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开挂直播系统 > 674 完全形态
    在这把长剑上,陡然地爆发出一股极为磅礴的能量震荡而出,Riven神色陡然剧变,眼前的身影逐渐地变得模糊了起来。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Riven怎么想都想不通,这明明就是自己的能力,却是被眼前的这个人完美地使用了出来。

    她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惊悚在心中弥漫...

    她现在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对这个余浮生有兴趣,这...这简直就是太惊人了!

    前一刻还是自己施展过的能力,下一刻他就是可以完美无缺地模仿出来...

    这...Riven来不及多想,她努力地让自己从这种模糊的状态之中挣扎出来,隐约可见眼前的剑影一下子变得飘渺了起来。

    一剑落下,震得Riven虎口发麻,差点紧握不住放逐之刃。

    第二剑落下,Riven咬破自己的舌尖,强行集中精神方是与着这凌厉的一剑擦肩而过,甚至那充满寒意的冷芒斩下了Riven额前的一缕白色发丝。

    第三剑落下之际,Riven恢复至清醒,看着这无比熟悉的一剑,她也只能是再次地举起手中的断刃,迎了上去。

    “砰”

    一声低沉的巨响传来,Riven的身影如同断线的风筝不断地后退数十步,手中的断刃亦是早已被那蕴含庞大的力道直接地震飞到一边去。

    “你为什么会折翼之舞?”

    Riven好不容易才是稳住不断后退的步伐,硬生生地憋下了那一口翻滚的血气,俏脸上尽是震惊...

    不对,不仅仅是折翼之物,还有其他的能力,这家伙全部模仿出来了,而且...丝毫还不弱于自己!

    余浮生到底是谁,怎么会有这种妖孽!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余乐一脸浅笑,不得不说刚才这一手,可是把Riven给吓到了...

    其实不管换做了谁,面对这种情况恐怕也是一脸懵逼...现在对于余乐而言,除了某一些能力是天生俱来的,他没有办法学习。

    其他的一些技能,在他眼里,都是只需要耗费人气值就可以施展出来的技能。

    “是吗...”

    Riven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很快地就是冷静了下来,脑海不断地回放着刚才余乐进攻的姿势,虽然的却是模仿了自己的能力,但实际上似乎还差了一点。

    而余乐也是有着这种感觉,这一套能力施展出来,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那般可怕,如果是Riven施展,威力会是大上许多...

    而自己施展,总感觉是少了点什么。

    “Riven的天赋...好像我猜到了。”余乐也是一想即通,用种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Riven的是光速QA,而他模仿出来的就是QQQ。

    就是类似这种观念,Riven肯定是有着某种天赋,例如施展一击后,会有着什么样的额外加成,余乐此时也是回想起。

    刚才Riven每挥剑一下,她手中的断刃上面的符文印记似乎都是亮了一下。

    这应该就是Riven的天赋了,这一些东西,则是自己无法模仿的。

    Riven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她知道眼前面对的这个余浮生,比自己曾经碰见过的所有对手都更为难以对付。

    自己对于他一无所知,而自己不管施展什么,下一刻这家伙都可以完美地模仿出来。

    眼角余光微微地瞥一眼另外一边,泰龙与暗影之主的战斗早已是展开,虽然看上去是没什么动静,但实际上却是比自己这里更为凶险。

    两个人都是顶尖的刺客,而且都极为擅长隐匿,影子与黑暗的较量,往往分出胜负只需要一个短暂的失误。

    “看来需要加快点速度了。”

    Riven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重新地拿起了掉落的断刃,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周围的风,似乎一下子停顿了下来。

    余乐微微错愕,这种变化...

    下一刻,Riven缓缓地闭上了双眸,单手握着断刃的剑柄,另外一只手缓缓地放在了断刃上的符文,轻微地划过,那先前黯淡辖区的符文烙印如同被激活了一般,瞬间地就是变得璀璨了起来.

    周围那静止下来的风,再次变得狂暴了起来,疯狂地涌向了Riven手中的那把断刃!

    余乐神色变得肃穆了起来,在他的眼里可以清楚地看到,Riven手里的断刃此时此刻被一种狂暴的风系能量所给充盈着。

    仅仅是数秒后,断刃已是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把真正的放逐之刃!

    那断掉的半截剑刃...此时此刻却是再度完美地呈现出来,浓郁的风系能量近乎是化成了实质的剑刃,直至这时,放逐之刃上的所有符文烙印都是彻底地被激活。

    “断掉的放逐之刃,以能量形态来重塑吗?”

    余乐微微诧异,万万没有想到,她的放逐之刃,居然会是以这种形态再现。

    而且他发现,这一招...他无法模仿。

    这应该是放逐之刃上面的符文能量导致,除非余乐同样也是拥有这些符文,才可以如她这般直接地把断刃实质化。

    放逐之刃凝聚而成,Riven美眸微微地紧缩,一股肃杀之意自她的身上弥漫而出,传承者之间的战斗,没有那么多复杂的过家家招式。

    分生死,只需要一招。

    她相信泰龙那边也差不多是有所结果了,而她自然也是不能落后太多,当下直接地把断刃重铸,让自己的战斗力更上一层台阶。

    没有过多的废话,Riven直接地挥舞着完全形态的放逐之刃,向与着冲来,人未至,一股冷冽的寒意便是迎面而来。

    余乐微眯双眸,紧握手中长剑,因为放逐之刃呈现完全形态,现在的放逐之刃,跟一个正常人的身高一般长度,远比刚才凶险。

    因为相当于可以拉近距离进攻,余乐现在对于Riven的战斗套路已经是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这家伙会是随时随地都会穿插自己的能力,让人防不胜防,刚才他就已经是吃了这个亏。

    现在的话,他需要更加注意这一点,若不然Riven还没靠近,他就已经是遭受到影响,接下来就如同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