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英雄联盟之开挂直播系统 > 672 斩断过去的白发女孩
    “有人来了。天籁『小说Ww『W.『⒉”

    阴暗的角落内,那道隐藏在斗篷之下的身影缓缓地抬起头...露出了一双即便是在黑暗之中的也能够让人感受得到其蕴含的冰块。

    这是一双毫无感情的双眸,让人看见了都不寒而粟。

    但下一刻这双眼眸望向身后的黑影,却是生了截然的转变。

    “是谁?”

    出乎意料的是,在黑暗角落里面,还有着一道身影半倚靠在墙壁上,模糊的夜色只能够依稀可见这人有着一头白色的短,轻灵的声音自她的红唇之中传来。

    “好像是暗影之主,但又有点不同。”

    先前说话的那道身影沉吟了一下,下一刻手腕微微地一转,旋即也是一道寒芒自他手中的匕反射而出,尤为渗人。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白色头的身影缓缓地走出来,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得出这是一张秀气的脸庞,精致的物管让人很难想象,如此秀气的女孩居然会是跟泰龙走在一起。

    但他一双参杂着诸多复杂情绪的凤眸微微地掠过四周,似乎颇为迷茫,但最后也是拿起了在身边的一个木匣子,紧了紧身上的斗篷深深闭上眼呼吸了一口气。

    再度睁开凤眸,却是清澈地让人心寒,宛若一瞬间脱胎换骨,换了一个人一样。

    “走吧,暗影之主应该是冲你来。”

    白女孩轻声道,泰龙也是笑了一笑,没有说什么,只是手中玩弄的匕更快了许多。

    约莫三分钟后,余乐与暗影之主走到了码头岸边,这附近都没有什么人,似乎是码头的偏僻处,举目望过去远处依旧在作业的机器在出轰隆的声音。

    夜风微微吹过,余乐的衣衫猎猎作响,而此时暗影之主也是停顿了下来。

    “他来了。”

    暗影之主的声音刚是落下,在另外一个方向的阴影处,两道都是身穿斗篷的身影徐徐地走出来,当余乐看到这两人的时候,眸孔也是微微紧缩了一下。

    走在前面的那个一头白色短的秀气女孩,背负着一个木匣子,这个木匣子跟她的身高一样,只是...她背负着如此沉重的木匣子却没有半点沉重,步伐反而是给人一种轻灵飘逸的错觉。

    【称号:放逐者】

    直至此时,余乐才是确定,眼前这个白女孩赫然便是现在全世界传承者都以为死掉的Riven!

    也同时是代表游戏之中【放逐之刃-锐雯】的传承者。

    而在她身后的那一道身影,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余乐浑身寒毛炸起,一种毫无缘故的危险在心中弥漫开来...

    【称号:暗杀者】

    泰龙...余乐也是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他一直听闻泰龙有多强,但直至现在亲眼所见,他才体会到这种强大。

    几乎是每走前一步,都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压迫。

    两人走到距离自己面前大约十米左右的时候停了下来,这两人也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暗影之主这一身装扮...

    没办法,自从与余乐签订契约之后,所获得的力量让暗影之主身上呈现的这套合金铠甲,尤为注目。

    “暗影之主,我记得我们上一次交手是一年前,你居然换了一身铁皮吗?”泰龙缓缓地开口,毫无情感的冰冷眼眸扫视而过,似乎是在嘲笑暗影之主。

    “你就是余浮生?”

    与着泰龙的态度不一样,白色秀的Riven紧紧是瞥了一眼暗影之主,随后便是注意到了旁边的年轻人。

    看着这张脸庞,与着曾经看过余浮生照片的她而言,自然是一眼便认出。

    “是的,听说你们在找我,所以我来了。”

    余乐脸色平静地道,一阵狂猛的夜风拂过,两人身上的斗篷也是不断地猎猎作响,Riven很是认真地看了一眼余乐。

    “那就跟我们走吧,当然带着你的尸体走,也算是完成任务。”

    Riven一字一句地道,言语之间似乎是在说出一件轻描淡写的事情,在她看来...既然余浮生主动先生,那就跟他们走。

    如果反抗,那就杀!

    余乐脸色毫无变化,心里也是微微低叹一声,这些人真的是觉得自己好欺负吗...

    “不着急,Riven。”而此时身后的泰龙也是笑眯眯地摆了摆手:“毕竟死人就不会说话了,趁着这有限的时间,不如让他觉得有什么遗言可说。”

    “泰龙,你是当我不存在吗?”暗影之主平淡地道,微微地踏前一步,一股极为凌厉的气势电脑室弥漫而出。

    “咦...”

    此时,不管是泰龙还是Riven,都是微微地诧异了一下,因为感觉到暗影之主似乎变得更强了。

    “唔...看来是要打一场了么?”Riven歪着脑袋看了一眼暗影之主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和余浮生在一起,不过如果你妨碍我们的任务,那下场也只有一个。”

    “砰”

    下一刻,Riven身后背负的木匣子便是轰然地落地,扬起了些许尘土,打开木匣子一道显眼的绿色光芒冲刺而出,瞬间便是黯淡了下去。

    而此时Riven的手中已经是多出了一把剑,只不过是断剑,有点诡异。

    “放逐之刃都断掉了吗?”

    暗影之主眸孔微微紧缩,凝视着Riven手中的断剑片刻才是开口道:“看来那为了逃脱那一场必死的行动,也是耗费了不少代价啊...”

    “放逐之刃...代表我的过去,是我亲自折断的。”

    Riven甚是平静地道,不过即便是断剑,也丝毫无法影响到她的气势在一点点地提升。

    “你的对手不是我。”暗影之主此时抬起头,视线落在了泰龙的身上,平静地道:“一年前的较量没有分出胜负,我觉得今天应该有个了断。”

    泰龙玩弄着手中的匕,也是笑了笑。

    “是啊...毕竟第一杀手的名头,只能是让我来拥有,我也很想亲手杀掉你呢。”

    泰龙嘴角的笑意也是逐渐地收敛了起来,看了一眼余乐道:“余浮生是吧...真可惜了,不是死在我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