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乐的手段,异常地狠厉。

    做完这一切后,他方是径直地往前走,身后的那个家伙在不断地求饶,在这种环境下,手脚被打断还能做什么?

    只有等死!

    死亡并不恐惧,恐惧的是死亡的过程...手脚被打断,只能是在恐惧之中慢慢地死亡,这无疑就是一种折磨。

    直播间内都是一片叫好声,余乐的手段虽然有点暴虐,但是要考虑到这些人的来历以及他们做过的事情,这么一看的话余乐的所作所为根本不过分。

    这种亦真亦假让人无法分清楚究竟是电影还是现实的直播...激起了很多人的内心的共鸣。

    顿时不断有着各种打赏浮现,这些余乐自然是不知道,他知道自己是在直播模式,但因为是考虑到完全不会暴露自己,所以他基本都没怎么关注过直播间。

    在解决了这一伙人之后,余乐带领着他们继续往前走,这一次的速度更快了许多,同时也是因为靠近了遗迹的伸出,沙兵出现的频率竟然是多了起来...

    而且这一路上,也是发现了不少战斗的痕迹。

    “希望那几个人还活着吧...”余乐内心喃道,看着这一路上的痕迹,内心也是担忧不已。

    这段路程,他都碰见了不少沙兵,但全部是被他一拳震碎!

    终于前进了一个消失后,似乎是终于到达了尽头...一座磅礴大气的建筑出现在了余乐等人的面前。

    虽然经历过了时间的磨砺,以及在被埋葬地底下上千年的沉淀,这座建筑物在这地底下如同一座随时噬人的凶手。

    余乐眼神扫视而过四周,旋即也是皱了皱眉头,这座建筑物,应该是一座巨大的宫殿...抬起头望过去,在宫殿深处依稀可见有着一座高耸的石柱。

    “道台...”余乐微眯眼眸,这远远看过去就是石柱,但是实际上他却是很清楚,就是自己见过的那个道台!

    也就是说此行的目的地就是在于宫殿的深处...

    “走吧,我们快到了,他们比我们更加抢先一步了。”余乐平静地道,两女相视一眼也是点了点头。

    这建筑就是一座宫殿,大门在余乐的前方...不顾这里同样也是有着不少战斗的痕迹,入口的大门是被人直接地推开了。

    余乐正准备是往前走,但下一刻小雯却是如同提前感觉到了什么,猛地一步跨出,拦在了余乐的面前。

    “出来!”

    小雯冷喝一声,手掌也是再度放在了【放逐之刃】之上,余乐抬起头,瞥向了那宫殿大门背后的阴影处。

    有人躲在那里。

    在小雯的这道喝声落下,一道黑影也是径直地从阴影之下冲刺而出,速度不弱,直接地挥拳冲向了小雯。

    小雯美眸微眯,刚欲要出手,但余乐却是眸孔微微紧缩,他依稀看到了出手袭击的身影似乎是身穿着军装...

    “别动手。”余乐手掌按在了小雯的肩膀上,旋即也是直接地往前走两步,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硬生生地接住了这个人的拳头。

    余乐身体丝毫不动,手臂微微抖了一下,卸掉这一拳的力道,他也是看清了来者的容貌...

    果然是身穿军装,不过身上却是不少伤痕,显得尤为有点狼狈,但一双闪烁着精芒的双眼却是让人无法小视。

    “兄弟...先别动手。”余乐顿时也是判断出了眼前这人的身份,应该就是卫青派出去的那些军人之一,也是五个幸存之一。

    “还是中国人!?”

    那名军人也是冷笑连连道:“还带着外国人一起进来军事禁地,你这种行为等于叛国!”

    余乐愣了一下,旋即也是苦笑不已,感情自己被他误会了,不过也不能怪他认错,因为不管是小雯还是斐媪娜,都不算纯正的中国人,这样貌的差距一眼就看穿,尤其是这军人经历过了一些事情,自然是这般认为。

    “兄弟,你错了,你听我解释一下。”余乐苦笑道:“我们不是叛国...你是卫青的手下吧?”

    听到卫青两字,那军人也是愣了一下,望向了余乐的眼神依旧是充满了警惕。

    “你认识我们首长?”

    即便如此,他也是没有丝毫放松警惕。

    “我们是代表军方的...”余乐解释道。

    “无凭无据,我怎么信你。”那人却是谨慎得很,即便是如此,他也无法就一句话相信余乐所说。

    余乐这一下沉默了下来,这...好像还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证实自己跟军方有关联的东西。

    此时小雯却是冷冷地开口道:“如果我们跟那些联合探险队伍是一伙的,你觉得你现在还能活着跟我们说话吗。”

    那人张了张嘴,小雯这么一说的话,似乎也是没有半点毛病,毕竟他可以看得出余乐对他是没有恶意。

    可他是军人,在无法确定对方身份之前,断然不可能信任。

    “我没有证据,但我的确就是跟军方有过协议的,我也是中国人。”余乐平静地道,随后也是拿出了这一路上从其他军人尸体上收藏好的胸章,拿出来给他看道:“这是我一路上碰见牺牲的军人,我不想他们死的默默无名,这些胸章可以证明他们的身份,我会交给卫青。”

    那军人看见余乐掌心中的那些胸章,纵然是铁血军人,此时此刻也是忍不住眼角浮现一抹湿意。

    这些...都是他的战友的胸章!

    “这群杂碎!!!”那军人咬牙切齿地道,紧握拳头身体愤怒地发抖,但他也是毫无办法,面对这种情况,连他都是自身难保,连替自己战友收尸都做不到!

    但他却是对余乐放下了警惕,原因很简单,如果不是自己人,根本不会收集牺牲者的胸章这种事,从这个行为他已经是看出了余乐真的是军方的人。

    “士兵刘洋。”

    那军人也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直接地对余乐施了一个军礼,不为别的,就为余乐这种行为,值得他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