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23章 张管家的底细
    这个报信的仆人,见到张管家冷眼瞪着自己,自然清楚打扰了他的兴致,但没法,得到的消息让他都有些震惊,自然得立刻禀报才行。

    所以他硬着头皮靠前来低语道:“管家,张弘毅已经是童生了!嘉德殿正给他庆祝,明天就前往府城准备秀才试了!”

    张管家脸色不变,但青筋毕露的手,却瞬间把椅子的扶手给捏成碎块。

    张管家神色淡然的把舞女和侍女们挥退下去,只留下自己的亲信。

    沉吟一阵,张管家冷冷的说道:“绝对不能让张弘毅这小崽子成为秀才!”

    那亲信猛点着头:“确实不能让他成为秀才!他要是成了秀才,镇长都得给面子他,我们根本就没法奈何他!”

    说着,这亲信又疑惑起来:“只是,他能够成为秀才吗?三年的科举,一个县才有一个秀才名额的,张弘毅他的学识能够超过整个县城的童生?”

    “他哪有资格超过全县城的童生!他的学识我们这些张府的人又不是不知道,顶峰也就是童生罢了!不过就算如此,我们也不能不预防万一!万一那家伙走了运成了秀才呢?别忘了嘉德殿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居然对他友善啊!”张管家咬牙说道。

    “那么管家,咱们把他给咔嚓了?”亲信做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是自然,必须在他进去府城参与秀才试前就把他给咔嚓了!他现在成了童生,正兴致勃勃准备前往府城,这就是最好的机会!”张管家捏着拳头的说。

    “那要是一路上没找到机会让他进入府城了呢?”亲信迟疑的问道。

    “那就进府城暗杀!府城这么多流氓地痞,不可能收买不到动手的人!”张管家很是决然的说。

    亲信迟疑了,没有接话。

    开玩笑呢,在城外,只要有能力,就算是进士那也能杀掉,了不得就引起官方和当地帮派不死不休的联合追杀罢了。

    可到了城里,那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世界,乡下的规矩和习俗,在城里根本就使用不上啊!

    说找人刺杀一个参加秀才试的童生,说起来很容易,看起来也很容易,毕竟童生不是官,花点资金,总是能找到下手的人。

    可现实却不是如此,城里的人或许是远离乡下,天然就对读书人敬畏不已,城里的读书人胆敢对这地痞流氓破口大骂,地痞流氓只能夹着尾巴逃走。而不是像读书人骂帮派老大,结果人家帮派老大明面上畏缩退让,暗地里直接把读书人绑到城外杀害。

    这样的状态下,想要收买那帮对读书人畏惧万分的地痞流氓对读书人,特别是参加秀才试的童生下毒手,恐怕没有那个地痞流氓会乐意啊!

    看到亲信不吭声,张管家当然知道怎么回事,冷哼一声的从怀里掏出一个腰牌类的玩意递给亲信:“到时你拿这腰牌去府城找……”

    腰牌是红木雕刻而成,只有小儿巴掌大小,周边云朵环绕,当中一颗点燃的香。

    张管家的话还没说下去,那个亲信就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失声说道:“这,这,白莲教一品香主腰牌?!”

    张管家脸色巨变脱口而出:“你居然懂得分辨圣教腰牌?!”接着烫到手一样的捏着腰牌飞速缩了回去,然后凶神恶煞的盯着亲信准备下毒手时,这亲信又让他呆滞起来。

    因为亲信直接跪下,并且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腰牌双手捧着献上的说道:“信众九级信徒拜见香主!”

    看到那同款式,但却是桐木雕刻而成,上面有着九颗星点的腰牌,张管家沉默了一阵,接着就笑着拍拍亲信的肩膀:“起来吧,没想到你居然也是教中兄弟,如此一来,我更加放心了。”

    “是啊,信众也未曾想到香主您也是教中干部。”亲信也笑容满面恭谦的说道。

    两人脸上笑眯眯,态度也亲热得很,就跟在远方见到自家兄弟一样。

    只是两人心中都是寒意阵阵涌起,谁都没想到多年接触下来,准备以为依靠的人,居然是白莲教的教众!

    但这心寒很快被压下,一种背靠大组织的感觉自动涌起来,没想到白莲教居然深入民间如此广阔,现在这都有两个教众了,不知道张府还有其他的教众吗?而除了张府之外,龙窝镇的其他府邸的人又有几个是教众?

    那么扩展到紫金县和河源府呢?又有多少人是教众?!

    哈哈,白莲教的势力越大越好啊,这样自己这个白莲教众才能从中得到好处啊!

    “你的任务是什么?”张管家不论哪一方面的地位都比这个亲信高,哈拉一阵教中兄弟的情意后,自然而然的摆出上司脸色来。

    “信众的任务只是潜伏,每年只需要投递一份行事记录到县城的天然居客栈的马房处就行。到现在属下并没有接到其他更改任务的命令。”亲信恭敬的说。

    张管家扬扬眉头,显然天然居这个名字让他有些触动,不过他继续笑道:“既然你没有任务,那么我这个一品香主直接下达命令给你。”

    “是,请香主示下!”这亲信直接跪下语气决绝的说。

    端坐着的张管家敲敲桌子说道:“很简单,还是那个杀掉张弘毅的任务,不过这次你自己去府城联络东街三巷的福天当铺就行,那个当铺是我们白莲教的据点,拿出你的腰牌就能让他们去执行杀死张弘毅的任务!”

    亲信再次迟疑,之前张府仆人身份的时候,他迟疑了,现在白莲教身份还迟疑,绝对给张管家非常不好的印象。

    但他没法子啊,仆人身份时迟疑,是因为做不到,白莲教身份迟疑,却因为香主这是把教中的力量拿来做私事啊!

    虽然早就听闻潜伏时期,没少掌握权力和机密的教中权势人物,假借为圣教服务的名义驱使教众做私人的事情。

    如果自己是这位一品香主的直辖手下,那无论是为公还是为私,都必须去做。可自己的直辖上司在县城呢!

    如果不知道张管家的身份,那为他做事也就做事了,可知道他的香主身份,自己还敢为不是自己上司的香主做事,一旦给上司知道,自己还能有好下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