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S:不少读者说直播时候,对白出现了主角的名字...这个前文有提示过,涉及到人名和样貌,系统都会是直接哔一下消音和对样子模糊化,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系统是万能的.

    刘洋这个敬礼,也是让余乐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刚才碰见了其他人,知道你们应该还有其他人的。”

    提起这个,刘洋的神色一下就黯淡了下来,他抿紧嘴唇,从怀里掏出了几个胸章,声音有点颤抖地道:“兄弟们都死了...就剩下我一个。”

    余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虽然早有预料,但真正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内心还是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会替他们报仇的。”片刻后,余乐才是开口道:“那些人都已经是闯进去了?”

    同时,小雯也是把一些补给品拿出来给刘洋,刘洋这些军人已经是进来了好多天,几乎是弹尽粮绝,要不是碰见余乐,恐怕也撑不了几天了。

    “他们六个小时之前就已经进来了,不过也是付出了不少代价,这里面有机关,他们死了不少人,更多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刘洋接过小雯递过来的水和一些食物也是面露感激神色。

    “六小时么...进入宫殿他们行程应该没那么快,应该还在路上。”余乐思索了一下道:“对了,那些家伙一共有几个人?”

    刘洋想了一下道:“人数不少,不过来自好几个不同的国家,他们已经是联合了起来,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余乐也是点了点头,这种情况他在刚才碰见外国人的是就猜测到了,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这些人里面有没有传承者。

    “这些人里面有没有跟普通人不太一样的家伙,换句话而言就是拥有异于常人的力量。”余乐问道。

    “有。”刘洋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道:“有好几个这样的人...只是,都太奇怪了,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余乐眼前一亮,果然是有别的传承者插手了!

    “具体是怎么样的?”

    余乐继续追问,说不定可以弄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传承者。

    “应该是有五个左右,只是他们都是笼罩早斗篷下,造型颇为古怪,我见过其中一个出手,他的手臂好像是金属质感一样。”刘洋皱了皱眉头才是回忆了起来。

    “金属的手臂?”

    余乐眉头紧缩...旋即也是脑海整理相关的头绪,看能不能找到对应的,只是他想了一会都是没有想到。

    “其他人呢?”

    刘洋摇了摇头道:“那几个人太神秘了,我就看见一个人出手过。”

    余乐有点失望,如果是这样的话,信息量太少了...根本无法判断对方的身份是谁...

    这时候,小雯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这些人身上的斗篷是不是黑色火云花纹的...”

    “是的,就是这种...”刘洋眸孔微微紧缩,旋即也是诧异地看了一眼小雯,她居然知道这些人的来历?

    “是谁?”余乐也是挑了挑眉宇,小雯居然知道,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我以前所在的组织...”

    小雯也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他们跟我们不是一类人,真正意义上来说,是改造人。”

    听到这句话,余乐也是面露古怪的神色。

    斐媪娜挑了挑眉道:“你们那个组织终究还是不死心...居然还妄想创造传承者。”

    余乐听了脑袋都大...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事情越来越古怪了,连他都是如此,更别说是旁边听得一脸懵逼的刘洋。

    至于直播间里面的观众,有一些关键词还是给系统自动消音掉,例如传承者这些...同样也是被他们所知.

    所以观众们也是一脸纳闷,这乐神的直播怎么这么独特,说着说着就“哔”一下...

    “你以前效力过的?”余乐摸了摸下巴,说起来他也是想起小雯似乎是从某个组织脱离而出的。

    “嗯,组织内有传承者,但你也知道类似这类人太少了。”小雯平静地道:“所以在十年前就有人提出创造传承者...”

    “成功了?”余乐挑了挑眉毛道,如果要是这样的话,就有点细思极恐了。

    “如果成功了...我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小雯摇了摇头道:“必然是失败的,不过他们似乎也是寻找出了另外一种途径,就是把金属赋予到人类的身体,从而是获得比寻常人更为强大的力量。”

    “这种即便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也绝对不是其的对手。”

    刘洋点头,的确...他见识过这些“怪物”出手,别说普通人了,自己等这些军人在其面前都是如同三岁孩童,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这种人,我们一般称呼为“伪神者”。”

    余乐注意到小雯说起这些的时候,眼神露出了一种极为明显的厌恶,不过想想也是...自己身为传承者,对于这些所谓人为创造出来的怪物,只有厌恶...

    “这样啊...威胁倒也不是很大。”余乐摸了摸下巴,旋即看了一眼刘洋的伤势,沉吟一下道:“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里面的情况太危险,你现在这种状态不适宜继续作战。”

    “我可以的。”刘洋倔强地道,战友都死了,他怎么可以不亲自为其报仇,在这几天里面他们不是没有想过要出去找援,但根本没有机会。

    “你身上的伤势太严重了,跟我们一起的话,只会拖累我们。”斐媪娜丝毫不给情面,一言点破。

    刘洋也是满脸地尴尬,但他不甘心...

    “相信我,我会替你的战友报仇的。”余乐拍了拍刘洋的肩膀道:“你在这里休息等我们,你原路返回的话,我怕你会碰见那些黄沙俑。”

    刘洋虽然不甘,但听到余乐这么一说,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接受余乐的建议。

    把刘洋安顿好,余乐等三人也是再度进入了眼前的这个宫殿当中,自从进入了宫殿当中,战斗的痕迹似乎更为明显,不像是普通人能够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