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三十一章钓鱼城之战 3
    触目之中,敌人身形已然临身。

    张钰沉声一喝,沛然元功纳入拳头之上,却是迎面而上。

    “轰!”的一声,只觉拳头之处,溅出数点飞血,便是口中亦是不觉呕红,但见到抵住眼前之人亦是嘴角带血,张钰方才略感安心,又是嗤笑道:“你的实力,只有如此吗?”

    这一招,两人自然是平分秋色。

    汪德臣却是冷然一笑:“是吗?”

    背后长刀忽而旋转而起,却是转瞬之间纳入右手之中,万千刀芒纳入长刀之中,却是趁势横扫而出。

    张钰立时惊诧,连忙侧身躲避,但刀芒锋锐却是难以尽数避开,立时便被这锐利刀芒横扫而过,胸前铠甲齐齐断裂,却是在胸膛之处留下来一道血痕。

    感觉到这锥心之痛,张钰口中朱红再吐,心中暗暗惊讶:“好强的家伙,倒也不愧是蒙古之下第一勇将。”眼见对方携势再临,他虽欲躲避,但身躯已然负伤,气力实在难以恢复,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刀芒临身。

    这一招,若是落下,那他便是彻底没了性命。

    正在此时,却闻远方山峰之处,传来阵阵浓烈炮声。

    数枚炮弹呼啸而来,却是直接朝着汪德臣射来。

    那汪德臣未曾提防,立时便被这沉重铅弹击中身躯,虽是有三重铁甲护体,但这炮击却沉重无比,纵然勉强护住身体无虞,但却也如同张钰一般,连连呕红,显然也是身负重伤。

    “好家伙,没想到你这厮,竟然早已暗中布下伏击?哈哈哈……”

    口中满是鲜血,汪德臣却是面呈嚣张之态,高声笑道:“看来今日,我是注定要败在这里了!”

    他自知自己身体情况,自然明白如今时候身躯已然是彻底重伤,莫说是继续战斗,便是行动也是颇为困难,若无如同清净琉璃焰这等玄力救助,是断然无法继续存活下去。

    “那是自然。如你这般凶残之辈,合该死在这里!”张钰朗声笑道,虽是自知大仇得报,却也略显悲凉。

    并非为眼前之人所怜悯,却更多的是为那些死难的士兵而感到悲伤。

    此番战斗,虽是暂时打退了眼前之人,但麾下士兵却也是死伤枕籍,而他们所遗留下来的那些孤儿寡母,更不知晓会留下何等无奈。

    汪德臣似也是察觉到战况改变,一扬手中长刀,却是诉道:“但是。即使是死,也要尔等为我王一统中原,铺下辉煌。”

    手一扬,却是不再顾念自身伤势,万千真元纳入长刀之内,却是令手中刀芒直冲云霄,劲气四溢宣布着他那近乎变态的追求。

    张钰微微叹服:“好一位战士。但,为了我军、为了这里的一切,也为了苍生。我,必须杀了你!”手一扬,数丈之外长枪簌然而起,旋即落入手中。

    枪尖微动,一点星芒纳入其中,如剑如刀,转瞬间直冲而去。

    “很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是否有杀我的能力。”

    汪德臣一心却敌,却是直接将长刀凌空一掷。

    张钰不敢放松,觑中长刀长枪应声点出,但闻“砰”的一声,那长刀立刻倒飞而出,却是直接撞在了汪德臣身上。

    “什么?”

    惊见眼前一幕,张钰不免感到诧异。

    以汪德臣之修为,断然不会就连这寻常一招也难以解下,只是他为何却是未曾应招?

    但见此时,那汪德臣手于长刀之上轻轻一抹,这长刀之中陡然冲出浩大劲气,却是将其朝后一冲。这一冲,自然令其身形飞窜,转瞬之间已然被丢出数十丈之外,其后脚下连连闪动,竟然是朝着远处掠去。

    张钰一时讶然,暗暗惊道:“好个家伙。本以为乃是决意死斗,没想到竟然是借势逃走?”

    不过即上战场,生死决斗,自然是各逞岂能,并无所谓卑劣之分。

    他可以借助火炮之威暂时逼退对方,但汪德臣也可以以诡谲之变,自战场之上逃离出去。

    正在此刻,身边王立已然赶到。

    他眼见汪德臣已然逃窜出去,不免有些心急,问道:“追吗?”

    “不了!余大人和王将军早有安排,我等无需继续追逐。至于那人?”远远看了汪德臣一眼,张钰念及之前的战斗,便知晓自己和对方差距依旧存在,旋即冷笑道:“自然会有人收拾他的。”

    王立这才舒心,旋即凝目看向远处尚在厮杀的董文慰,便道:“虽是让那人逃了。但是此人曾经伤了冉璞、冉琎两人,而今日此人既然踏足其中,那就莫要怪我等报仇雪恨。”

    张钰亦是想起先前对阵汪德臣的场景,也是一样狞笑道:“没错。对付这帮蛮夷,我等就该赶尽杀绝,绝不能让对方有任何逃生之机。”

    两人心思笃定,立刻调集麾下士兵,将那董文慰生生困于阵中,旁边更是安排有猛烈火炮,就等着将其彻底摧毁。

    远处,那汪德臣自战阵之中逃走,心中暗想:“没想到我这一次,竟然险些中了对方奸计,以至于差地死在了那里?”想到自己的错误,更是倍感懊恼,又是自责起来:“只是我弟,这一次我也只能暂且后退。至于你的仇,等我日后恢复伤势,定然会为你报仇雪恨。”

    纵然是身负致命伤势,但汪德臣一想到军中八思巴,便升起一丝希望来。

    那八思巴佛法精深,其修成的佛力,也有济世为怀、普渡众人之意,自然能够助他保全性命,当然彻底恢复伤势却是不行了。

    毕竟菩提圣力虽是惊人,但也只有保全性命、痊愈伤势之效,若是要恢复健康,永葆青春,自然是远远不及清净琉璃焰。

    心思不断翻腾之下,汪德臣已然来到渡口,于渡口之处自然有数十条战船静静等候,上面也尚且存有近千余民士兵,作为后备之用。

    只是他们因为害怕战争凶残,故此始终停留在战船之上,未曾踏入战场之中。

    “快。立刻带我离开这里。”

    一步踏上船只,汪德臣赶紧吩咐起来,唯恐落后一步。

    若是被那些宋军追上,以他现在的状况,可决计无法抵御对方,更勿论保全性命了。

    船上船夫立时惶恐,自然也不敢推辞,连忙奋起力量,摇动着手中船桨,努力的将战船自岸边划开,并且不断的朝着对岸划去。

    只是今日,往常不到一刻钟便能够抵达的河岸,却漫长的吓人,好似每一秒都有一年那么久,让汪德臣倍感折磨。

    “为何还未曾回到岸边?”

    汪德臣眼见那岸边之处,已有数十位士兵涌来,并且将那一门门威力不凡的火炮推出来,准备对准他麾下的这艘战舰展开进攻,便感到有些害怕。

    那船夫辩道:“将军,我已经尽力了。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

    但汪德臣却任就不甘心,又是将那船桨夺来去,却是自己也跑到船边,奋力摇动着手中船桨,只求能够尽快抵达岸边。

    只需要抵达岸边,那他自然能够自宋军麾下逃得升天了。

    正在这时,于上游之处,顿时传来几声浓浓炮声。

    伴随着炮声,于战船旁边,亦是升起了几根水柱,水柱冲天透着对方战力不凡。

    汪德臣立时便被这炮声惊起,凝目朝着远方望去,旋即就见于远处嘉陵江拐角之处,却是跑出了数十艘战舰,而在这些战舰舰首,也正摆放着一门门火炮。

    这些火炮已然被调整方向,直接对准众人所在的位置。

    “开火!”

    一声令下,率领麾下水军来到此地的吕文德下达了命令。

    一时间,炮声再起,隆隆炮声跨越数百丈,立刻砸在了那船只之上。

    这一砸,直接将那坚硬的甲板砸出一个窟窿,而那桅杆也被拦腰砸断,便是船上的人,也被这刚猛铁球直接撞成肉酱,令人看着就感觉有些恶心。

    汪德臣心中一紧,暗想:“好个宋军,没想到竟然提前在这嘉陵江上布下了伏兵?”随后就下达命令:“全军莫要慌张,给我冲上去。”

    纵然战船之上士卒害怕,但是在他神威逼迫之下,却也只能调转穿透,朝着那水军杀去。

    吕文德眼见对方并未转向,心中虽是诧异,却也毫不畏惧,高声喝道:“全军听我号令,将这帮鞑子,全都灭了。”

    语气鼓舞之中,更兼对面便是杀害亲人的敌人,众位将士纷纷叫嚷起来,战船旁边一应船橹一阵翻动,立刻催动着偌大战船,朝着远处蒙古水军冲去。

    战舰尚未接近对方,船上所搭载的诸如火炮、弓弩以及投石车纷纷开动起来,将那弹丸以及弓箭还是巨石,全都投放到对方船上。

    这些弹丸、碎石自然是威力十足,每一下都在对方船壳之上砸出一个个窟窿来。

    而这些窟窿虽是有水不断蔓延进入其中,令整个船只速度更为缓慢,但更多的却是位于水面线之上,只需要取出木板稍微钉上去就行了。

    至于对船上人员的杀伤,这弹丸效率却是低了很多。

    很快的,两军距离只有不到百丈之遥,而这百丈也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会靠近的。

    吕文德眼见两军战船快要靠近,立时拔出手中利剑,高声喝道:“全军,给我准备作战。”

    虽是已经装备了火炮,但此时的火炮却并未解决诸如开花弹等技艺,所以其威力也强不了多少,至少上百发炮弹,基本上也只有两三次才会被命中。

    汪德臣亦是紧张,低喝一声道:“所有人,跟我杀!”

    一见远处船只将要靠近,他手持船桨,先前长刀早已经随着和张钰一战而丢失,所以现在只能靠着手中的船桨战斗。

    虽是如此,但若是将真元覆在船桨之上,却依旧能够令其削铁如泥,至于砍杀士兵,更是不在话下。

    心思笃定,汪德臣眼见远处一艘战舰距离不过十来丈,足下却是猛地一用力,身形已然腾空,眨眼间便落在战舰之上。战舰之上,那士兵发现有人入侵,当机转身将随身短刃抽出,想要将此人赶出去。

    汪德臣轻笑一声:“你以为仅凭着这些,便能够抵挡我之神威吗?”手中船桨奋力一挥,凡是船桨所到之处,那些士兵莫不是感觉胸口猛地一痛,便是耳朵也是瞬间失去听力,旋即倒地不起。

    “好家伙。虽是重伤,但依旧有如此神威?看来今日,我若是不上场,那岂不是让无数牺牲的弟兄们失望吗?”

    吕文德自是懊恼,却是取来两个峨眉刺,纵身一跃已然自战船之上跃下,足尖于江面轻松数点,眨眼间便来到了汪德臣身前,又道:“而你,更不会留有后路。”

    汪德臣一时大怒,高声喝道:“好个小子,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蒙古勇士的威风吧。”

    虽是气势惊人,但经过先前与张钰一战的影响,如今的他早已经是气空力尽,手中长刀之刀芒,亦是暗淡许多,简直便是和萤火虫一般,现在不过是仗着胸口的一口气,方才支撑到现在。

    吕文德自是不惧,稳住身形手中峨眉刺径取对方心脏。

    这一击迅捷无比,汪德臣虽是看的明明白白,但却因为身体原因,始终无法避开,危机时候只好抬起左臂,这才挡住峨眉刺,却被戳出了一个血洞。

    “好家伙,果然厉害。”

    汪德臣自感懊恼,眼见对方再度袭来,又是大怒,叫道:“你这厮,莫非以为我便只有这点本事吗?”

    船桨之中刀芒闪烁,但吕文德手中峨眉刺更是锋锐,“咔嚓”一声便将这船桨切成粉碎,其后更是化作银芒直刺汪德臣双手。

    被这一刺,汪德臣自感刺痛无比,双手亦是布满血渍,却是已经无法在用。

    吕文德眼见对方再无抵抗之计,双手峨眉刺轻轻一掷,诉道:“鞑子。今日时候,定要断你命途。”

    峨眉刺身化流星,立刻便贯穿汪德臣身躯,带出一阵血花,洒满整个江面。

    受此重创,汪德臣嘴角露出苦笑,暗道:“看来,我终究无法坚持下去。”一任身躯跌落江中,旋即便被一阵浪潮拍来,整个卷入其中,随后消失了身形。

    吕文德眼见对方坠入河中,也是稍微安心:“如今已然诛杀对方一员大将。之后只需等赤凤军便可以一举歼灭蒙古大军了。”

    看着对方众多士兵,他心中斗志更坚,就等着最后决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