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帝一而再地挑衅让余乐也是来了脾气,趁着她不留神的时候,直接地动用了,让其遭受影响。

    而等数秒过后,等女帝回过神来的时候,这一次黑漆漆的枪口直接地对准了她的眉心,一股寒意自脚底直冲脑门。

    “这家伙”

    女帝凤眸紧缩,内心泛起了惊涛骇浪这个家伙怎么会用崔圣的能力?

    大胡子也是颇为意外地看了余乐一眼,这个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神秘,他到底是谁?

    直至这时候,女帝才是彻底没有脾气,重新将双枪别回腰间,摊开了双手道:“好吧,你赢了。”

    看见女帝这般,余乐才是缓缓地放下枪,瞥了一眼她冷冷地道:“最好记住你自己说过的话。”

    女帝沉默,大胡子也是沉默,唯独崔圣松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吧。”

    这时候,崔圣也是当起了和事佬,笑着道:“这位普先生,绰号大胡子,这位是他的得力手下,女帝”

    “这个是余乐,我的新朋友。”

    此时,那些护卫都已散去,就剩下了四人站在甲板上,一阵海风吹过,微微地扬起了女帝那秀发,她有点好笑地道:“崔圣,谁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你这种人会有朋友?”

    崔圣有点尴尬毕竟在传承者的圈子里面,他的事迹可真的是出了名的

    余乐默默地不言语,他有点好奇,崔圣带自己来找大胡子,到底是有什么用

    大胡子此时也是开口道:“这位朋友,有点面生”

    崔圣连忙开口道:“普先生他有点特殊,来历就不多说了,不过他绝对是信得过的人。”

    大胡子想要试探一下余乐的底细,不过看样子崔圣并不愿意多说什么,他也只能作罢。

    “说吧,这次你来找我要做什么?”

    大胡子也是拿出了一根雪茄,点上悠然地道:“还是要做面具?”

    崔圣点了点头道:“没错,今晚有个活,要跟那些家伙打交道呢”

    大胡子轻吐出一道烟圈,咧着嘴笑道:“没问题,老规矩,一千万。”

    听到这个数字,余乐也是微微诧异,这大胡子做的都是什么面具,居然要一千万一张?

    不过崔圣似乎早已是熟悉,当下也是点了点头道:“行,没问题,我和他。”

    大胡子看了一眼余乐,笑道:“他那张算免费的。”

    这也是给一个面子余乐,崔圣笑了笑,这倒是意外之喜

    “进来吧,大概需要一点时间。”

    大胡子将手中的雪茄丢向海里,也是转身走进了船舱,崔圣对余乐点了点头,两人也是尾随进入。

    女帝则是依旧带着好奇的神色打量着余乐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进入船舱之后,余乐看到里面的情况也是颇为无语这大胡子的爱好真奇怪,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面具倒模,而且还是很逼真的那一种

    “女帝,你去帮这位余先生做一个模型出来吧。”大胡子也是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道:“用深海藻泥,里面有。”

    “普先生这待遇区别也太明显了吧,你居然舍得用深海藻泥”崔圣闻言,也是面露异色地道。

    “你想用吗?五千万。”大胡子笑眯眯地道。

    “当我没说过。”崔圣耸了耸肩膀,旋即也是对余乐道:“哥们,你这次算是走运了居然可以让普先生用深海藻泥给你做一个面具。”

    “有什么区别吗?”余乐不以为然。

    “当然。”

    这时候女帝缓缓地开口道:“崔圣那种只不过是普通的人皮面具,而且使用次数有限,而深海藻泥这种东西是在海域最深处的藻泥,拥有特殊的能力,不限制使用次数”

    女帝白了一眼余乐,也是道:“跟我来吧。”

    崔圣对余乐使了一个眼神,示意不会有问题之后,余乐也是走进了那个房间内,女帝早已是进来,似乎是在捣弄着什么东西。

    “把门关上。”

    女帝冷冷地道,余乐也是面无表情关上门,而这时候,女帝转身手里拿着一个罐子,里面装着不知道是一些东西,黑绿黑绿的如同一团泥巴似的东西。

    但是诡异的是,这些东西表面却是依附着一层淡绿色的光芒不断地游动,看上去宛若有生命一般。

    “这是什么东西?”余乐顿时一阵恶寒,尼玛该不会是拿这种东西涂在自己脸上吧?

    “深海藻泥,你知道就这一罐子,外面多少人出钱都买不到吗?”女帝没好气地道:“坐下!我给你做面具倒模。”

    “我说女帝小姐我觉得你的语气应该更温柔一点。”余乐也是挑了挑眉道。

    “嗯?你是真的以为我拿你没办法?”女帝脾气很暴躁尤其是经历过了刚才的事情,她现在觉得怎么看余乐都看不顺眼

    “或许你可以再试试?”

    余乐哑言失笑地道:“这里没有其他人,你说我要是对你用崔圣的能力,然后对你做一些什么事情,会有什么结果呢?”

    女帝的动作瞬间就是僵硬了下来,冷冷地盯着余乐道:“你敢!?”

    “当然,你要是对我态度柔和一点的话,我肯定不是这种人。”余乐也是淡然地道:“好了,开个玩笑,别这么认真。”

    女帝也是冷哼一声,旋即打开了罐子,一阵淡淡地味道从里面传出来,有点像海风里面带的那种咸味

    女帝纤细的手指伸进去,带出了一部分深海藻泥,旋即轻轻地抹在了余乐的脸庞上。

    一阵极为冰凉的感觉瞬间从面部扩散而出余乐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只是这一幕看上去有点古怪

    女帝极为专注的神色,纤细的手指不断地在自己脸庞划过,可以感受得到女帝的手指柔软无比,一落一点,宛若蜻蜓戏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