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此时盖伦也是离开了神殿,找到了嘉文偌大的宫殿当中,嘉文已经是换上了一套暗红色的铠甲,似乎是为了搭配今天这喜庆的日子。』天籁小说Ww『W.⒉

    “蓝珂思还是不愿意吗?”嘉文看到脸色很是难看的嘉文,也是微微地一笑。

    “余乐今天如果要出现的话”

    盖伦没有接嘉文的话,反而是想起了蓝珂思所说的,如果今天晚上余乐真的出现,而且是明目张胆地过来抢人,那他们怎么办?

    “余乐?我听说了他已经到了美国。”嘉文笑了笑道:“昨天葵音告诉我了,不过昨天对他出手的人,有俄洛伊和诺提勒斯这两个,他现在应该是自顾不暇了吧。”

    “可那两人现在都还没有音信。”

    盖伦说出了自己的担忧,从他们手中掌控的情报而言,对于余乐的实力,没有一个完整的概念。

    “放心吧,就算他来了,那我便杀了他。”嘉文闭上眼,言语之间流露出了一股绝对强大的自信。

    凡

    嘉文已是晋升到了凡,再加上德玛西亚里面还有一尊凡,那就是两尊凡。

    余乐如果来这里抢人的话,那就要做好承受两尊凡怒火的心理准备!

    “成亲只是小事,好好准备一下接待其他凡降临的事宜吧,只要这事成了,那么我们就可以弑圣”嘉文闪烁着一种危险的光芒。

    盖伦深深地看了一眼嘉文,说实话,嘉文已是变了,他忘记了什么时候,或许是上一次自己拼死去救了他出来,他就变了。

    这一次他竟然是想要联合其他势力的凡来进行弑圣,这种念头放在平常,几乎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嘉文却是提出来了,甚至是说服了神殿的诸多长老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余乐,早已是不把凡放在眼内

    德玛西亚的大本营,是处于一个山脉当中,远离正常人类生活的城市,宛若是衬托皇权高高在上的感觉。

    随着天色逐渐地昏暗了下来,整个德玛西亚的宫殿都是绽放着颜色各异的彩灯。

    悄然动人音乐响起,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今晚会是嘉文的成亲之日,已经是66续续有着其他传承者出现。

    此时,距离山脉数公里外,余乐和女帝并肩而行,随着越来越接近那座宫殿,余乐也是感受到了不少的传承者气息。

    “看来今晚会是很热闹呢”余乐抬起头,看了一眼已是遍布繁星的夜空。

    他与蓝珂思之间的联系也是越来越接近。

    “今晚大胡子可能会出现”女帝忧心忡忡地道,今晚恐怕除了诺克萨斯是德玛西亚的死对头不会出现,恐怕其他势力的传承者都会是降临。

    如忍宗还有巨神峰,甚至是暗影岛等等

    “暗影岛你都知道?”余乐挑了挑眉。

    “我可是在海上飘荡了十来年,必然是知道。”女帝没好气地道:“暗影岛远远没有你们想想的那么神秘,只是不经常出现在普通传承者的视线内而已。”

    “那也无所谓了来的人再多,也不能阻止我。”

    余乐笑着道,哪怕今晚出现的都是凡级的强者,也对他没有丝毫的影响。

    下一刻,余乐微微地挑了挑眉,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停顿了下来

    “怎么了?”女帝诧异地看了一眼余乐。

    “似乎给了我一个惊喜。”余乐笑了笑,随后双手做出了一个手印,金色的神芒凝聚手中,向前划开

    数道身影不断地呈现,赫然便是泰龙还有暗影之主等人不过却是跟之前有着很大的变化。

    尤其是泰龙和暗影之主,两个人的气息隐晦无比,但却无法让人忽视他们存在的错觉。

    凡

    女帝眸孔微微紧缩,同为余乐的契约过的传承者,三人几乎是照面就知道知道了彼此的存在。

    但女帝很惊讶的是,这这两尊凡!?要知道,如今世界,要是成为凡,那是难度极大的一件事,根本不可能做到悄然无息的突破。

    斐媪娜和小雯两人气息也是无限地接近了凡,短短数天时间,竟然是提升到了半步凡的境界。

    还有郝蕾,郝蕾的气息变得更加地出尘,她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了那挽着余乐手臂的女帝,也是微微错愕一下,显然没看懂两人什么关系。

    郝蕾这一看,余乐就是捎了捎后脑糟糕,这要怎么解释?

    “瑞兹呢?”余乐看了一下,却是现少了瑞兹一个人。

    “他说要突破圣人,暂时不出来了”泰龙平静地道,视线落在了女帝的身上,知道女帝已是与余乐达成了契约,而且看两人亲密的姿态,似乎有着一些耐人寻味的关系。

    “那就正好你们既然都出关了,那就跟我走一趟吧。”余乐平静地道。

    暗影之主,泰龙,两个凡!斐媪娜,小雯,女帝,三个半步凡!

    郝蕾的境界还处于在先天境但这种进展已经是惊人了,要知道她刚刚才成为传承者没多久,对于自己体内的力量控制,已经是非常地娴熟了。

    郝蕾的眼神一直在围绕着女帝的身上,她很想问下余乐,这个又是谁?

    余乐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假装无视郝蕾的好奇眼神,但斐媪娜却是笑眯眯地问道:“余乐,不跟我们介绍介绍女帝吗?”

    “你们不是认识吗?”余乐脸皮可厚了,丝毫不脸红。

    “我们是认识不过现在不一样了,郝蕾还没认识呢。”斐媪娜嘴角扬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这个余乐可真会玩。

    这段时间跟郝蕾接触了一段时,自然也是看得出郝蕾暗恋余乐,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余乐是带着两个情人去另外一个情人的婚礼上抢人?

    “咳咳。”余乐轻咳几声,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是看了一眼郝蕾道:“这是女帝,同样也是传承者。”

    郝蕾点了点头,不过眼神却是望向了女帝,很显然女帝跟余乐的关系不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