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闇霓白了一眼余乐,她现在算是看出来了,余乐是没事就把她看作是赵丽英的几个普通人的保镖了

    若是换做了其他人,要她做这种事,她还真的直接甩都不甩但是余乐,她也没法拒绝只能瘪了瘪嘴。

    “回头我会对她们说,让她们明天搬到俱乐部这边来,你到时候也跟着一起过来。”余乐开口道。

    “行吧,你说了算。”闇霓耸了耸肩膀。

    余乐也是没有说太多,虽然闇霓年龄不大,但实际上她很聪慧,而且在某种程度而言,她也是传承者,余乐与她的关系更是比所有人都要亲切,或者在这余乐的眼里,只有他和闇霓才是同一类人。

    “传承者拥有寻常人无法想象的力量,更是拥有比寻常人更为久远的生命,有时候作为传承者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看着自己最为在意的人,一点点地老去,而却没有半点办法。”

    这时候闇霓突然地开口道,她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余乐,她知道余乐是对于传承者这个概念不是很明白,他固然强大,但却没有体会到传承者要承受的一些事情。

    例如身边人的生老病死这并不是因为她妒忌余乐很在意赵丽英,恰恰是因为他知道余乐在意赵丽英,在意他的一群朋友,所以她才必须要提醒余乐。

    他是传承者,不是普通人,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

    余乐闻言,身体微微地一颤,闇霓这句话的意思,他也是想过,但是他却是一直没有刻意地去想

    因为他知道,自己想了也没什么效果。

    “传承者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你说得这些我都明白,只不过这事情太长远”余乐摆了摆手,笑道:“以后再说吧”

    看见余乐这般神态,闇霓也是耸了耸肩膀,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只是想让余乐明白,传承者不是普通人,有时候一些所谓的感情,该舍弃的必须要舍弃,要不就以后痛的可就是他自己。

    在另外一边,赵丽英等几女也是在逗着可怜兮兮的ti,这一幕余乐看见都是忍不住想笑,走过去拍了拍手掌道:“好了,有个事说一下,这两天你们找时间,全部搬到俱乐部这边来,季中赛结束了,你们也该是差不多走上正规了。”

    “那你呢?”一旁的林浩然挑了挑眉宇道。

    “我就不搬过来了。”余乐眨了眨眼睛,笑道:“一大群女生住这,我搬过来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呀,你也会不好意思?”小伊努了努嘴道:“你不搬过来,我们可就看住了你的小女朋友,不让她晚上回去找你。”

    赵丽英的俏脸一下子就红了,瞪了一眼余乐,随后也是跟小伊打闹起来,一众人都是面带笑意。

    “好了,你们准备准备,待会就出去看今天的决赛了。”余乐挥了挥手,随后他也是走到一边,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给卫兰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的并不是卫兰的声音,而是一道颇为冷淡的声音,琳。

    “嗨,怎么是你接电话?卫兰呢?”余乐有点好气,这个电话应该是卫兰的吧

    “她回去开会了,电话留在我这,有什么事?”琳依旧是一副漠然的语气,隔着手机都能够感受得到她的高冷。

    余乐没有想太多,直接开口道:“那也行吧,你在哪?方便见面聊一下吗,有点小事。”

    “”

    手机那头的琳不知道该怎么说,现在她怎么觉得余乐像是大事小事都得来找她们帮忙了

    好像自己两人的关系跟余乐还没有好到那等程度,的确余乐是帮助过他们,但显然一码归一码

    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琳最终还是没有作,因为卫兰可以拒绝,她不能拒绝好歹余乐还救过她。

    “你现在在哪?”

    “我家附近的一号网咖,要不然旁边的咖啡厅见面?”余乐开口道。

    “好,十分钟。”琳一贯的简短,直接地挂掉了电话,余乐也是习以为常,这个琳是真的高冷,能够一句话说明白的事绝对不浪费多一个字。

    跟卫兰刚好是两个极端的性格

    “ti,走带你去见个人。”余乐挥了挥手,也是对ti道。

    ti听到了余乐的话语后,如释重负,连忙是从几个女孩的“魔爪”挣扎出来,小跑向了余乐。

    “你们等我半个小时,我出去一下。”

    余乐随后也是跟她们打了一声招呼,带着ti走到了附近的咖啡馆等琳的到来。

    ti坐下来像个好奇宝宝一样的东张西望,不久后依旧是一身黑色衣服的琳便是来到了,依旧是身上背负着一个黑色长形布袋,一脸漠然的神色。

    ti看到琳的时候,顿时整个人没脾气了她很清楚琳是什么身份,当下连忙靠了靠余乐。

    “ti?”琳来到后,看到ti的时候,冰冷的俏脸也是浮现过了一抹惊愕,显然她知道ti的来历。

    “最近没有你的入境资料”琳皱了皱眉头,冷声道:“看样子又是偷偷进来的?”

    “什么又,距离上一次已经过去了半年了”ti低声辩解道,不过显然她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

    “这人交给我了。”琳直接地开口对余乐道,她以为余乐是要把ti交给她。

    “别啊我才不想去你们的小黑屋呆着。”ti眼巴巴地拉扯着余乐的衣袖,余乐此时也是哭笑不得地开口道:“我喊你来,不是要你把她带走。”

    琳瞥了一眼余乐,怎么又跟这家伙扯上关系

    “那你喊我来是什么意思?”琳平静地道,按照规矩,ti这种偷偷进来的必须得要交待一下情况,说明是来干什么的才会被遣返原来的地方。

    “她碰上了点麻烦,送她离开中国就行了。”余乐开口,ti拼命地点头道:“真的,我就想回家,真的没在中国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