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独步天途 > 第517章 县城(二)
    他们这些人精,那看人的眼光可是非常牛逼的。 .虽然张仲军是一副弱鸡少年的模样,但不论那一身杨兆飞让嘉德殿特意准备的高端低调有内涵的服饰,就是张仲军那不经意流露出的气势都显得张仲军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一个贵族,打小就高人一等,而且长大后又参与的都是大事情的人物,自身流露出来的气势,绝对是和普通人不同的。

    张仲军这种与众不同的气势,其实在来到这个世界附体后,就开始慢慢的呈现出来,但那时他接触的人都是普通人,他们又知道张仲军少爷身份,所以对这样的气势只以为是富贵家庭的少爷气势,认为理所当然,一点都不会惊奇。

    可这些做金银兑换的人物,见多识广,而且是什么人物都见多了,自然轻易的辨认出张仲军的气势是属于哪一种的,所以这些识货人反倒是更能确定张仲军的身份。

    后面的事就简单了,张仲军拿出的金出门去采购了。

    张仲军在县城晃悠了大半天,三片金了大半天,享受了一番各色小吃,看了县城内的一些名胜景色。

    可惜的是,没有不开眼的人来掏钱袋,更是没有不长眼的前来挑衅,当然更是没有什么事情让他可以出手相助,可谓是平淡得很。

    对此张仲军可是很是失落,他可是想要试试筋骨境高段的实力是如何的。不怕在县城遭遇到强大的敌人,先,他有嘉德殿护着,别的不说,单单嘉德殿能够把城内风景最好的山头划来当宗教禁地,就可以知道嘉德殿在紫金县的实力如何。

    第二,县城一般来说是帮派的辐射地,就是说,城内在暗地里讨吃的组织,背后都和在城外割据乡镇的帮派有关联。

    张仲军自己就是风武堂的人,虽然这是藏在暗处的,但是如果被欺负了,找陈毅峰撑腰也就是一封信的事。

    所以张仲军根本不怕在城内和偷钱的小偷打架之类会惹来什么天大的麻烦。

    所以无聊的张仲军只好大肆采购一番就回到嘉德殿了。

    就这么平静中,张仲军把购买的书籍背得滚瓜烂熟,等买的书籍全部背熟后,又写一卷经文换钱,再次去采购一番书籍。

    而除了背诵书籍外,还有就是练字,一大水缸的墨都被用掉,写字的稿子足够供应嘉德殿引上几个月的火。

    而除了练字外,张仲军最主要的就是修炼家传心法和锻炼身体,也就是有家传心法的作用,他才能从区区一两个月的时间就从手无搏鸡之力的弱鸡少年变成现在的筋骨境高段的实力。

    可惜的是,这样修炼的过程最多就是筋骨境巅峰,想要进入真元境,没有这个世界的功法是没有可能的!他都不需要什么高深的功法,只需要最基础的功法就行,只要能得到功法,张仲军凭借自己的见识,敢说能够借着这本基础功法推出下一层的功法。

    当然,凭借张仲军的见识,他也就最多借着基础功法推演出洗髓境的功法来,再高一级的功法,那就得借鉴这个世界洗髓境的功法以及后面更高的功法才有可能推演出来。

    张仲军没有去考虑这些,他甚至连就在住房外边墙角泥土里的一件天材地宝都没有去挖,这样唾手可得的天材地宝都放过,自然不可能去寻找基础功法的。

    他现在还没自保之力,连自己的家业都没法夺回,哪儿会想着去找天材地宝,去寻找功法呢?

    经历非常复杂的张仲军自然清楚,自己现在最是啥都不要做,就这么乖乖的读书抄写经文就好,等自己科举过关成为秀才,有了官府保护再来弄其他事情。

    如果自己倒霉催的通不过科举,没法成为真正的读书人,那么就实行另外一个计划。

    就这样,张仲军淡然下来,可杨兆飞却在抓狂,一开始张仲军是时不时抄录一下经文,这种功德金书,自然是在益德宫中大受欢迎,杨兆飞也借此把张仲军牢牢抓在自己手中。

    益德宫虽然派系众多,可他杨兆飞也不是没靠的人,得到好东西当然是孝敬自己的靠山巨头,而靠山巨头是不在意这样的功德金书哪儿来的,自然会护住杨兆飞这个已知的来源处。

    而有人护着,自然没法子抢走杨兆飞的来源,毕竟这功德金书属于最低档的一等,不值得为此引派系争斗。

    而靠着垄断了张仲军的功德金书来源,杨兆飞自然是在益德宫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这眼看着就能源源不断产生的功德金书,居然在十本后就不再出产了。

    等了一阵没等到功德金书的杨兆飞可是心急火燎的跑来查看张仲军,看看是不是功德消耗光了。

    可这一看,直接就让他斯巴达了,因为张仲军这货,身上的功德不但没有因为书写了十本功德金书而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

    这许多到什么地步?比杨兆飞第一次看见张仲军身上功德金光的时候多了一倍!

    杨兆飞面红耳赤的直接掉头把自己派去监控张仲军一举一动的人手逮了过来,仔细询问下,妈蛋,这货这些日子来,不是读书练字就是锻炼身体,偶尔出去也就是吃吃吃买买买!根本就没有做过好事!

    可他喵的,没有做过好事,他的功德怎么会直接增加了一倍?!

    杨兆飞可是非常的惊奇,惊奇到他直接就把前来探究张仲军怎么不写功德金书的事丢到一边,转而探究起张仲军的功德为毛会不但没有削减反而增加一倍的事情上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