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九章攻守异势
    “我若不上阵,诸位以为我军之内,又有何人能够抵御?”

    蒙哥摇摇头,甚是执着的回道。

    他也知晓此行极其危险,稍有不慎便有杀身之祸,但因为自己一念之私,令全军上下困于钓鱼城长达半年有余,直到现在也未曾成功。

    对于此事,蒙哥向来存有惭愧。

    众人一时愣住,莫不是哑口无言。

    的确,目前宋军之内,尚存八思巴、郭侃、蒙哥三位地仙,以三位地仙实力,若要冲出军阵自是不难,但蒙古其余之人却并无飞天遁地之能,面临赤凤军和宋军威逼,可以说是毫无胜算。

    为此,唯有以一人行牵制之法,令其余两人守住军阵,才算是上乘之法。

    “但是此阵也无需可汗亲自上阵。”郭侃亦是面露黯然,走上前来劝道:“而且末将修为虽是不及殿下,但若是面对四人围攻,我定然能够将其拖住。”

    蒙哥却是摇摇头,回道:“虽是如此。但是你能从他们手中生还?”

    “这个!若是运起禁招,行同归于尽之法,或许能够灭掉对方一二。但若要保全自己,却是不可能。”郭侃一时愣住,想了一想,不免感到无奈。

    他的实力虽是强横,有转生万物性质,令其化作狂暴炸药之能,但却不耐久战,若是陷入困境之内,也就唯有决死一途而已。

    “没错。你若是冲锋陷阵,自然是个中里手。但此次战斗,并非为了战胜对方,而是为了牵制对方,为我军争取足够的逃脱时间。这个,才是我们的目的。郭侃,你明白吗?”蒙哥解释着,他的眼神有些暗淡,整个人也让人感觉似乎老了许多。

    郭侃看着心疼,又道:“但是可汗。仅凭你一人,如何能够和他们对抗?”

    “我说了,此番战斗并非战胜对方,乃是志在拖延。以我实力,虽是无法战胜对方,但也完全可以保全自己。你无须担心!”声音淡然,此刻的蒙哥,似是已经做好准备了。

    郭侃只好俯首拜道:“可汗。这一次,我定然不辱使命,将军中士卒安然带回去。”神色肃然,已然是下定决心,不管是付出何等代价,都要实现这委托。

    “有你在,我放心!”

    蒙哥下巴底下,昔日高昂的头颅,终究还是弯了下来,一扫旁边士兵,念及之前的行径,还有那些不曾出现在这里的将士,却是感到有些悲伤,暗想:“之前做错聊天那么多的事情,也是时候偿还了。”

    且见此时此刻的蒙哥,神色越发黯然,对自己先前莽撞行径,亦是充满恼怒。

    发生如此事情,实在是出乎他所料。

    本以为可以轻松占领整个爱穿,但是却因为余玠、王坚努力,而难以全功。

    本以为可以短时间内攻下钓鱼城,但是却没料到因为对蒙古的仇恨,城中军民团结一心,竟然当做了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

    本以为那赤凤军应该无法预料此事,谁知道对方反应如此迅速,在自己入川不到一个月时候,就果断出兵。

    不仅仅占了汉中一代,更是借着抵御蒙古的由头,将触手插入四川境内。

    一步之错,千古遗恨。

    或许,说的便是这般事情。

    然而战火未歇,远处忽然传来响彻云霄的炮声。

    众将顿时惊住,彼此对视之下,心中只有一个年头。

    “是赤凤军!”

    如此迅猛而且有力的攻势,也只有全军火器化的赤凤军才能够办到。

    他们已经料到对方回来到这里,只是没想到,这赤凤军来的竟然是如此迅速。

    蒙哥神色瞬变,额头之上皆是凝重,自座位之上站起身子,对着众将诉道:“诸位听令,立刻回营稳定军心。至于那赤凤军,我自会率领麾下精锐抵抗!”

    如今时候时间紧迫,可容不下长篇大论,只有立刻行动起来,才有可能挡住对方。

    蒙哥深知这一点,朝着列位将士吩咐了一下后,就已然化作一缕狂风,朝着远处奔去。

    如此猛烈的进攻,若是前线无法支撑住,那就真的会兵败如山倒。

    仲威一时惊讶,正欲追上前去询问接下来的动作,却闻旁边郭侃喝道:“各位,莫要冲动。依照可汗吩咐,立刻回营稳定局势,并且开始上船,离开此地。”

    “可是可汗尚未离去,我等又岂能擅自离开?”术速忽里一脸懊恼,透着不甘。

    他虽是主张绕开钓鱼城,但对蒙哥的尊崇自然是真真切切,掺不了假的。

    眼下可汗前去对敌,却让他们就此离开?

    如此行径,也算是臣子所为?

    心念一想,术速忽里已然是纵身一跃,欲要离开帐营。

    但郭侃却身形一闪,已然挡在术速忽里身前,厉声喝道:“可汗命令,你想违背吗?”

    “可是我!”

    那术速忽里正欲辩解,然一见到郭侃那严厉神色,立时感到背后发冷,收住口中之言。

    其余人见到这一幕,也纷纷压住心头思绪,不敢有任何反抗。

    郭侃眼见众人臣服,轻叹一声,却是想起离开的蒙哥,暗道:“可汗。难道你这一次打算效仿昔日萧凤于静海一战之中的行径吗?只是当初那萧凤之所以侥幸存活,全因得了蜗皇之力的缘故,方才再造重生。而你,又如何才能保住自己周全?”

    其余人亦是浮想联翩,对蒙哥生死颇为在意,心中亦是开始向高高在上的长生天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在长生天的保佑下,顺利活下去。

    但是,此战乃是赤凤军策划十载方才成型的决策,更是川蜀数以百万计亡魂的期待,又岂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呢?

    郭侃想到这里,亦是感到有些绝望,暗想:“难不成,我们也要如同当初在静海一战之中的赤凤军,也来个全军覆没吗?”

    其余将士亦是惴惴不安,更是透着忐忑,浑然不知此刻的自己应该如何去做。

    击败对方,曾经是他们所擅长的。

    但如何在敌人的进攻下保全力量,却并非蒙古大军所擅长的。

    以至于所有人,莫不是想起了当初静海战役的场景。

    当初静海一战,萧凤以决死之法,施展毁天灭地之术,这才遏制住蒙哥所率领的蒙军攻势,为赤凤军争取到了一丝绝路逢生的可能。

    然而此刻攻守异势,当初赤凤军所面临的绝望场景,此刻却轮到了蒙古大军来体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