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完美地单杀了一次卢锡安之后,职业队伍这边也是谨慎了许多,挖掘机也是不敢轻易地下来,现在情况很是让职业队这边闹心,你说浪费时间在下路吧,对面的打野必然会是开始针对中路或者上路。

    但你不去“照顾照顾”这薇恩,让他发育起来,那还得了?

    事实上,现在下来情况还是没有想象之中那么好,因为在2V2的情况下,卢锡安+布隆还是十分轻松地吊打薇恩+璐璐这种组合,所以余乐一直是在忍耐着。

    【破败王者之刃】做出来了,他在憋绿叉,有了这两件套,他的薇恩才算得上是可以参与到各种团战里面。

    随着挖掘机的目标转移,上路和下路也纷纷是遭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针对,各种越塔强杀,反而是让职业队伍这边来扳回了一点局势,时间来到了二十分钟,职业队伍这边终于是按捺不住了,将眼光放在了第一条小龙的身上。

    毕竟这是一条火龙,能为队伍整体带来的属性提升可是极为可观的。

    这局游戏很是古怪,双方都到了二十分钟,依旧是没有一座塔掉,而余乐的发育则是颇为不错,一个人头在手,补刀已经是来到了230多,远超卢锡安三十多刀。

    下路的差距已经是体现出来了,余乐似乎是提前察觉到了对面有所意图,在推完兵线之后,也是选择了回家,把绿叉给做了出来...

    现在余乐的薇恩已经是来到了两件套的,破败+绿叉,还有一双攻速鞋,已经完全有能力参与到团战之中。

    余乐:兄弟们,怂了二十分钟,是时候出山了,来打一波小龙吧?

    听闻余乐的提议,古手羽等人细想一下,也觉得差不多了,毕竟这条是火龙,拱手让给对面的话,就太可惜了,现在双方发育都差不了太多,打起来的话,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其中最为关键的是余乐的薇恩!

    从前二十分钟的对线可以看得出,余乐有着一定的实力,不过那也仅仅体现出在对线!一名优秀的ADC,并不是强于对线,而是在于团战的处理,若不然哪怕你对线超神,团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话,连大招都没开就被对面秒了,那有什么用?

    尤其对面还有一个刺客,【影流之主-劫】。

    现在余乐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劫,因为这个版本水银系带已经是无法解开劫的R,一旦被R中了,要么迅速集火秒掉劫,让他打不出输出,要么就是自家输出位被劫给秒。

    这个版本的影流之主,对于c位的威胁太大了。

    不过所幸的是,余乐这边有两个虚弱在手,而且还有璐璐这个保人能力一流的英雄,别说是劫了,就算再来多一个突进,余乐也丝毫不畏惧。

    同一时间,两边都是极为有默契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下路。

    余乐:小苍妹纸,待会看好我了啊,我身板小,得要你的大招。

    小苍也是一乐,这都什么时候了,余乐还有心情开玩笑,不过她自然也是明白,团战里面必然要保护余乐的薇恩,不管版本怎么变化,能够绝对一场游戏最终解决的,终究还是要靠AD。

    对面已经是按耐不住了,劫和挖掘机同一时间地来到了河道边上,二话不说直接地过来,而且这时候同一时间,红蓝两道光芒自下路浮现,两边的上单同时传送下来。

    古手羽的寡妇早就是在边上等候多时,就等他们冲上来了,对方每个人的视野都是直接地暴露了出来,卡牌直接地开R,落地还未确定,但是对面的目标很明显,那就是秒掉薇恩!

    劫开着幽梦,带着一连串清脆声音,劫的加入了战场,与他一起的还有挖掘机。

    对面要秒薇恩,而古手羽他们的目标同样也是很明显,那就是秒卢锡安!

    所以布隆此时不敢过于靠前,直接地守护在卢锡安的边上,卢锡安远远地站在布隆的身后,R技能【圣光洗礼】直接地扫过来,小苍皱了皱眉头,站在余乐的面前,替他挡住了卢锡安的大招。

    一声低沉的阴冷笑声响起,劫直接的开启了R,一个黑色的交叉死亡印记浮现在了余乐的身上。

    挖掘机也是前行过来,想要直接的击飞薇恩,可以说只要薇恩被控制到,让劫打满出一套输出的话,必死无疑。

    现在团战开始,才是考验一个薇恩的真正水平,余乐面容变得肃穆了起来,直接地的一个Q翻滚,避开了挖掘机的技能,然后劫出现在了自己的边上。

    虚弱。

    小苍此时直接地套上了一个虚弱给劫,当下劫就是变得缓慢了起来,对付这种刺客类型的英雄,虚弱是最为致命的,不仅仅是减速,并且可以削弱其的爆发输出。

    “技能都用没了是吧?”

    余乐咧嘴一笑,这个劫手速太快了,直接QE都用掉了,但是...却空了,因为自己在翻滚之后,小苍的璐璐给自己套了一个加速,直接地走出了劫的技能范围内,完美得躲掉了劫的QE技能。

    说句不好听的,【影流之主】这种英雄,余乐更为了解,想要秒自己,活在梦里吧...

    在另外一边,卡牌直接地落地在卢锡安的身边,瞬间地抽出了一张黄牌,定住了卢锡安,旁边一直全程隐身古手羽的寡妇也是伺机而动,直接地过来一个大招,命中了两人。

    布隆见势不妙,一个R直接地捶飞眼前的卡牌和寡妇,而官人的武器有点尴尬,刚是落地就是被布隆的大招击飞,而鳄鱼传送落地之后,没有半点迟疑,转身返回保自家的ad!

    “秒了这卡牌!”

    卢锡安着急地道,这卡牌再来一张黄牌,自己就真要死了,然而下一刻,鳄鱼冲到卡牌身边的时候,卡牌机智地一个金身,躲掉了几个关键的技能,顿时让鳄鱼和布隆都是有点尴尬。

    而古手羽此时趁着自己大招带来的护盾,强行追着卢锡安输出,官人的武器也是同一时间直接地Q到了鳄鱼的身上,然后闪现跟上了卢锡安,开着E直接地冲了过去。

    卢锡安:我靠...这武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