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20章 天降功德的原因
    就这么,杨兆飞可是连续几天都来拜访张仲军,有的时候是早上,有的时候是中午,有的时候是下午,更有的是临睡前。来到都是端坐着和张仲军哈拉各地风情人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认为关系开始变熟悉的杨兆飞会自来熟的拿起张仲军买的本子翻看起来,而且一看就是一整天。

    这个时候,张仲军当然是只陪伴了一次,然后就继续自己修炼学习的日常。

    杨兆飞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张仲军开始练字了,自然是假装不在意的观摩,可张仲军写的内容让他有些愕然,因为张仲军写的就是四书五经一史的内容。

    这样的内容焚烧后会增加功德?开玩笑吧?杨兆飞动用灵眼,亲眼看着张仲军写下文字,这文字丝毫的金光都没有,又亲眼见着仆从把纸张拿去烧掉,同样没有什么异况出现,而张仲军身上自然就不可能有功德降临。

    “是因为我在这儿的缘故,所以这位大少爷不写那能够让上天嘉奖功德的文字?可看他模样又不像啊!”杨兆飞有些头疼地思考着。

    而张仲军却也在头疼着:“妈蛋,这杨兆飞怎么一直赖在这儿啊,搞得我想默写一下帝国世界的四书五经的内容来练字都没法子。算了,反正那些四书五经都记在脑子里,虽然不写出来比较难区分两个世界的四书五经的区别,但也无所谓,拿这个世界的四书五经专心练字吧。”

    杨兆飞又死赖着好几天,可张仲军顾虑着杨兆飞的存在,根本就没有再把帝国世界的文章给默写过,写的都是这个世界的文章。而这样的文章形成的文字,自然没法获得上天的功德奖励。

    所以根本没有任何异况的情况,让杨兆飞很是无奈,他的事情也是很多的,能够在这儿赖这么多天也是最大的权限了。

    最后又等了一天,还是没有见到有功德降临的杨兆飞,只好无奈的和张仲军告别,反正张仲军这根金大腿抱牢就行,别探究过度让人家反感,反倒是得不偿失呢。

    杨兆飞离去,张仲军再次练字的时候,自然很自然的把帝国世界的文章给抄录出来,张仲军的默写,可不单单只有四书五经,还有他在帝国世界,甚至是在小绿世界读过的那些书籍。反正对张仲军来说,就是增加一下对以前书籍的熟练罢了。

    然后纸张焚烧的时候,功德又从天而降,烧掉的纸灰,也一样是给那颗老松树的根给吞下,剩下的残羹也同样被那只母鸡和那数十只小鸡给啄掉。

    没启用金手指的张仲军,或者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背书练字锻炼身体上,所以根本就没去注意自己身上功德的变化,就这么一日复一日的学习锻炼着。

    日子一天天过去,期间杨兆飞又来拜访,同样目瞪口呆的看到张仲军的功德再次增加了一大叠,可看张仲军练字依旧是背得滚瓜烂熟的四书五经一史。

    无奈的杨兆飞只好不去探究这个,因为除非他亲自藏着偷窥,不然是不能知道张仲军真正写的是啥。虽然实力上杨兆飞很有自信,但他却没自信偷窥身上如此浓郁功德金光的人,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没出现问题还好,最多知道这位大少爷写什么字就获得功德,但可想而知,知道了没用,估计其他人照着写都不会有功德传下的。这种事太常见了,不然文宗写出一篇可以获得功德的文章,让大家传抄就能得到好处了。

    可以获得功德的文章一般来说只有文章的主人书写才有功德,而且一般是文章凝练过程会有些微功德,以及文章成文时有一份功德落下,以后就算是文章主人重新书写也是没有功德的。

    如果出问题,那可就是得罪一名大公德之人,开玩笑,宗教人士就算是得罪皇帝得罪邪魔,也不会得罪身具功德金光的人的!

    所以只要成功和不成功的结果一对比,不是白痴就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这也是杨兆飞放弃好奇心,专心和张仲军拉关系的缘故。

    日子就这么抵达到临科举开始的前一个礼拜,张仲军背着书篓,辞别送行的益德宫众人,独自一人朝山下走去。

    等到张仲军的身影不见了,之前还在人群中欢送的杨兆飞,立刻换上普通服饰,屁颠颠的跟着下山了。

    不怪他如此兴奋,因为他很想知道身上功德金光浓郁得都快变成太阳的张大少爷,去考童试的时候,会有什么诡异状况出现。

    没错,今天就是大陈朝各县各府各省南北两京举行童试的日子。

    至于这童试是干嘛的?在大陈朝这儿,童试是参与秀才试的资格试,没有名额限制,一般都是各县给那些不曾参加过科举的新学子进行的资格考试,一般是默写数篇四书五经一史的文章。

    除了看你对这十本基本书的掌握情况,还看你的文笔,如果字写得丑,文章都默写不出来,那都不需要去府城参与秀才试了,毕竟秀才试靠的都是填空题,比童试的数篇默写更要求对文章的熟悉。

    之所以搞出童试来,那是为了在县级的时候就刮掉一大批不够格的读书人,免得到时候一个县就有数千读书人跑到府城去考秀才试。

    不过也别小瞧这童试,过关而又没法考得秀才的人,虽然不可能有官身,但在乡镇中也是非常受欢迎的,大部分孩童的启蒙教育就是由这些童生开启的。

    张仲军熟门熟路的来到县衙,在数排书生中找了一队排上,默默等待衙门的验证。

    因为张仲军并没有在县城中显耀自己的文名,所以根本就没人认识他,倒也省下来和那些书生闲谈扯皮的时间。

    抬眼看去,和帝国世界的科举不同,书生群中没有白发老头,也没不足十岁的幼童,大部分都是二十郎当岁的青壮,少部分是12岁以上的少年。

    队伍前面慢慢减少着人数,后面则慢慢增加着人数,这状况可能会持续一整个白天,因为童试只会考默写文章和看字迹,所以是随到随考立即改卷确定是否通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