父的影子!”少年痛心咬牙,强扯出的笑容更加凄然:“都想要杀我,可我有什么错……我和月儿两情相悦,有错吗?我生是张伯爵的儿子,有错吗!”

    “我没错!这一切,不过是你们在私心作祟!”

    笑容敛去,戾从心起,少年猛的瞪大眼睛死死盯着白衣女子。

    “我说了,要怪就怪你自己是个废物吧!”白衣女人手掌凌空虚抓,少年立刻脸色通红,像是被掐住了呼吸一样,快要窒息。

    似乎感受到死亡来临,少年被掐的通红的脸变得狰狞起来,愤怒地从牙缝里一字一句吐出:“我不甘心……若有来生,誓死杀你!”

    “那我等你来生杀我。”白衣女子的手掌毫不迟疑用力一捏,对少年的誓言不屑一顾。

    咔一声,少年带着满腔不甘,闭眼把脑袋歪到了一边,生机缓缓散去,只有一滴晶莹,带着他最后的遗憾滴下:可怜月儿要孤身一人,断肠一生……

    白衣女人见状微微皱眉,随即一甩衣袖,少年就这么倒飞而下,朝毒雾深渊的中央坠落下去。

    “真情有何用。”

    白衣女子冷漠转身,飘然的朝山下飞去。

    毒雾深渊。

    这是个经年被无法蒸发的毒雾笼罩着的深谷,常年处于没有丝毫阳光照耀的阴暗冰冷状态,地面也是一层厚厚的,不知道积累了多少年的黑色沼泽。

    一块方圆百米,洁白如玉的地板就铺设其上,呈现一幅极为强烈的黑白对比。白玉平台上,一盏太阳灯高高的挂着散发着光明,下面是太阳伞、沙滩椅、小桌子。

    桌子上摆着一碟晶莹剔透的葡萄,一个玻璃杯中盛着冒着冰珠的红酒。更过分的还有架在玻璃烟灰缸上的一根冒着白烟的粗大雪茄!而沙滩椅两旁则是两台有着巨大喇叭的音箱,播放着震耳欲聋的激烈敲击音乐,周边凝固的毒雾都跟着节奏动荡着。

    一只半人大小,背部绿得发亮,肚子白得雪白,头戴巨大墨镜的大青蛙,正随着音乐,跟人一样跳着节奏感非常强烈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