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为至,剑已至。

    余乐眸孔紧缩,面对Riven这般进攻,他不断地调整自己的位置,让Riven丝毫无法贴近自己。

    现在这一幕看上去极为诡异,Riven手中的放逐之刃爆发出来的恐怖能量,让余乐甚为忌惮。

    甚至是连地面都已经是不断地被放逐之刃上缭绕的惊人能量所形成的风刃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余乐一直在寻找反击的机会,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Riven要持续放逐之刃的这种形态,应该是有时间限制的。

    难道要自己拖延到Riven的限制时间过去吗?

    余乐摇了摇头,虽然他有把握可以拖延下去,但这样未免也太无趣了一点。

    下一刻,另外一只手微微地翻转,陡然地多出了一张卡牌,一道璀璨的金黄色光满陡然地在黑夜里面浮现,尤为显眼。

    Riven美眸微微紧缩,心中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余乐的动作来不及让她做出防范的举动,顿时眼前便是掠过一道金黄色的光芒。

    【万能牌】!

    Riven美眸微微地失神,这仅仅是短暂地瞬间,但对于余乐而言,已经是足够了。

    陡然地停顿下了后退的步伐,下一刻余乐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地冲刺而出,手中的长剑如同寒芒般地点出,直奔Riven的肩膀。

    余乐同样也是很想迅速地解决战斗,这一剑本应是刺向Riven的其他要害处,但是因为Riven手中的放逐之刃所缭绕的风系能量过于能与,在Riven的体表形成了一个厚实的铠甲。

    这让余乐有点难以下手,只能退而求次,默默地催动了一下【巫妖之祸】的能力,顿时长剑便是被一层淡红色的能量所给依附着。

    不过让余乐微微错愕的是,这一次动用【巫妖之祸】的能力,不知道为何,似乎与这把长剑有着一种排斥,因为按道理而言【巫妖之祸】的的加成,不应该这么弱...

    余乐没有想太多,手中的长剑已是刺进了Riven的身前,然而他还是低估了Riven的能耐,在长剑即将触碰到Riven的肩膀之际。

    Riven眼神一下子变得清明了起来,面对这一剑,她皱了皱眉。

    躲?

    来不及...当下Riven也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无视余乐这一剑,自己手中紧握的放逐之刃陡然地向前落下。

    这样的话,余乐要么刺中她,然后也被自己伤到,要么余乐退后,放弃这一次的进攻!

    这种气势,让余乐很是错愕...他没有想到Riven居然会是想出这种办法来逼退自己的攻势,主要是他没有想到万能牌的效果会是如此迅速地结束,跟他预期的效果有点不太一样。

    几乎是眨眼睛,余乐便是做出了决定,一剑换一剑,这种事很亏,他不能换。

    当下也是急速地停顿下来了自己的身影,看见余乐停止了进攻,Riven笑了,笑得甚是灿烂。

    看到Riven嘴角的这一抹莫名的笑意,余乐心中猛地一跳,有种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下一刻,周围的风系能量陡然地变得狂暴起来,似乎是Riven有所举动...

    余乐眼皮直跳,来不及多想,直接地抬腿侧踢而出,直接地一脚震荡着Riven手中的放逐之刃。

    这一脚,可不是普通的一脚,余乐直接地使用出了李擎的绝技之一【神龙摆尾】!

    Riven脸色顿时剧变,这一脚...蕴含的力道远超她的所料,她整个人的身体宛若是被一道突然而来的庞大力道给震荡而出。

    但在最终关头,Riven手腕也是微微地下沉了许多,强行把放逐之刃狠狠地挥劈向了余乐所在的方向。

    “嗤啦”

    余乐错愕地抬起头,便是看见了自那放逐之刃爆发出了五六道极为凌厉的剑气,分别是从不同的角度暴射而来,划过地面之际,碎石不断地溅起。

    “我靠...”

    即便是余乐,看见这一幕,也是忍不住怒骂一声,他么...他么,这不就是疾风斩?

    尼玛,这样都行?

    但这不是目前余乐要想的问题,这五六道疾风斩,几乎是封锁死了四周的方向,他没有办法躲了。

    余乐咬了咬牙,当下也是急速地闪烁着,能够使用出的位移能力,都尽数地施展出来,尝试是离开这个疾风斩的范围。

    同一时间,Riven的身形不断地退后,余乐这一脚蕴含的力度超出她的现象,但所幸的是,自己在最后关头还是把疾风斩给释放了出来。

    胜负,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情,Riven对自己的疾风斩非常地有自信,只要是命中这个余浮生,那么他不死也得重伤!

    与此同时,余乐的身形急速地闪烁着,他要在疾风斩冲至之前,脱离这个范围!

    但是他同样地也是低谷了Riven这一下疾风斩的威力,涉及的范围,直接地封死了他的退路,目前看来他只能硬抗下了。

    想到这里,余乐的身形嘎然而止,手中长剑微微紧缩,迅速地做出了一个诡异的姿势,已是做好了准备面对迎面冲来的疾风斩。

    【格档】!

    下一刻,狂暴的疾风斩狠狠地冲来,狂暴的风系能量在接触到了余乐之际,瞬间地爆发开来,周围的地面都是轰然地裂开,无数的碎石被粉碎成尘土,在空中飘荡着。

    这般狂暴的情景大概是持续了数秒,但是这惊人的破坏力已经是体现了出来,尘土飞扬间,让余乐所在的范围都是一下子变得不可见。

    Riven身形足足是倒退了十几米方是稳住,她清咳几声,嘴角竟然是溢出了些许鲜血,由此可见余乐这一脚,同样也是威力不容小视。

    “真可惜了...在疾风斩面前,应该是活不下来了。”Riven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眼神逐渐地变得茫然了起来,又杀人了啊...

    自从在那一个必死的局存活下来之后,Riven都会经常这般想,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活着,难道是不断地杀戮去证明自己的价值吗?

    然而在Riven内心茫然之际,一阵微风拂过,吹散了弥漫的尘土,一道身影逐渐地从尘土之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