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29章 秀才试(一)
    张仲军入山门的时候,看到山门的牌匾,有些愕然,因为这地方挂的也是益德宫三字,不过马上又恍然过来,县级的道场允许有其他名字很正常,可益德宫的总部也只是府城,自然不允许其他府城的道场用其他名字,不怕尾大不掉吗?

    一番拜访哈拉客套后,张仲军终于安顿下来,不由得松口气,准备明天就去府衙里报名。这个世界的科举时间可是算好来的,童生试后10天时间到府城报名,报名第二天就是秀才试。

    而只要不出意外,从府城下的县城抵达府城,10天时间绝对是绰绰有余。而从府城到省城,时间被放宽到15天,府城到南北两京,更是被放宽到30天,时间绝对绰绰有余。

    张仲军磨拳擦掌的准备着,自己这次一定要一路过关斩将,直接一次性成为进士!

    第二天,天才刚蒙蒙亮,张仲军就精神抖擞的在院子中活动,他见到了一只母鸡带着一群小鸡在边上啄食,看到了庭院的一株大松树,感觉这场景有些熟悉。不过他也不以为意,树和鸡好像都差不多,所以专心修炼起来。

    反倒是那原本小心翼翼啄食的母鸡和小鸡,见到张仲军不理会它们,反倒是开始放开来,和一般的鸡仔那样叽叽喳喳咯咯叫的吵杂起来。而那颗大松树也随着微风摇摆着身姿,一副很是欢快的模样。

    随便修炼一下,道童早早准备好热水洗浴,再然后就是肉粥和包子,吃完后,道童已经准备好一叠油煎饼和几竹筒的清水,还有文房四宝,都摆放在书篓中。

    而在张仲军背起书篓的时候,杨兆飞也进入院子,打个招呼就领着张仲军出门。

    没错,现在张仲军就是去府衙处报名,或者不该说报名,而是检验户籍,然后直接进入府衙专门清理出来的庭院内进行秀才试。

    没错,童试和秀才试,说起来都不怎么正规,都是当地即到即考。唯一的区别是,童试考完就可以走,秀才试到傍晚的时候统一解散,在解散之前没来参加考核的,那就等三年后了。

    不过就是这么松散,却更加追求基本功,好字,内容无错,就可以进入考官们的审核了。内容无错还可以作弊,但好字,这个就得死练了,有本事练出好字来的人,只要能得到全套的考试书籍,那绝对不会去作弊的。

    所以大陈朝也清楚这童试和秀才试的基本要求,也才会搞得如此松懈。

    听到杨兆飞路上给自己缓解心情的说出以上事情来。张仲军脸上没啥,心头却撇撇嘴,开玩笑了,童试没有官身,真正看书法和基本功,你抄都没问题,字好就行,所以那么松懈很正常。

    可秀才试成功了直接最低就是从九品下的官身,可以担任镇长职位,这样一场科举居然还这么松懈?那就真的不可思议了,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知道的问题存在。

    不过张仲军知道自己不需要去探究这些,凭借自己的实力,进士都能考,区区一个秀才还不是手到擒来?

    穿过大街小巷,来到河源府的城中心,这里是城内这么多条大道的终点,在这儿耸立着一座如同小城池一样的建筑。

    而这个占地都能比上一个村子,四面都有高大朱红大门的建筑,就是河源府的府衙。

    看到张仲军呆滞起来,杨兆飞笑弄着卖弄道:“很惊奇是不?县衙除了个大门外,最多还有个后门,这府衙却是有四个大门的。不过你不用吃惊,省衙可是有八个大门的,京城内的宫城就更不用说了,足足16个大门。”

    张仲军没有询问为何府衙会有四个大门,看看那络绎不绝在府衙四个大门进进出出的人群,就可以明白,没有四个大门,没有这么宽敞的办公场所,还真没法掌管这个单单城内就有两三百万人的城市。

    杨兆飞领着张仲军来到府衙的东门,这边专门开辟出一个通道,一票携带腰刀的衙役绷着脸的排成队列隔开外人,然后这个通道中,已经有大票背着书篓的书生在排队进入了。

    杨兆飞一拍张仲军的背部:“张小哥,去排队吧,凭借你的实力,考试很轻松的,你只要记住在考场不要东张西望,不要和其他考生搭话就行了。”

    没错,杨兆飞也终于换了对张仲军的称呼,不在成日称呼为少爷,而是换了个更亲近的小哥。当然,张仲军强烈要求他唤自己名字,但杨兆飞心有余悸,只能接受小哥的称呼。

    进入衙门东门,从大门开始就用青色帷帐隔开了其他人的视线,学子们和衙役都在这帷帐这边。

    帷帐这儿一水的文案排开,每个文案前都站着一个学子,等着文案检查户籍和书篓。嗯,没有搜身,起码那些当官的文官们,不觉得区区一个秀才试需要搜身这样的检查程序来侮辱斯文。

    不过据说举人试是要让衙役全身掏摸的,进士试更是全身扒光进入药桶浸泡,然后再穿上皇宫提供的宽松文士府参与殿试。

    虽然任何一个士子都不爽这样的检查程序,但要想成为人上人,就只能忍了。

    因为文案多,所以没一会儿就轮到张仲军,户籍被文案仔细检查,甚至还拿出一本紫金县的户籍资料来对照,仔细三番后,才递回户籍和一张牌号的放张仲军进去。

    沿着青色帷帐划定的路线走,不会有人走错,也不会有人试图掀开帷帐查看,因为每隔十米就有一个按着腰刀的衙役站着。

    帷幕的尽头是一处足有数千平方米的庭院,四周同样用青色帷幕圈起来,因为地方宽敞,而且老天作美,天气很是清爽,一点都不闷。

    数个穿着官服的官员已经高高就坐在高台上,喝茶闲聊着非常,时不时还有笑声传来。

    而高台下面,则是密密麻麻,足有上千张的矮桌,十张一个段落,二十张一排的排列整齐,而且每个位置上都用四根竹竿加一块白布的弄了个挡蓬。同样,一百张的边上就有个标牌,显示这是甲乙丙丁等组名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