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乐的这一箭,让对面的中单维克托开始迷了起来.

    此时,余乐已经是率先一步来到了两级,按Q松手,紫黑色的能量长箭再次暴射而出,直接地命中维克托。

    维克托皱了皱眉,不太对劲,这支箭为什么没有蓄力就可以射得这么远?而且伤害明显有点不科学的样子,只不过维克托没有细想太多,因为韦鲁斯的一级Q,伤害其实并不明显。

    “英雄联盟有外挂?”维克托心里嘀咕道,现在他也只能是安稳地求发育,这韦鲁斯处处充满了诡异,他不敢乱来正常对线的情况下,他应该稍微压制一下韦鲁斯的。

    但看着韦鲁斯身上的红BUFF,维克托很是很是识趣地躲在兵线身后,尽量让自己不被韦鲁斯消耗。

    主要是他没有解锁英雄熟练度,总觉得开挂了,再解锁这个英雄的话,那就有点浪费他不熟悉韦鲁斯,但目前仅仅是凭借对这个游戏的理解在操作。

    这点,足够了

    中路的维克托一直被压制着,瞎子因为前期莫名其妙地就是死了一次,而且还是丢了一个BUFF,导致了他这场游戏注定不会太好过。

    他复活后再去打蓝BUFF的时候,却是在野区遭遇到了来自皇子的GANK,一个只有一级的瞎子,在野区碰见了一个双BUFF在手的皇子,那下场自然是不言而喻。

    EQ连招挑飞,平A一下,就把瞎子给打残,瞎子也是绝望了,交闪?根本没那个必要,皇子有红BUFF在手,减速到了,他闪了皇子同样也是可以闪现跟上。

    皇子乐滋滋地再次收掉了一个人头,随后折返瞎子的蓝BUFF,准备是来一个三BUFF开局,但是余乐却是早就算计着这个BUFF。

    对着敌方蓝BUFF所在的方向就是一个Q技能甩过去,精准的距离刚好没算错,紫色的能量长箭划过蓝BUFF的身体,陡然地到底,留下了一个一脸懵逼的皇子。

    而同一时间余乐的身上已是多出了一个蓝BUFF.

    维克托看见脸都绿了,这尼玛好不容易撑到维克托没有红BUFF,现在却又来了一个蓝BUFF,还能不能让他的中路安心过了?

    如果仅仅是BUFF的话,也就算了。

    问题是现在局面远超维克托的意料,自己躲掉了韦鲁斯的Q技能还不足够,他还得惦记着,数秒之后会是从同样的轨迹返回一支长箭。

    他刚才就是吃了这么一个大亏,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本来被打中了一段Q的伤害,少了百来滴血可数秒之后他站在同样的位置上,一直箭枝从身后返回,瞬间地擦过。

    他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血量,差点见底这一支箭可是翻了好几倍的伤害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躺着回家了。

    “嗯?回城了?”

    余乐瞥了一眼地图发现维克托失去了踪迹,琢磨了一下他的血量应该也不多了,必然选择了回城。

    他看了一眼地方的泉水,也是咧嘴一笑Q技能冷却完毕,抬手就是一支紫黑色的能量长剑脱手而出,目标赫然便是敌方的泉水方向!

    维克托看着自己的回城读条还差两秒,心里纳闷无比,这时候眼前一闪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眼前飞过了一样,他愣了一下。

    什么东西?有点面熟的样子

    两秒过后,他整个人的身体就是被传送回到了泉水,同一间下意识地打开了商店购买一下装备,再不济也能够买一个多兰戒指什么的。

    下一刻,维克托发现自己屏幕一下子变得灰白了,被吓了一跳。

    what?自己不是回家了么?怎么死了?

    召唤师峡谷提示,中路的韦鲁斯再次获得了一个人头,这简直就是让维克托泪流满面,这真TM受够了线上让自己难受,回城还是得死。

    噼里啪啦地在公屏说一大堆,无非就是韦鲁斯开挂什么的,然而并没什么用,余乐前前后后都是直接地无视掉了他的抱怨。

    想不莫名其妙地死?那都简单在泉水挂机别出来就行了,这样大家都能轻松点了。可维克托愣是不打算就这么放弃,复活后返回线上他还真不信邪了。

    此时余乐等级已经领先了,两个人头在手,他回家没有出女神泪之类的,直接出了一个CD鞋和两把长剑。

    他现在需要的是冷却CD,毕竟像这种技能流的英雄,太吃冷却缩减了,尤其是对于韦鲁斯而言,冷却缩减以及破甲穿透最为重要,至于攻击力什么的则是要摆在稍微后面一点。

    自家的打野皇子看见中路莫名其妙地就是优势了起来,也是没有打算要来中路帮忙的意思,就几乎是住在了上路,这让对方的上单艾克尤为难受,他么的,自己这算是招谁惹谁了

    换了任何一个上单,被敌方打野常驻在上路也是如此,稍微推一点线,皇子从草丛EQ出来,好不容易脱身了,半分钟后去河道做个视野,又他么地被EQ起来

    艾克:瞎子你到底是在干什么?我都这样了还不来上路?

    瞎子:

    瞎子不知道怎么说,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等级,终于来到了三级,也是微微地叹了口气这不容易啊,丢掉了两个BUFF之后,他终于是来到了三级,只不过问题是他三级了,能做点什么?

    上路不用说,他去了就是找死,艾克被压,地方上单五级,打野也接近了五级,自己三级的瞎子过去送死吗?

    中路?瞎子微微眼前一亮,似乎有点搞头这韦鲁斯终究是个小脆皮啊,只要自家中单稍微给力一点,W控制住韦鲁斯,那他就要死在中路了。

    瞎子想到这里,也是往中路发了一个标记,只不过这时候余乐陡然地抬手一个Q技能射向了下路原来下路已是开打了起来,他这一支箭是奔向下路的。

    “好险。”瞎子看着这支能量长箭与着自己擦肩而过,也是冷吸了一口气,差点自己又他么中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