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乐微微地抬起头,看来伴随者两大【超凡】的陨落,这里也是快要支撑不住了么?

    身形微微闪烁一下,余乐直接回到了小雯等人的身边,此时闇霓的情况也是已经好上了不少。

    身上的符文已经是尽数地消失,那些被剥夺出来的传承本源也是一点点地回到了她的体内。

    “走,这里快要崩塌了。”

    余乐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也是抱起了闇霓,与着两女迅速地离开了这神殿,此时不说这神殿,怕是这整个遗迹都要变得极为危险。

    在神殿门口外,刘洋焦急地等待着,看见余乐等人安全地出来,也是松了一口气。

    “走,有事先出去再说。”余乐开口道,目前整个遗迹都是变得极为不安全,迅速撤离才是王道。

    按着来时候的路线,余乐等一行人也是迅速地撤离,在这个过程之中,整个遗迹都是在颤动不已,这种动静甚至是惊动了地面上的军方。

    终于是在最后关头,余乐踏出遗迹的时候,这一切动静也是就嘎然而止,余乐望着身后的通道,也是心有余悸。

    怕是自己再拖延一时半会,凭借自己的能力要走出来,怕也是很麻烦。

    “太好了,你们终于出来了。”

    卫青一直在外面等候着,看见余乐等一行人平安归来,也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士兵刘洋报到。”

    重见天日的刘洋也是直接地敬礼,卫青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能活着回来就好。”

    “可...其他人...”刘洋的声音有点哽咽,这么多人奉命执行任务,但最后能够活着的,却只有他。

    “国家会记住这些人的。”卫青的声音也是有点沉重,这是个残酷的现实,但身为军人,从穿上军装的那一天开始,就要有着随时牺牲的觉悟。

    “这些是他们的胸章,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余乐掏出了这一路上从一些遗体上撕下来的胸章,递给了卫青。

    这些胸章,是这些牺牲者的身份证明,余乐能够做到这一点,足以让这些军人对他产生了一种好感。

    下一刻,包括卫青在内,所有的军人都是对余乐敬了一个礼,这是感谢余乐能够为他们那些牺牲的兄弟做的这一切。

    “谢谢你。”卫青很诚挚地道。

    余乐点了点头,这一次前来新疆,已经是事情解决了,目前仅仅需要等待闇霓苏醒即可。

    “卫青,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余乐笑了笑道:“那些擅自进去的人,永远都走不出来了。”

    卫青点了点头,遗迹崩塌,还有很多后续的事情要处理。

    “我安排你们回军营,明天再让军机送你们回上海。”卫青开口道。

    余乐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怀中昏迷过去的闇霓,也是想了一下,才开口道:“不了,这样吧,明天一早,你们送我们去新疆市区就行了,等这小家伙醒了,我们再回去。”

    他倒是想回去,只不过闇霓还没苏醒,万一到时候还来点什么波折,他岂不是又得跑一趟新疆?

    卫青听到余乐这个要求,顿时也是愣了一下,余乐倒是没问题,只是余乐身边的这两个女人...

    卫兰曾经来电,表示余乐可以放心不管,但这两个女的,得要多注意一下。

    卫青这等神色,余乐顿时心领神会,当下开口道:“我跟卫兰说一下就行了。”

    “抱歉...这是命令。”卫青耸了耸肩膀,卫青与卫兰虽然是有亲戚关系,不过更多的是上级与下级部门之间,重点关注这两人,可是从卫兰那边传递下来的命令,卫青也无法反驳。

    毕竟服从命令,才是军人的第一要求。

    随后余乐也是当着他们的面打了一个电话给卫兰,数秒后,电话被接通。

    “喂,哪位?”

    电话里面传来卫兰那懒洋洋的声音,余乐咧嘴一笑道:“卫兰,是我。”

    “咦?余乐...”卫兰听到余乐的声音,旋即也是愣了一下,狐疑地道:“怎么是你,早上卫青不是才说你进去遗迹吗?”

    “事情解决了,不过安全起见,我要在新疆留几天,斐媪娜与小雯会跟我一起的。”

    余乐直接开门见山。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沉默,片刻后,卫兰才是缓缓地开口道:“好。”

    别人打这个电话,卫兰可能不会答应,毕竟小雯与斐媪娜都不是一般人,任由不管的话,一旦闹出什么事情,卫兰可是要承担起这个责任的。

    不过余乐开口,卫兰很难拒绝...细想一下,有余乐看着,这两个人应该也不会折腾出什么大事。

    所以卫兰没有拒绝余乐,不过她也是开口问道:“今天,觉醒的异象,是你造成的?”

    “异象?什么异象?”这句话反而是把余乐给问住了,他可是没有察觉到,今天自己【觉醒】时候所造成的异象,可是把整个世界的传承者都是惊住了。

    “不会真的是你吧...”卫兰一脸无语。

    起初她还无法确定,因为那个异象属于【觉醒】时候才会才产生的,每个传承者都经历过,只是弄得如同余乐这般东京的,也仅只有他一个。

    当下听到余乐确认,也是让她迷惑不已,余乐不早已是【觉醒】,甚至已是【先天】了,怎么可能再一次觉醒...

    这是她没弄懂的地方。

    “这个以后再跟你解释,就这样啦。”在电话里头,没法解释太多,余乐也是糊弄了过去,随后也是把电话递给了卫青。

    卫青听了几下后,便是挂掉了,对余乐道:“我现在派人你们送去市区。”

    “麻烦你了。”余乐笑了一下。

    接下来,这遗迹接下来的事情就与他无关了,而他也是在卫青派人护送下,直接地从军事基地直接地坐车离开。

    这一路上,闇霓都没有苏醒过来,看着她这种状态,余乐也是有点担心。

    “没事的,她现在需要一点时间。”小雯似乎对于这种情况很理解,示意余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