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这种情况,没有半点办法,只能是静下心来思考。

    一直以来,他都未曾静下心去思考,传承者的力量为何物,一切都是系统存在,他可以随心所欲做到一切,而他只要耗费些许人气值,就可以做到。

    但代价就是,他根本无法去领悟,何为真正的传承能力,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不管是模仿谁的能力,都做不到比原来操纵者更为惊艳。

    他可以随心所欲学习别人的传承能力,但却无法做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余乐静下心,不断地看着那群星坠落的画面,每一次的画面,都伴随着阵阵的恐怖能量弥漫而出,虽然不会对自己产生任何伤害,但这种场景依旧是让自己震撼。

    这便是圣人之力,举手投足间,群星坠落,一次又一次...

    余乐双眸闪烁着深邃的神芒,似乎是欲要看穿这一切...在虚无之眸的帮助之下,群星坠落的画面在他的眼里不断地变得缓慢了起来...

    他很聪明,没有刻意地研究,这种力量是怎么施展,而是在研究,圣人的力量是由什么构成的。

    其实圣人并不是什么都没做,甚至是已经把答案告诉了余乐,他之所以无法模仿圣人的能力,是因为圣人不再是依靠传承本源来催动这一切。

    余乐捕捉到这一点,直接地就是开始侧重研究这一方面,他很快就是发现了,圣人与【超凡】之间的区别。

    确切地来说,【超凡】【先天】【觉醒】这三个阶段的人,靠的都是传承本源,传承本源赋予他们不同的能力。

    但到了圣人这个阶段,动用的是这个天地之间浩瀚的能量,不再是自身的传承能力,最简单的比喻方式就是,【超凡】的瑞兹是一个水潭,而圣人则是汪*洋大海。

    所以现在余乐要做的就是,如何做到如同圣人那般自如地操纵天地之间的浩瀚能量,这一点对于他而言,其实也不算困难。

    因为他压根就是没有自己的能力,哪怕是【绝对领域】也得依赖系统来完成,所以如今直接地参悟圣人的力量,反而是省了不少事。

    【超凡】的强者要晋升到圣人,期间无疑就等于是把自己所有认知都给颠覆,而余乐不是超凡,甚至连最基本的修炼都没有尝试过,他就如同一张白纸。

    在这种情况下,他直接一跃参悟圣人之道,未尝不是一种很不错的办法,但这种办法只有他能够尝试。

    换做了其他人,没有那个最基本的基础,而余乐不同,他的基础就是系统!

    想到这里,余乐也是恍然大悟,隐约之间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什么,他依旧是静下心在观察群雄坠落的轨迹。

    一天的时间过去了,两天的时间过去...李雅站在外面静静地等着,她不知道余乐到底能不能,但是如今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了余乐的身上。

    在这两天内,她同样也是在关注着外界的事情,普通人可能没有察觉,但是传承者这个圈子内,开始逐渐地变得暗流汹涌。

    当代两大巨头的姬岚,即将到达极限,从此之后,再无姬岚。

    一时之间,德玛西亚,诺克萨斯蠢蠢欲动,就连是暗影岛,巨神峰,都有着明显出世的迹象...

    而在北美的一处幽静的山水庄园内,姬岚站在山岗上,他的神色越来越差,那一头白发尤为显眼,甚至是腰都直不起来,给人的感觉就是随时都会油尽灯灭。

    瑞兹出现在他的背后,静静地看着这个老伙计,神色充满了无奈与心酸。

    作为站在这一世的巅峰,也敌不过岁月。

    “情况如何了.”

    姬岚轻声问道。

    “不知道,那小子还没出关。”瑞兹轻叹一声,或许过不了几年,他也会是面临姬岚这般的局面。

    死亡,哪怕是圣人都无法避免,更何况他们。

    “我死了之后,这一切就让他继承吧。”姬岚遥望向远方,睿智的眼神似乎是看穿了一切。

    “所有?”瑞兹微微面露诧异的神色。

    “嗯,所有,包括我的传承本源。”姬岚微微闭上双眼,言语之间有点不甘心地道:“可惜了...我差一点,如果这一世,我能晋升到圣人,那么我就有着绝对的把握,再争一世。”

    瑞兹抬起头,看着万里无云的蓝色天空,甚是担忧地道:“二次虚空之战很快就是要开启了...”

    “现在外界悉数都是在流传着你要身亡的消息,怕是有些家伙不安份,如果那小子无法成功做到,那么这个世界就要乱了。”瑞兹忧心忡忡。

    他们两个联手可以镇压一切的传承者,包括其他的【超凡】,但是现在...一旦姬岚身死,那么他就无力掌控局面。

    这个世间所有隐世的传承者都会是彻底地出现,到时候对于现世造成多大的冲击,他不敢去猜测。

    或许一瞬间,就可以让文明社会体系崩溃。

    “那就乱一个,斩一个。”姬岚平静无比,但语气却是充斥一抹冰冷:“我知道你担忧什么,你想要顾全大局,想要保全力量来应付二次虚空之战。”

    “但是你太仁慈了,这一世的传承者,已经忘记了虚空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恐惧与灾难,更是忘记了他们的先祖,曾经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不惜血洒长空,百圣陨落才是换来了千年的安宁!”

    “他们要乱,那就杀了!中国有句话老话说得好,对外先攘内,瑞兹,有时候不能一味的退让。”

    “不管那家伙成不成,该斩的就斩。”姬岚笑了笑道:“一切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哪怕是二次虚空之战开启,也有圣人重现,到了那个时候,这个世界真的要覆灭在虚空的手里,那也是命!”

    “你说得倒是轻巧啊。”瑞兹低叹一声,他又何尝不懂,但是...如果二次虚空之战开启,圣人苏醒,却毫无反抗之力,那时候真的甘心吗?

    两人沉默不语,姬岚静静地看着远处,很快这个世界就不会再存在姬岚这么一号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