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文的脸色通红,脖颈如同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给掐住,呼吸都感觉喘不过气来

    在这里,不管你是谁,都没有能力在余乐面前做出半点反抗。一看书  ··

    内,余乐就是一切!

    大概是持续了半分钟后,余乐瞥了一眼近乎是快要呼吸不过来的嘉文。

    “乐芙兰,还在坚持吗?”

    嘉文眸孔露出了怨恨的神色,但却无可奈何,旁边的薇恩看不下去,这可是德玛西亚的皇权继承人!

    哪怕值得怀疑,可余乐这种动作,实在就是太过分了!

    “我让瑞兹说服你们,并不是因为没办法对付你们。”

    余乐似乎是察觉到了薇恩的意图,冷冷地瞥了一眼三人道:“若不是因为你们是凡,对于我而言,还有用处你们跟嘉文相比起来,也不会是好到哪里去”

    薇恩柳眉紧皱,似乎极为不服气,手中的弓弩微微地闪烁了一下。

    余乐看了她一眼,那道蕴含神圣气息的箭枝暴射而来,却是直接地穿过了他的身体。

    薇恩露出了惊愕之色,这是怎么回事?

    “砰”

    余乐的回应也是很干脆,直接地就是一巴掌隔空甩出去,顿时薇恩的身体便是直接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横扫出去,整个人都是重重地落在了地上。

    手中的弓弩落在地面上,薇恩眼神露出了惊愕的神色,自己堂堂一个凡,进入这里之后,却是对于余乐毫无反抗的能力。一  看书·1ka  ns  hu·

    这太邪乎了!

    “余乐”

    蓝珂思抿了抿嘴唇,拉了拉余乐的衣袖,薇恩跟自己关系不错,她实在是不向看到余乐对薇恩下手

    余乐看了蓝珂思那大眼睛流露出一种央求的神色,也是点了点头。

    而此时嘉文的身体已经是近乎是处于一种缺氧而昏迷的程度,他还在死撑着

    余乐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对方是真的能够死撑啊不过对于自己而言,没什么区别。

    一秒,两秒三秒

    不知道何时起,嘉文那满脸通红的脸庞却是逐渐地浮现了一抹黑色的气息,这一缕黑色的气息旋即也是迅地布满了嘉文的全身

    这种变故,让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加里奥还有薇恩等三人

    再蠢也是看出来了,这个嘉文的确是有问题

    也就是说,他们奉为王的嘉文,十几年过去了,自己等人却是察觉不出半点问题,这毫无疑问是一种失职,更是一种侮辱。

    这种变化持续了数秒后,嘉文脸庞的神色便是彻底地被一种黑色的气息所给笼罩,手脚都是无力地垂力下来

    而有一道浓郁的黑色雾气却是从嘉文的体内冲出来,想要逃跑

    此时的嘉文,才是真正的的嘉文,不过是一具死去多年的尸体

    “乐芙兰,这便是你的镜花水月吗?”

    余乐笑了笑,不顾那嘉文的身体,眸孔直接掠过了一抹金芒,映入眼帘的是一团浓郁的黑色雾体,片刻后迅地凝聚成了一道人影。

    乐芙兰

    余乐看着她的显示出来的名字,也是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会继续沉住气。”

    乐芙兰没有说话,狭长邪魅的双眼冷冷地注视着余乐,她是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镜花水月,连凡都能够瞒得过,却是瞒不过他?

    旁边所有人都是相视无言猜测是一回事,知道是一回事,可当亲眼所见,又是另外一回事。

    看着那早就是毫无生机的嘉文尸体,他们脑海觉得这也太他么邪门了

    到底是何等的能力,才能够是操纵一具尸体,表现得跟正常人一样,十几年不被人察觉。

    “看来诺克萨斯对于人体,尤其是传承者人体这方面研究得太多了”

    余乐看了一眼,心中大概就是已经是清楚。

    这肯定是诺克萨斯弄出来的

    诺克萨斯方面一直是进行这种研究,以维克托为这让余乐内心微微起了警惕,这倒是一个问题。

    “你到底是谁?”

    被解开身份的乐芙兰似乎也是知道自己无处可逃,反而是冷静了下来看着余乐。

    “我是谁不重要,但我知道你是谁,却足够了”余乐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乐芙兰。

    说实话,乐芙兰这种能力,实在是有点让人匪夷所思,镜花水月

    “我可以臣服于你。”

    乐芙兰倒也是干脆,她不想死,当下也是动了一些其他的心思。

    “我不需要。”

    余乐的回答却是异常地果断,乐芙兰本身隶属诺克萨斯,留在身边实在是太危险了,哪怕是签订契约之后

    他不想给自己留下麻烦,哪怕是一点都不想。

    “现在你们可相信了?”

    余乐将视线落在了薇恩为的那三名凡强者身上,冷冷地道:“这就是你们奉为王的嘉文,一个死了十几年却被诺克萨斯的乐芙兰幻化出来的假象。”

    面对余乐的话语,三人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接下来,你们都无法返回现实世界。”余乐看了一眼三人道:“至于德玛西亚,我会让蓝珂思成为真正的掌权者。”

    对于余乐这句话,蓝珂思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而加里奥等三人则是直皱眉头,似乎对于余乐这个决定无法认同。

    蓝珂思跟余乐是什么关系,如果让蓝珂思继承了德玛西亚,那么等于是余乐掌控了偌大的德玛西亚,又有什么区别?

    “如果你们想要离开这里的话,那么就与我签订契约,这一世,忠诚于我。”

    余乐笑着道:“如果你们不愿意,那便是在这成圣之后再出去吧。”

    “并不是余乐强行留住你们,没看见我都留下来了么,除非你们答应与余乐契约,否则的话,是无法离开的。”瑞兹在旁边也是开口道。

    “如果我们强行突破出去呢?”薇恩眼眸眯起来,作为一名凡,曾几何时遭受过这种待遇?

    被困在这里不能离去?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