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五章故友相逢
    “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老奴这番动作,立时让众位衙役齐齐变色,厉声呵斥道。

    苏韵亦是注意到此等举动,立时呵斥道:“李老。你莫非忘了我家规矩了吗?见人行贿,何时为我苏府所为之事?”

    而在远处,一位案桌之前的年轻书生却是收住毛笔,凝目看这此地场景。

    几位衙役不曾注意,又是继续喝道:“你若是继续,休怪我等无情。”

    一扬腰侧铳枪,莫不是语带威胁,唯恐这老奴继续下去。

    受到几人责备,老奴顿感不妙,身子顿时僵住,辩解道:“但是公子,你莫非忘了老爷的吩咐?若是我等无法踏入成都府,如何能够让老太爷还复旧土,落叶归根?”

    “那也不能采取这等手段?”苏韵轻哼一声,似有愠怒。

    另一边,排在后面的人儿也感觉有些恼火。

    此刻正值三月时节,一轮耀阳高悬于天,让今日温度比之过往更高三分,晒的人是气喘吁吁。

    “喂,又不是死人,怎么老杵在哪里不动?”

    “你们有事,咱们就没事吗?快点干完,别挡着路。”

    “没错。老子都等了半天了,都没等到。你这厮挑啥挑?”

    “……”

    一番言论,立时让众位等待的行人更是火冒三丈,莫不是张口大吗。

    至于远处书生,亦是面色严肃,竟然是自座位之上站起,似是有所动作。

    被这些人一轮谩骂,苏韵亦是脸颊臊红,立时诉道:“李老,你快些将这东西收了,莫要让众位将士难堪!”

    瞧了几人神色恼怒,那老奴这才唯唯诺诺,连忙将那银锭收入怀中,更是对着众位衙役致歉道:“列位官爷,老奴不知此地礼数,实在是抱歉了。抱歉了!”

    眼见银锭收回,众位衙役这才齐齐松了一口气。

    远处书生亦是面露赞许,却是对着身边两人吩咐了一句,便自座位之处站起,却是朝着几人吵闹地区走来。

    更远处,那排在后面的人却是继续催促起来。

    “快些办理手续。我等还等着进城呢!知道事急,还有脸待在这里不动吗?”

    “要么离开,要么办理。等等等,就知道杵在这里一动不动。等鬼吗?”

    “就一书生,还嘚瑟啥?咱们这儿又不是大宋。谁管他合不合礼数。”

    “……”

    听闻这些话儿,苏韵顿感有些惭愧,对着几人诉道:“先前小子多有冒犯,还请列为将士多多海涵。”

    那些衙役虽是松懈,但却一脸严肃,又道:“虽是如此。但此人却向我等行贿,更为众人所见。若是不随着咱们走一趟,那也莫要怪我等不客气了。”

    苏韵一时哑然,连忙道:“但是你也见了,我家老李虽有行贿之举,却也被我及时喝止。列位,就不能通融通融?”

    正当几位衙役欲要辩解时候,却见一人踏步走来,对着一众衙役诉道:“当然可以。只需你等按照规矩办事,我等又岂会阻挠?”

    “曾主簿!你怎生来了?”

    那衙役见到此人到此,连忙立身敬礼,复有解释道:“之前之事全因此人而起,我等秉公值守,这才打算将他们两人扣押。”

    那曾主簿点点头,回道:“你等所为我已然清楚,又岂会怪罪尔等?”接着看了一下满是怨气、正在等候的人儿,又道:“只是此地甚是狭窄,若是继续在这拉扯,又让他人如何行事?”接着却有看向那苏韵,嘴角微翘,笑道:“依我看,不如换个场地!你觉得如何?”

    “当然可以!”

    苏韵微微颌首,应允下来,随着眼前之人,朝着城外走去。

    那老奴虽是不解,却也只好驱策马车,紧跟其后。

    而那些衙役也不愿意继续生事,对着麾下挥挥手,便各自撤退,重归部队之中。

    于是,曾经停滞的长龙,终于又开始移动了。

    另一边,苏韵跟着那位曾主簿走了约莫半刻钟,却是来到了一处城墙边上。

    而他在这段路程之中,亦是始终盯着此人,却感眼前之人有些熟悉。

    正欲张口询问,却见对方嘴角微笑,诉道:“苏韵,好久不见了!”

    苏韵一时惊讶,反问道:“你是?”

    “你不记得我了?我叫曾确啊!”曾确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苏韵思索片刻,旋即冒出一个熟悉之人,叫道:“曾确?原来是你,曾牛蛮子!没想到转眼十年,你竟然还活着?”

    彼时他年幼时候,尚在成都府生活过一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之内,苏韵自然也有过一些朋友,其中最熟悉的,便是眼前这曾确。

    说到这曾确,其父不过是一介寻常村夫,平日里靠着给富家大户打工为生。

    因为耳濡目染,也习得一些字儿,遂费尽心机将曾确送入私塾,充当一位书童,令其陪伴苏韵一起读书。

    就因为这般原因,曾确和苏韵虽是身份不同,但却也有了非一般的浓厚情谊。

    “只是你怎生加入赤凤军了?”认出眼前之人,苏韵不觉露出几分疑惑。

    曾确回道:“唉。还不是被那鞑子逼的吗?自他们来此,便经常对农庄征收大量粮食。我等虽欲反抗,无奈实力低微,根本难以抵御。所以我只好逃了出去,加入了宋军之内。但宋军羸弱不堪,难以抵御鞑子大军。而部队溃散之后,我无以为继,为谋生计,只好加入赤凤军之中。”

    平静之中,诉说出诸多波澜,却也令人为此感慨世事无常,但终究还是在久经磨砺之后,让两人见面了。

    “原来如此?”苏韵沉吟片刻,又道:“只是刚才又是怎么一回事?那赤凤军,何时到了这成都府了?而且还立下这般规矩来。”

    曾确摇摇头,解释道:“这事儿也不怪你,毕竟赤凤军行动太过迅速,不过两个月有余,就将周遭鞑子尽数肃清。否则,如何会有那么多人迁移至此?”

    “原来如此!”苏韵微微阖首,复有想起先前遭遇,又问:“那之前又是怎么一回事?竟然如此对待你的至亲好友?”

    曾确苦笑道:“非是我等无礼,实在是晋王有规矩,不许我等收纳钱财礼物,若有冒犯便会直接逐出。”

    “哦?那晋王竟然有这等能耐?”苏韵继续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