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四十八章最终决战 9
    正在此刻,远处忽然传来数道剑芒。

    “砰!砰!砰!砰!”

    袭向冰柩的寂灭神雷,登时崩碎。

    郭侃一时诧异,又见一道剑芒直刺自身,手一挥劫力运转之中,数枚神雷再度现身,却是迎向那锐利剑芒,自身则是纵身后撤数十丈暂避其锋,遥看远处便见一位女子缓步走来。

    “是你?”

    郭侃眼见此人现身,顿时紧张起来,只因为眼前之人,正是素有冷面修罗之称的萧月。

    想起之前感应,他又问道:“你如今出现在这里,难道可汗他——”心中惊疑未定,却是忐忑起来,不敢去猜想那可能的结局。

    远处女子嘴角微笑,眼神骤然一凝,语带杀气喝道:“没错。你家酋长早已经死在我主公手下,现在也轮到送你上路了。”“铿锵”一声,背后湛卢应声出鞘,落入萧月手中。

    一时间,萧月剑气盈身,手中之刃,绽放纯粹杀意,只求一败眼前劲敌。

    “杀!”

    一声喝斥,萧月身形骤闪,已然冲向郭侃。

    郭侃顿感杀意临身,剑气尚未及身,周遭草木已然齐身断裂,再凝目一道剑芒已然刺向自己心脏之处。

    “好强的剑气。”

    心中惊讶未定,郭侃自知若是无法挡住此招,那便会被一剑穿心而死,毫无虚言。

    但见他心思笃定,却是稳住身形,劫力运转时候,周遭尘沙尽数悬浮于身,随后沉声一喝:“爆!”

    话甫落,尘沙之中,红芒乍现,一时间化作万千炸药,尽数引爆开来。这一下,立刻卷起千重气浪,气浪一起卷向四方,一瞬间方圆百丈之内,皆被尘土覆盖,天空为之一暗,宛如末日降临。

    远处,萧月眼见气浪袭身,当下挥剑一扫,尘沙尽数扫却,随后目光微凝看向远处,不免露出几分懊恼。

    “逃走了吗?”

    百丈之内,草木尽数摧毁,只留一片荒凉白地,毫无任何生气。

    至于那郭侃?

    更是身形消失,不知跑到了什么地方。

    收起湛卢,萧月身形一闪,重新回到了余玠所在之地。

    所幸两人交战之地尚在一里之外,虽是掀起了莫大的尘沙巨浪,但除却让那冰柩蒙上了一层尘沙之外,便没有其余的损坏。

    “幸好未曾让你被那人所杀,否则姐姐非得要怪罪我了。”

    收起湛卢,萧月弯下腰,却是将这冰柩一肩扛起,却是朝着远处掠去。

    如今这余玠受到重创,若是没有得到及时救援的话,那就真的要魂归天外了。

    …………

    另一边,郭侃身形一闪,却是出现在一处荒凉之地。

    看了看周围情况,他确保无法追踪之后,方才缓下心来,暗想:“本以为这一次能够击杀余玠,重创宋军。没想到却被那萧月横插一手,将其救走了?当真是可恼可恨。”

    余玠此人乃是蜀地实际掌控者,若是此人死了,那宋军就等同于失去半壁江山。

    且不提临安究竟做何打算,光是接任的安抚使,便足以让余下之人争个头破血流。而且这样的话,蜀地宋军就要陷入混乱之中,若要组织其围剿战,那就根本不可能了。

    到时候他们对上赤凤军,便有胜利的可能了。

    郭侃想到这里,复有透着几分疑惑,又是想到一件事情:“只是我停留在这里已经有些时间,但是那萧月却未曾追来?莫非她的目的,并非是我,而是那余玠吗?”一时间灵台清明,不免透着懊恼:“该死!看来还是我之前太过紧张,以至于未曾想明此中关节。但余玠已经被救出,看来两军联盟已成定居。若是这样,那我也只好多做准备了。”

    身形一闪,郭侃立刻从此地离开,却是重新回到了蒙古大军之内。

    经过他之前拖延,目前蒙古大军已然安然穿过之前的峡谷,却是来到了一处小小的盆地之中。

    这盆地不是很大,方圆只有数里阔,超过一半以上的地方,都被扎上了蒙古包。更有人在那高耸的山林之中忙碌着,偶然间还传来炸药爆炸的声音,应当是正在开辟水源,好确保众人的饮水供给。

    “你们已经确定,就驻扎在这里吗?”

    来到此处,郭侃一扫整个地形,向着仲威以及术速忽里问道。

    目前可汗身死不知,汪德臣等战将战死沙场,而杨大渊等人不过外人不能信任,除了他之外,也就这两个人能够派上一些用场。

    “启禀将军,正是如此。”

    仲威颌首回道:“我已经派遣了士兵探索了此地的地形,除却了先前通过的峡谷之外,在北方以及东方之处,尚有两处峡谷。那里,应当便是出谷之地。”然后一指远处已然快要落入山背后的太阳,诉道:“更重要的是,眼下已经是黄昏时候,暗夜时分难以移动,故此便打算在此歇息片刻,等到明日时候,再谋求突围之事。”

    郭侃拍了拍仲威肩膀,赞道:“你做的不错。”又看向两人,问道:“那敌人若是前来袭击,你们又打算如何行动?”

    “若是敌人过来。自然是由我守西方峡谷,至于北方以及东方峡谷,则由杨大渊以及仲威守卫。”术速忽里高昂头颅,回道。

    “杨大渊?”

    郭侃一时愣住,复有问道:“你们也应当知晓,那杨大渊本是宋军叛将,因为贪图名利、害怕生死,方才投入我军麾下。你们却将此人安置在北方?难道你们就不怕他与敌人暗中勾结,导致我等全军覆没吗?”

    仲威立时垂下头颅,面有哀伤,回道:“知道。但眼下我军损失惨重,更因为连绵阴雨还有那些腐烂尸体,已经有许多士兵染上瘟疫,难以战斗。若要护住我等周全,也只能采取如此手段了。”

    “好吧。只是你们也务必要提高警惕,莫要让那厮毁了咱们的退路,知道了吗?”郭侃警告道。

    值此危机时候,他们也只能违背心愿,让那杨大渊有所担当。

    毕竟眼下兵力不足,能有一些战力帮忙,也是很好的。

    仲威、术速忽里两人齐齐颌首,回道:“我等知晓。”

    吩咐完事情之后,郭侃又是皱起眉梢,却是问道:“国师呢?我找他有事。”

    “八思巴?先前我等看他一直呆在帐营之中,未曾出现。现在应当还在那里。”两人立刻指出方向,便各自退下,开始安抚麾下军队。

    郭侃也收敛心思,朝着远处帐营走去。

    眼下蒙哥生死不明,他须得万分小心,以求将全军将士带出川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