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尔江北区,这里并不算展得太好,抛除中心那纸醉金迷的都市,旁边更多的是破旧的房屋,甚至让有人种错觉,回到了**十年代。网

    黑暗的巷子之中,充斥着寂静,但时不时有这一些凌乱的脚步声传来,那昏暗的巷子之中,是不是地有着些许红色光芒扫射而过。

    竟然是有不少韩国士兵全副武装,悄然无声地前行,似乎是在搜索着什么。

    而在于一条幽静的巷子深处,一道身影半依靠在墙壁上,胸膛不断地起伏着,但却在刻意地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声。

    微微地抬起头,一双冰冷的眼神扫射而过四周,赫然便是泰龙...

    多日不见,泰龙现在颇为狼狈,较对于上一次在中国被卫兰等人围住的情况更为狼狈不少...

    他看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刚刚包扎好的绷带却是因为动作过大再度渗透出鲜血,也是摇了摇头。

    “该死的...这些人还找了帮手。”

    泰龙心里怒骂道,本来他都准备是离开韩**方的包围了,但今天却是不知道韩**方哪里找来了三四个传承者...

    没有错,韩**方出现了传承者,直接地四人联手攻击泰龙,想要一并把他给留下来,若是换做了其他人,估计早就是被暗算成功了...

    不过泰龙的手段擅长暗杀隐匿以及潜行,关键时刻还是让他找到了一丝生机,只不过付出的代价也不少。

    接下来他还能逃出去吗?除非奇迹降临,因为这次动手的不仅仅是韩**方,还有一些传承者,他泰龙就算是再强,也没有那个把握逃离。

    “罢了...就算死,也得拉个垫背的。”泰龙看了看自己的手臂上的伤势,泰龙眼神变得更为冷冽。

    从他孤身闯入韩国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有打算自己能够活着,若不然他也不会找人传递一些话给余乐。

    他没什么亲人,除了自己的师傅,惦记的就还有被自己视作亲妹妹的小雯,不过有余乐在,他也不需要担心太多。

    就在这时候,四周安静的环境陡然地传来了一阵乌鸦叫声,显得尤为诡异,泰龙眸孔微微紧缩,抬头看见自己的上方屋檐,却已是多出了一道隐藏在黑袍之下的身影,在他的肩膀站着一只乌鸦,猩红的眼眸直视着泰龙。

    “泰龙,念在昔日的情分上,束手就擒吧。”

    嘶哑的声音在他的喉咙传出来,这声音让人听了忍不住汗毛竖起.

    “或者你可以在此之前,再次尝试一下反抗,我可是非常地渴望你鲜血的味道,那一定很甜美。”

    在那道嘶哑的声音落下,紧随出现的是一道阴冷的声音,阵阵脚步声想起,在巷子的入口出现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同样也是全身笼罩在了长袍之下,惨白的月光落下,方是隐约地可见一张苍白如纸的脸庞。

    那微微翘起的嘴唇,露出了一抹尖牙,眸孔锁定着泰龙,如同是看见了猎物般的野兽,闪烁着些许兴奋之意。

    泰龙没有说什么,微微地站起来,再度是紧握着手中的匕,鲜血从绷带中丝丝渗透出来,再度是顺着他的手臂流淌到匕滴落到地上。

    只是泰龙丝毫不在意,他冷冷地注视着这两个人,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没有必要,要么动手再死,要么束手待毙。

    况且...今晚出现在的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个!

    “那就真的可惜了...”

    乌鸦鸣叫一声,扑闪着翅膀,猩红的眸孔也是浮现了一抹残忍之意,站在屋檐上的那人指向了泰龙,漠然地道:“去吧,蚕食掉他。”

    站在他肩膀上的那乌鸦也是再度怪叫一声,扑闪着翅膀直接地冲向了泰龙!

    这只乌鸦似乎是具有邪性的力量一般,那闪烁着幽绿色光芒的爪子必然是蕴含剧毒,居然直接地撕咬向了泰龙。

    “铮”

    一声金属颤鸣的声音响起,泰龙的身影也是消失在了原地,黑夜之中一道冷芒掠过,直奔屋檐上的那道身影!

    泰龙将度挥到了极致,但是负伤他的实力也是被打折到了一定的程度,站在屋檐上的那人微微地抬起头,瞥了一眼那道急掠来的寒芒,也是出了让人寒毛竖起的难听笑声。

    “邪鸦护体!”

    一声冷喝之下,他身体上的黑色斗篷便是陡然地爆裂开来,化作了一个一个迷你版的乌鸦,一股玄奥的力量迅地浮现在了他的身体四周。

    寒芒如期而至,但却是直接没有办法贴近他的身体,直接地就是被这些乌鸦给缭绕,一涌而上,泰龙的身影被迫在半空之中现形。

    泰龙很清楚这些乌鸦的威力,一旦被沾染上,那可就是如同附骨之疽...

    冷喝一声,泰龙右手猛地抬起,暴射出了道道寒芒,自他的衣袖之下如同冷箭般地射出来,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影也是逐渐地消失.

    面对泰龙的这般攻击,那人神色丝毫不变,邪鸦不断地挡了他的面前,愣是无法伤害到他半分。

    “若是你全盛时期,我还会畏惧你三分,就你现在这般?”那人冷笑一声,虽然泰龙再度遁入无形,但他一点都不着急,今天晚上泰龙是必死无疑!

    “呵呵,乌鸦,还是让我来吧,我闻到了他鲜血的香味...”另外一人也是阴森森地开口道。

    扫视了一下四周,似乎是在判断着泰龙身处何方,微微地抬起头来,一股玄奥的能量波动急地弥漫而出,而此时泰龙却是脸色剧变,他感觉自己身体内的鲜血好像被某种力量所给抽出来...

    体内血气沸腾,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泰龙紧咬牙关,想要再次遁走,但是下一刻一道狂暴的声音再度响起。

    “烈焰之柱!”

    当下泰龙便是感觉到自己四周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炙热了起来....在这种炙热的温度下,泰龙也是无法再继续隐匿在的身形,他被迫再度现身...

    “诺克萨斯已经是腐朽到这等地步了...”泰龙冷冷地道:“居然还会和德玛西亚联手,这简直就是笑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