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江楼内的包间,余乐等五人齐聚有吃有喝着,甚为高兴,尤其是余乐,在赵丽婕那得到了默许的交易之后,心情更是大好。

    席间,趁着上厕所那会,余乐与林浩然一起走出包间,林浩然掏出了两个信封,递给了余乐道:“乐哥,这是周末前往首尔的游轮豪华套餐门票,你跟嫂子一块给我捧捧场。”

    余乐微眯了一下,也是接过来问道:“你家里搞的?”

    “是啊,家里老头子为了宣传,搞了这个活动,据说到时候还有什么慈善赌博大赛,咱们这些学生辈分的也还能过去凑凑热闹。”林浩然笑眯眯地道:“反正不花钱。”

    “行,那我回头跟赵丽英说下。”余乐也是不矫情,他知道林浩然不缺钱,当下也是点头答应。

    不过这事他还没对赵丽英说,打算今天晚上再给她一个惊喜,毕竟现在才下午两点多,吃完饭也就四五点,早着呢...

    从厕所回来一趟之后,一众人也是有说有笑地聊着,小天告诉余乐,过段时间他也要去国内的某个俱乐部试训,如果成绩允许的话,他将会是最晚下半年就可以进入职业赛场。

    “小天啊,虽然我不反对你去打职业,但也希望你能够仔细想好,打职业的话,可是要吃很多苦头的,这里面并没有想象的那般简单。”余乐也是感叹道。

    “我知道,不过梦想嘛,有机会总得去尝试一下,大不了失败了就算了。”小天也是一乐,旁人闻言倒也是点了点头,反正小天还年轻,去职业战队尝试一下,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没事,小天,去职业战队要是谁欺负你了,让余乐给你出头,谁欺负你,让他在游戏里面见真章。”林浩然喝得有几分醉意,整个人倒也是醉醺醺地道。

    众人皆是一笑了之,余乐摇了摇头,自己倒是没喝多少,主要他不习惯喝醉的感觉,所以一直很克制。

    赵丽英与郝蕾多多少少喝了一点,两个人脸蛋都是布满了一层红晕,尤其是赵丽英,时不时流转的小眼神在余乐身上停留,有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诱人意味,余乐也是琢磨着,吃也吃得差不多,喝也喝不了多少,自己该不该顺便送一下赵丽英回家了。

    当然...至于送回家之后干什么,这就只有他和赵丽英知道了。

    “我说,余乐,真的不肯来电竞社吗?”

    郝蕾有着几分醉意,也是尝试着最后的努力询问,毕竟今天见识过了余乐的实力,连职业战队的中单都能吊打,这种人要是不来电竞社,可真的是电竞社的损失...

    余乐笑而不语,摇了摇头,自己连职业战队的邀请都拒绝了,岂会还是将目光停留在这小小的电竞社...

    看见余乐再次拒绝,郝蕾也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果真还是想多了,余乐并非是为了装逼才拒绝,而是他真正的不想参与到这些事情里面。

    这的确是有点让她觉得惋惜了...

    随后过了半小时,小天与林浩然这两人差不多醉得不省人事了,余乐顿时也是大感头疼,不过幸亏这香江楼以前他跟林浩然来过,知道这里面有林浩然家里的股份,当下也是跟这边的经理打一声招呼直接地把这两货扔包间里面,就带着赵丽英与郝蕾先撤。

    马路边上,帮郝蕾打上了出租车,余乐文道:“真的不用送你吗?”

    主要是看见郝蕾脸红红的,喝得也不少了,郝蕾笑眯眯地道:“得了,不劳烦你们,我的酒量可好着呢。”

    余乐再三确认郝蕾是清醒地,才是放心让她坐车离去,毕竟不管怎么说,该照顾的到的,还是得照顾到。

    “走吧,你下午没什么事吧?”余乐此时望向了身边一直挽着自己手臂的赵丽英笑道。

    “嗯,没什么事,不过我头晕晕的,想回家睡觉。”

    赵丽英吐了吐小舌头可爱地道,余乐看了一眼,这里距离公寓也不太远,笑着道:“那行,咱们走着回去吧。”

    一路上,余乐跟赵丽英有说有笑,两人确定关系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是如此轻松地在一起散步聊天。

    走到公寓楼下的时候,余乐突然地对着赵丽英道:“这个周末,你哪也别去了,带你去玩。”

    赵丽英刚是想下意识地点头,不过随后也是摇了摇头为难地道:“好像不可以呃...我家里对我约束很严格的,周末我必须得回家一趟。”

    赵丽英也是为难地道,她也想跟余乐呆一块,可家里那边不好交待。

    电梯内就两人,余乐咬着赵丽英的耳朵轻笑道:“不用了,我跟你姐姐商量过了,她会对你家里人说周末你要留在学校复习,不用回家了。”

    “啊?你什么时候跟我姐商量了?”赵丽英微微一愣,又惊又喜地问道。

    “要不然你觉得今天的水友赛我会出手嘛?这就是我帮忙争取来的,你可不许不答应。”余乐嘿嘿一笑道。

    “讨厌...我姐也是的,就这样把我卖了。”赵丽英哭笑不得地道。

    “什么叫卖,这是我努力争取来的,要知道你姐可是让我超神碾压中路才肯答应。”余乐翻了翻白眼道,怎么可以用卖这个词语来形容呢...

    “好好好,我答应你了还不行嘛?”赵丽英也是欢喜地笑道,自从跟余乐有了更进一步的关系,她不知不觉也是变得更加依赖余乐,周末要是能够跟余乐两个人好好待在一起,自然也是一件好事。

    从电梯里面走出来,余乐冲赵丽英道:“到我这边坐坐?”

    赵丽英点了点头,在余乐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突然地拍了一下脑袋道:“啊,我忘记了,周末早就答应郝蕾她们要去打比赛呢。”

    打开门,余乐眼神闪过一抹小得意,笑着道:“打什么比赛,好好陪我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