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种突发情况,很容易让盖伦有一种不妙的预感...

    “既然嘉文已死...那么德玛西亚也是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一道幽冷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而起...余乐抬起头,只看见一道身穿黑袍的身影逐渐地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极为冰冷的气息,那身上的黑袍似乎是腐朽的尸体上那种,宛若是死神降临。

    不仅仅是他,而且还有一身肃穆之色的牧申走上来...

    “典狱长?”

    余乐嘴角微微地扬起来,果然...这件事看上去就不是那么简单,嘉文...不对,应该说是乐芙兰,什么时候勾搭上了暗影岛与忍宗的人.

    这是在图谋什么计划么?

    余乐微微闭上眼,心中掠过不少念头,当下也是明白了过来,这些人是向要联合在一起,然后抗衡瑞兹,甚至是背后的圣人吗?

    这让余乐颇为感到意外,当初的圣威浩瀚,并没有如同瑞兹所想,能够震慑群雄...反而是有了相反的效果。

    他们觉得圣人终究是强弩之末,而瑞兹又是独自一人,没有了姬岚的联手,瑞兹再强,也无法一个人对付整个世间的传承者。

    如果余乐没有猜错的话,如果自己今天没有出现的话,那这场婚礼终究不过是一场幌子。

    对内,乐芙兰可以说是为了圣人的本源而做出的抉择,并且是趁机联合起其他势力的传承者一起聚集商议。

    对外的话,这只不过是一场简单的婚礼,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今天还会有来自暗影岛的传承者。

    “暗影岛的人,怎么会来德玛西亚了?”

    这纷纷是让不少人底下私语,这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面,暗影岛代表死亡与终结。

    就算要靠拢,也是诺克萨斯这类实力与之靠拢...

    典狱长的出现,伴随着牧申,这自然让不少人对于今天的事情起了一些微妙的看法。

    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如今德玛西亚的超凡尽数不存在...还能够抗衡来自暗影岛与忍宗的联手冲击吗?

    余乐神色平静,他没有理会典狱长的出现如何,他微微地瞥了一眼宫殿之中另外一处地方。

    那里,同样也是有着两道磅礴的气息,而且其中有一个,隐约有几分圣人的气息。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自己应该是见过对方...巨神峰的人也来了,不过这一次他们没有选择站出来。

    “雷欧娜,为什么你不让我一起出手?”潘森站在了这名少女的身后沉声道。

    “他们都是傻瓜,这么喜欢送死,就让他们去呗。”雷欧娜坐在栏杆上,修长的双腿来回晃动。

    “据我所知,今天不仅仅是这些人,诺克萨斯也来了...”潘森缓缓地道:“他们似乎是想要在这个时候彻底摧毁德玛西亚。”

    “是啊,毕竟好几百年的底蕴了,没有了超凡的守护,这些人又怎么会是不眼红呢?”雷欧娜饶有兴趣地看着余乐的视线似乎望向了自己,也是笑眯眯地道:“他发现了我们...”

    “他到底什么来头,即便是来你也感应不出来么?”潘森饶有兴趣地问道。

    雷欧娜的传承能力与着其他人不一样,因为当年的这枚传承本源的主人,是圣人之中的巅峰,只是雷欧娜天性贪玩,不怎么修炼,但也是位列超凡。

    “感应不出来,但我应该见过他...”雷欧娜摇摆着双腿,得意地道:“他身上也有圣人的气息...”

    潘森闻言,眸孔微微紧缩,这么说来的话...余乐是圣人的继承者?

    “嘉文有问题,其实早就猜到了,这片天地...早就改变了,只是我很好奇,余乐的身边为什么有两尊超凡出现,而且还是近期晋升的。”

    雷欧娜的关注点跟其他人不一样,她想到了很多,包括是余乐的能力...

    只是这余乐对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个极为神秘的存在,没有人知道他从哪来,身具有何等的能力。

    所以她不选择插手,而是坐观其变...

    场中的气氛有点微妙,随着典狱长与牧申的出现,不少人都是忧心忡忡,若是换做了以前,根本无惧...

    但现在的德玛西亚却是不一样,位列超凡的四个人,全部消失了...更何况其中一位超凡,嘉文还是来自诺克萨斯的乐芙兰所假扮,足足是瞒了他们十几年...

    这种事情对于整个德玛西亚的传承者而言,都是极具打击的,奉为王的嘉文,十几年前就早死了...

    诺克萨斯是他们的死对头,也就是说这十几年来,德玛西亚如同一个小丑般地被诺克萨斯玩弄于鼓掌之中。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山下却是出现了更多的传承者气息...一下子场面再度失控。

    “诺克萨斯的传承者出现了!”

    人群之中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盖伦等人神色剧变,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连诺克萨斯的传承者也是出现了...

    而且数量还是不少。

    这时候,盖伦没有理会余乐,而是迅速地着急了所有德玛西亚的传承者和其他防御力量,今天弄不好的话,恐怕德玛西亚要成为历史。

    “余乐,为什么诺克萨斯的人也会出现?”蓝珂思一脸担心地看向了山脚底下,数十道磅礴的气息不断地呈现...

    “这就是乐芙兰的心思啊...不过现在可就有点棘手了。”余乐耸了耸肩膀道:“诺克萨斯这次是倾尽全力了啊...今天这场所谓的婚礼,恐怕本身就是一个阴谋。”

    余乐瞥了一眼场中,心中也是衡量了起来,在场不少传承者都是属于摇摆人,指望他们去帮助德玛西亚是不可能的,说不定还能趁机落井下石...

    如果能够覆灭德玛西亚的话,这可是一尊屹立数百年的庞然大物,其中的底蕴足以让他们疯狂...

    不过也还好...巨神峰,暗影岛,德玛西亚,忍宗,诺克萨斯,全部都来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场面也是余乐所想要看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