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t;!--go--&gt;    德邦有点不明所以原本他想靠寡妇这个人头来合成打野刀,点开装备商店的时候,却才是发现

    自己的打野刀呢?

    锐雯一脸郁闷,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补给品也是掉了当下瞥了一眼,发现这个打野刀也是掉落在地上,嘴角不由得微微抽-搐,尼玛这是来搞笑的吧?

    为什么自己身上的装备会是掉落?

    “在你死的地方”锐雯有气无力地提醒道,这简直就是见鬼了,他到现在愣是没有明白,身上的装备会是掉落下来。

    赵信闻言,顿时一看,也是气得嘴都歪了靠,那是自己的打野刀!

    寡妇也是一脸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地面上那闪闪发光的装备是什么?

    一个红药水,还有一把打野刀,寡妇有点懵逼,这是怎么了?

    而余乐则是假装没看见一般,径直地推线进去防御塔,随着这波的双杀,他的等级已经是率先地来到了六级随后回城,他看了一下自己的经济,旋即也是补出了一把外号的攻速暴击装。

    现在才是六分钟多一丢丢,他就是攻速鞋和黄叉了,接下来这个锐雯就是有点难受了,只要自己抓住机会,甚至还可以无情地越塔击杀。

    所以对线蛮子的时候,一般的上单选手最为惧怕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蛮子这个英雄是滚雪球能力非常强的一个英雄,现在别说是锐雯了,就算是赵信配合锐雯一起去狙杀蛮子,恐怕最后的结果会是被蛮子双杀的成分居多。

    但是赵信还是得去一趟上路他得把他的打野刀给捡回来,起初他还不相信,锐雯说上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击杀之后,会是掉落下装备,等他返回线上的时候,才可以捡取。

    赵信也是一阵蛋疼,这得是拖他节奏了,本来他可以直接地合成红色打野刀,现在最基本的那个打野刀都被曝出来的,他只能还得回到上路去捡回来。

    试想一下,这个锐雯本来要合装备的,结果死亡的时候掉落了一个,反而没法合成,这也是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所以无形之间,余乐的这个修改,也是显得非常地恶心。

    锐雯此时此刻,都不知道出什么装备了,他才四级,而蛮子已经是六级了

    在这种状况下,出什么装备都没办法跟这个蛮子抗衡如今他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下路,因为他们的下路是大优势,没有打野的干涉下,下路直接地套路了一波,反而是占领了优势。

    他现在催促着下路,尽早地破掉下路一塔,然后换到上路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保护这个上路一塔要不然的话,被蛮子给破掉一塔的话,那就更难了。

    会玩的蛮子,硬生生就是带线都能带死对面,毕竟这种类似剑圣般的英雄,带线偷塔的能力,那可是一流而且更为关键的是,你一个人看不住他,去两个人还打不一定打得过,去了三个,那对面剩余四个人可就是要直接强推了。

    高端局很少有玩蛮子,因为打团很少能够切入的机会,太阵容但会玩的蛮子,会一直通过带线去牵制敌方,根本就是不给逼团的机会。

    现在上路,余乐就是很聪明地发挥了这一点,他有优势,就直接地控着兵线一直不让兵线过去,锐雯十分地难受,因为接下来这样的话,一旦两拨兵线进塔,那就是这个蛮子越塔杀自己的时候了。

    这时候,中路的亚索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瞥了一眼对线的劫,旋即也是跟赵信标记了一下,要再去一趟上路若不然的话,上路就穿了。

    要杀这个蛮子,显然有点不现实,不过可以劝退,保住上路一塔!

    余乐这边的打野意识到了这一点,正打算往上路赶过去,而余乐则是直接地给寡妇发了一个撤退的标记没必要来,让寡妇去帮其他路,例如被人压成狗的下路。

    上路的话,锐雯才五级,德邦四级,亚索六级,就算给亚索开了大招出来,恐怕也拿自己没有办法,要杀自己,就目前他们三个人的输出还不足够,除非等到他们三个都六级了

    当下兵线终于是控不住了,两拨兵线浩浩荡荡地进塔,余乐的怒气也是满的怒气槽赤红无比余乐直接地就是一个w技能面向了锐雯,然后e技能接近!

    锐雯紧皱眉头,当下一个w技能震住这个蛮子,然后通过e技能和三段q技能来不断地进行位移,拖延时间等待到亚索和赵信的出现!

    他只要撑得住五秒!五秒就可以了!

    但他显然对自己的能力有点乐观了,一刀暴击下来,他直接地就是没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余乐挂上点燃,开启疾跑,像疯狗一样,不断地追着锐雯平砍!

    在疾跑的状态加成之下,蛮子这个英雄几乎就是不需要半点技巧,就一个字:砍!

    一刀又一刀,刀刀暴击!赤红色的伤害数字不断地爆出来,让锐雯欲哭无泪,别说五秒了,自己三秒都成不住好吗!

    三段q他还攒在手里看了一眼小地图队友的位置,旋即也是咬了咬牙,直接地交出了自己的闪现!

    他有自己的算计,闪现拉开距离,他知道蛮子肯定是会追上来,而在追上来的时候,只要自己被第三段q释放出来,那么按照亚索现在的速度,就可以进入大招的范围内!

    然而余乐根本无惧他的算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算计都是徒劳无功,有着疾跑的加成,直接地越过兵线,离开了防御塔的范围,并且是再次追上了锐雯!

    “就是这个时候了!”

    锐雯知道,自己肯定活不下来,但他在死之前,得要有所作为!&lt;!--over--&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