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卫兰的声音落下,余乐脸色顿变,因为下一刻狙击枪的红点就已是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群是疯子吧!我靠”

    余乐不敢托大自己再牛-逼,也做不到刀枪不入

    当下他也是如暗影之主这般,创造出了分身,然后利用影分身阻挡对方的视线,下一刻他的人已经是消失在了原地

    “砰!”

    第三枪然而,还是落空了!

    卫兰美眸微微地紧缩,余乐消失了!

    “该死的,崔圣这个家伙是谁!?”

    卫兰发现再也无法捕捉到了余乐的身影,当下也是将视线落在了崔圣的身上

    “卫兰警官,这个问题嘛咱们下次有机会相见再告诉你。”

    此时,场中崔圣也是耸了耸肩膀,下一刻他的脚底也是浮现了一个散发着微弱光芒的魔法阵,他的身影逐渐地变得黯淡了起来。

    卫兰柳眉横竖,当下也是冷哼一声,微微地举起铁拳,猛地踏在地面,直接地就是暴射而出!

    “轰”,一声巨响之中还有“砰!”的枪声响起

    第四枪!然而这一枪依旧是落空了,卫兰也是无法打断崔圣的离开,崔圣那挂着淡笑的脸庞终于是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从卫兰揭穿他身份的那一刻开始,崔圣就是暗中做了一手准备,随时启动离开

    卫兰很生气她留不住一个人

    暗影之主她留不下,余乐她也留不下,现在连崔圣都给跑了那今晚岂不是白跑一趟?

    “两位执法者,再见。”

    此时樱本卡丽也是微微地双手合十,打了个招呼,身体便是嘭的一声,化作一道烟雾离去

    整个天台就剩下了伊泽与塔里科两人

    “塔里科”卫兰语气甚是冰冷地望向了他,塔里科连忙讪笑摆手道:“卫兰警官,我可是合法手续进来的,你不能对我施展暴力哦。”

    “崔圣跟那个家伙是一起来的,他是什么身份,你应该知道吧?”卫兰冷声道,不怀好意地看着塔里科。

    “这个嘛”塔里科穿上西装外套,本来想要卖个关子,但是看见卫兰那随时都要暴走的神色,他笑着道:“具体我不知道,不过他自称是余浮生,哦对了,他跟女帝似乎认识,如果你有自信在大胡子那边找出点什么情报的话,可以去问问。”

    提到大胡子的名字,卫兰顿是为之气结

    女帝在楼梯拐角处的黑暗一直是在观察着事态的发生,当下看见余乐消失了,也是慵懒地打了个哈欠。

    “这个家伙,真的很神秘呢看来不需要我帮忙了。”

    女帝也是悠然地转身离去

    而在另外一边,余乐一直是在追击着暗影之主

    也幸亏是夜晚,有着夜色的掩护,两人一前一后,从天台之中撤离,然后不断地在毫无人迹的小巷之中穿梭而行。

    身在前面的暗影之主心中也是泛起了些许波澜,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余乐一直是在紧贴着他。

    这让他不由得微微皱眉,这个人是疯了吗?

    最后,两道身影来至了外滩,现在已经是快十二点了,站在外滩附近,没有太多的行人的角落,暗影之主的动作嘎然而止。

    “你这是在逼我杀你。”

    暗影之主微微地转过身,旋即也是凝视着余乐。

    余乐停顿下来,丝毫不畏惧暗影之主

    他看了一眼暗影之主的手臂,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狙击手的子弹似乎是特殊的,专门针对传承者。

    按道理而言,暗影之主这种级别的传承者,不会是被子弹所伤,就算被击中了,也可以很快地控制着伤势。

    但这一次不同,暗影之主手臂上的血迹渗透的范围越来越大。

    直至现在,已经是半边手臂都被殷红的血迹给沾染尤其是暗影之主这一身白色的忍者服,尤为显眼。

    “你的伤,还能让你坚持多久的战斗?”

    余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静地道:“十分钟?还是二十分钟?”

    暗影之主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沉默不语,的确若是全盛状态的自己,直觉告诉他,对付余乐还是没有半点问题。

    但是自己这一枪已经不允许他再继续战斗,这种子弹是特殊的,对于传承者的伤害尤为巨大。

    最多半小时,他再不处理自己的伤势,那他的下场就一个字:死!

    可半小时,能够解决掉眼前这个人吗?

    暗影之主内心也是有点不确定因为余乐对于他而言,太过于神秘。

    “我只要,把它放下来,你可以走。”余乐面无表情地道,能够避免与暗影之主交手自然最好

    因为余乐同样也是没有多大的把握,战斗经验的差距,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我这辈子从未被人威胁过,即便有,那人也死了。”暗影之主丝毫不顾自己手臂那不断渗透而出的血迹已经是开始滴落在地面了。

    双手微微地向前摊开,两把锋利的手里剑便是自动弹射而出,冷冷地注视着眼前的余乐。

    看见暗影之主摆出了这般姿态,余乐也是摇了摇头自己打算是避免与之战斗,如果避免不了,那就只有一个字:战!

    他不清楚暗影之主的伤势有多严重,但直觉告诉他,暗影之主无法坚持太长久的时间,所以算起来他只需要耗住暗影之主即可。

    这种东西余乐也是必须拿到手。

    两人在对峙着,一阵冷风微微吹过,下一刻,暗影之主的身影陡然地动了,身上的伤势让他无法再等下去。

    先下手为强!

    漆黑的夜色之中掠过了一道寒芒,破空声袭来,仅是眨眼的功夫,暗影之主便已是冲值自己的眼前。

    那闪烁着寒芒的锋刃,直刺余乐的喉咙!

    面对至此,余乐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全神贯注地进入了状态,这一刻他隐约地感受到了,这似乎就是真实模式的感觉?

    内心之中隐约地有着一种明悟,有了这种认知的转变,余乐的动作也是变得越来越地娴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