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t;=""&gt;&lt;="/t/9.js"&gt;&lt;/&gt;盲僧如此识趣,余乐自然也是笑纳下了这个人头,系统提示获得了三杀!

    实际上这是一个伪五杀!只不过是中间余乐再次隐匿的时间超出了系统的判断,故而是没有连上这种将刺客之道表现得淋漓极致的操作,也是让直播间内的观众纷纷折服。

    玩得好是一回事,但尤其是在这种状态下,真实模式,别说余乐了,就连他们观众看得都是觉得眼花缭乱。

    他们不知道乐神是怎么能够在下表达如此细腻的操作,但是作为观众,他们都差点没能反应过来,乐神就击杀了对面。

    “乐神这模式你是怎么习惯的,就不会头晕吗?”

    “这个劫,我给满分,丝毫不怕乐神骄傲,简直就是把这个英雄的特色发挥到了极致。”

    “话说在面前把劫玩得这么好,真的好吗万一打击到可怎么办?”

    “不至于吧好歹也是世界第一,怎么可能就这么给打击。”

    “嘿嘿,难说哦,这可是的本名英雄啧啧,我想起了上一次是edg的那个新中单?听说是私下比赛跟那个暗凯打了一场,结果被打出了阴影。”

    “6666真的假的?这件事我听说过,还以为是开玩笑的呢。”

    “真的,我朋友在edg负责做饭,他说过了,那个新中单被人打击打没自信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法上场比赛呢。”

    当下,直播间内也是各种神展开联想余乐微微苦笑,这些人的脑洞可是比自己还要大。

    把打出阴影?开什么玩笑嘛这只不过是一场很普通的rank排位对局而已谁会是把这异常对局看得那么认真。

    虽然他的确是在中路狠狠地教育过一次,只是终究不是职业舞台,算不得什么,反正在路人排位被打爆也不是一次两次,只是这次显得尤为凄惨一点而已。

    摇了摇头,余乐此时也是顺势地回家更新装备,这一波他直接地做出了一个复活甲可以说有了复活甲之后,他就不用那么畏首畏脚了。

    无疑地瞥了一眼直播间的人数,余乐也是愣了一下,以为自己看花眼了,怎么人数一下子这么多了?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我去一百万?”

    余乐被这个数字给吓了一跳,自己的直播间人数已经是来到了一百万!!!

    一百万是个什么概念余乐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的直播,居然会是吸引了如此之多的人。

    要知道,他的直播间显示的人数与着其他主播不一样,他这个人数是没有任何水份的!

    这一百万的观众,全是t的活人

    观众的增加,代表着余乐的人气也是以着一种极为可怕的速度在暴涨,这一百万人里面,就算一人来个最简单的几块钱道具打赏,这一晚上下来可就是接近百万级别的人气了。

    想想都觉得有点夸张,可这种事实就偏偏地发生了

    余乐不知道的是,现在整个斗鱼公司的技术人员都是忙得满脸大汗,他们已经是追加了两台新的服务器,但是依旧还有更多的流量暴涨进来,不断地涌进直播平台,而他们的目标都是一个。

    那就是斗鱼001的直播间,乐神!

    这百来万的直播观众,起初大部分都是余乐的忠实观众,后来随着这个的出现,一点点地扩散出去,造成了很大的震惊。

    各行各业,包括是世界最前沿的科技公司!全球最为出名的游戏公司,甚至是各个国家的军队等等,他们都是被余乐这个直播间的直播模式给吓到了。

    因为这已经不是简单的vr直播模式了,而是那仅限于小说里面的

    在这些科技公司和游戏公司里面,他们虽然的确是在努力研究这个方向的技术,只是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

    只是现在却是活生生地看到了一个游戏主播拥有这种不可思议的技术,他们全部被吓坏了。

    一时之间,斗鱼公司被各种来历不明的黑客入侵试图是寻找到这个主播的资料,起初斗鱼还有点手段抗衡,但很快就是没办法面对那些无穷无尽,来自世界各地的顶尖黑客

    最后斗鱼官方也是想明白了,他们是冲着乐神来别说他们了,就连t自己斗鱼官方都找不到乐神的资料,索性就是让这些家伙随便入侵到斗鱼的后台。

    反正只要不影响到乐神的直播就足矣,其他什么资料泄露什么的,他们想拦也拦不住。

    即便是如此,斗鱼官方也依旧是受到了来自政-府高层的一些问话,想要知道这个主播是什么来历,只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个乐神是何方神圣,到底是来自哪里。

    唯一知道的就是,乐神是华夏人,男的,其他一无所知

    身处于游戏之中的余乐,自然是没有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已经是引起了整个世界各个行业的震惊,不过他就算知道了,恐怕也不会担心

    因为有系统在,这些人想要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那基本就是不可能的!

    哪怕是传承者也做不到!

    同一时间,在北美的一座巨大城堡内,有着好几个人在观看着大屏幕上播放的画面,赫然便是余乐的直播间。

    “姬岚这是传承者的力量吗?”有着一个浑身布满诡异符文的光头壮汉看着大屏幕,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

    除此之外,这家伙身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卷轴配合那浑身诡异的符文,充斥着一种神秘感。

    “可能是吧虽然这款游戏是我根据传承者的故事来制造的,不过难保这个世界上不会出现新的传承者,而这些传承者的能力是我们从未听说过的,这一点,我觉得拥有符文之力的你,比我更清楚吧?”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也是在他的身后缓缓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