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三章遗言
    钓鱼城。

    于蜿蜒山峰之中,自有一条蜿蜒小道直插云峰,四周云气缭绕,石阶之上更有青苔点缀,让这里凭空添了几分苍松之感。

    而在石阶之上,却有两人一步一步,朝着山顶走去。

    “王兄。未曾想你刚刚恢复,便开始行动,就不怕受凉吗?”看着身边王坚,余玠颇为关切的问道。

    毕竟刚刚过去一阵春雨,让天气变得格外的冰凉,而在这山峰之上,更有山风徐徐,纵然是山下温暖如夏,但这山峰之顶却依旧近乎冬天,若是寻常时候是不会有人在这里游玩的。

    但王坚却是摇摇头,笑道:“区区山风,我又何惧?更何况比这更为冰冷的蒙古大军我都成过来了,还会怕着玩意?”忽而长啸一声,声传数里之遥,令那林间山雀尽数腾跃而起,足显精气十足。

    “瞧着你这精气,我便知晓你恢复的很好,看来那萧凤所赠的丹药果然有奇效。”余玠自嘲一声,无奈回道。

    自恢复之后,王坚便一意出来,想要看看敌人目前阵势。而他在无法劝阻之下,自然也只好跟在身边,以防发生什么不测来。

    王坚却顿感疑惑,心中微微一愣,问道:“萧凤?莫非我所服下的丹药,乃是此女所为?”

    “没错。”余玠颌首回道:“而且你以为这世间,除却此女之外,还有其余之人,能够制造出这等生死人而肉白骨的灵丹妙药吗?”似是看出王坚疑惑,他只好自嘲着点点头,诉道:“而我也正是向她恳求,方才令她赐下这等药丸。否则,你如何还能够重新痊愈,甚至还可以维持现在修为?”

    修成地仙,向来都是九死一生。

    而地仙若是遭遇重创,也会踏入天人五衰之中,就此跌落境界,难以恢复往常修为。

    昔日同为地仙修为,王坚自从和郭侃一战之后,身躯创伤极其严重,幸亏有余玠以玄力护住心脉,保住生机,只有再以萧凤以清净琉璃焰修补身躯,方才度过天人五衰。而那纽磷当初也曾遭到八思巴施以同样的重创,但却因为身躯破损严重,直接跌破境界,就算是萧凤亲自出手,也只能稳定伤势,至于修为是再也无法修成了。

    王坚顿时凝住,却是感觉心中有愧。

    他自知若非这药,自己断然难以苟活,但念及余玠此举,却是担心至极:“那萧凤非是宅心仁厚之辈。而她既然肯将这丹药赠与你,必然是于你有所要求。却不知此女究竟提了什么要求?”说着,两只眼睛死死盯着余玠,却是想要知晓他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为何要做出这番行径?

    “也没什么多大要求,只是想要踏入川蜀,驱逐蒙军罢了。”余玠轻描淡写,轻轻的吐露出来。

    神态虽是轻松,但此种情形,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更不知晓当初做出这决定时候,究竟有过多少次徘徊以及衡量。

    这一说,却令王坚愣住,连忙诉道:“你?没想到,你竟然坐出这等行径?你难道不知,自十年之前封王一事之后,那萧凤便被临安众臣所排斥。而你却让那赤凤军踏足川蜀?你有没有想过这件事情若是被圣上知晓,又会引起什么样的后果?”

    “什么后果?”

    余玠却是神态淡漠,轻声回道:“轻的也不过是引咎辞职,而若是重的,估计也就是武鄂王冤死风波亭罢了。”

    王坚自是害怕,连忙劝道:“既然如此,那你还让那赤凤军踏入川蜀?”

    “那又如何?”余玠却是嗤笑道:“不让赤凤军入川,难道就放任这蒙古在我朝境内屠戮众生吗?”

    王坚顿时语塞,复有强辩道:“但是你也知晓,圣上素来猜忌心重。否则郑清之郑老相公如何引咎辞职,而董槐等人,又如何被逐出庙堂?此事若被圣上知晓,只怕你有刀斧加身之灾。到时候,风波亭再起,也非妄言。”

    “这些,又算什么?”

    听到“风波亭”,余玠似是想到了什么,嘿然一笑,回道:“老夫本就是追名逐利之徒,能有今日名声,也是与有荣焉。便是日后史书之上,提及这钓鱼城时候,也得写上我这一笔。而且人生这一路,左右都是死,就算是死在圣上手中,那又如何?”眸中清澈,自是浑然无惧。

    王坚眼见余玠心思笃定,遂道:“既然如此,那你如今有打算做什么?”

    即为好友,他也清楚余玠貌似谦和,但若是决定下来,旁人断难阻绝,只好放弃劝说。

    余玠嘿然一笑,复有面有怅惘,目光透过云层,却是落在远处广袤的平原大地,奔流不息的嘉陵江带着无边无际的江水,哺育着这片土地,也让栖居在这片土地之上的人生生不息,自上古先秦时候传承至今。

    而他如今踏入这片土地,似是也感觉自己的血肉,也融入了这里的泥土和空气,令他久久不曾忘怀。

    但是,于远处山脚之下,却盘踞着一股浓浓的凶气。

    这股凶气直冲云霄,更是散发着一股血腥之味来,正是驻扎在石子山之处的蒙古大军。

    自从他们踏入这方土地之后,便一直都在挥动手中利刃,屠戮这里的居民,以至于他们只有穿过荆棘道路,来到这山城之中,才能求得一丝生路。

    心中已然做好决定,余玠缓缓诉道:“既然余生已定,那在这之前,自然是竭尽全力,将这鞑子彻底赶出天府之国,勿让他们继续祸害这片土地。”

    “驱逐鞑靼?还复中华?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跟赤凤军一样了?”王坚乍闻这熟悉却有陌生的决心,自嘲道。

    余玠这才有些有些怅惘,复有诉道:“随便吧。或许,这就是失去了家园的感觉吧。毕竟,我的家乡,估计现在也面临着同样的处境。”

    “家园?我明白了。”

    王坚颌首回道,复有看了余玠一言,又道:“只是听你口气,却甚是悲哀。只希望这一句,可莫要成了你的遗言了。要不然,你让我又该和何人合作?”

    多年相处,两人早已心意相通,互相配合之下,方才护住这一片土地,如今自己重新痊愈,但看到余玠却因为自己陷入另一片陷阱之内,自是倍感心痛。

    余玠自嘲道:“遗言?或许是吧。不过你可要和我保证了,一定要实现这件事情,知道吗?”

    王坚点点头,回道:“当然。”复有感觉被那山风一吹,脚下也是一时不慎踩在了青苔之上,身子一歪却是朝着旁边悬崖倒去,辛亏余玠身手敏锐,一把将其拉住,这才没有跌落悬崖。

    见到这场景,王坚摇摇头,却感觉有些好笑:“只是我现在身子骨弱,却还需要你多多帮衬帮衬,可以吗?”

    “当然!”余玠点点头,忽而大笑起来。

    王坚也是自感眼下情形和两人对话不免有些本末倒置,遂是一起放声笑了起来。

    笑声悠扬,引动周遭云气,如龙如凤,如海如潮,自是令两人姿态高远,几有脱尘拔俗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