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九章钓鱼城之战 1
    一眼见众人心志一起,汪德臣稍感安慰,遂下达命令:“进攻!”

    霎时,众人一起踏上早已经准备的舟楫,朝着钓鱼城攻去。

    此番动静,早已经被钓鱼城诸将所见。余玠立时便下令冉琎、冉璞率领麾下人马,以求能够对抗汪德臣麾下众人。

    冉琎、冉璞领命,旋即领着一干人马自山顶之上下来,来到了嘉陵江对岸之处。

    因连番战斗,以前修筑的防御工事早已经被摧毁,只留下一些碎石滩散落在地上。

    躲在碎石后面,冉璞眼见那些蒙军自舟楫之上跳下来,立刻扣动铳枪,“砰”的一声前方一人应声倒地。

    “开火!”

    这一声喊叫,便是信号弹一样,让所有人纷纷扣动扳机。

    一时间,那跳到河滩之上的士兵,立刻损失惨重。

    “好个混蛋。莫非当真以为我等无能吗?”眼见士兵攻势受阻,董文蔚张口骂道,立刻提着手中长刀,纵身一跃便跳到河滩之上。

    虽是有无数弹丸射来,却都被他身上穿着的铠甲挡住,未曾收到丝毫伤势。

    董文蔚只听着那“叮叮咚咚”不断作响的声音,也是感到烦恼,大喝一声:“杀!”

    手中长刀猛地一挥,自有磅礴刀气横扫战场。

    凡刀气所及之处,莫不是口吐鲜血,颓然倒地。

    “又是这厮!”冉琎一时愕然,手中已然挪动枪口,对准此人头颅。

    弹丸应声射出,直射对方。

    岂料,那董文蔚早有准备,只将手中大刀一横,厚实刀背立刻挡住弹丸。

    董文蔚瞥见远处之人,不觉想起之前战斗,身上也是隐隐作疼,大喝道:“好个家伙,就会藏头露尾。爷爷既然来了,还不赶紧现行?”壮硕身体凌空一跃,竟然让人看起来犹如燕子一般轻灵。

    冉琎不觉感到害怕,将手中铳枪收回来,对着旁边士兵喝道:“快跑!”然后翻身一滚,立刻避开了那董文蔚劈来的刀气。

    只是其余士卒却并未及时反应过来,全都被那凌空落下的刀气斩成两半。

    “躲开了?”董文蔚侧目一见,看到冉琎尚且活着,又将手中长刀抬起来,直直指着冉琎,狞笑道:“但是这一次,可没这么幸运了。”刀气再出,却是直接朝着冉琎扫来。

    冉琎身子一时僵住,自知难以抵御这横扫而来的刀气,不觉闭上了双眼。却在这时,于身后却是飞出一人来,正好将这刀气生生击溃。

    “是哥哥!”

    自死神之下逃出来,冉琎松了一口气。

    虽是自董文蔚手下救出冉琎,冉璞却依旧是担心无比,诉道:“还能继续战斗吗?”

    “当然能。”冉琎点点头。

    冉璞回道:“那就好。这一次,我们两个,定要将对方给留下来。”

    董文蔚轻哼一声,道:“哼。就凭你们几个吗?”手中长刀一阵猛挥,搅起阵阵狂风,却是让冉氏兄弟心中紧张,只想要一对眼前之人。

    另一边,汪德臣立于船只之上,遥遥眺望此处战局,不免感觉有些紧张:“没想到这宋军当真还有一手,竟然当做了董文蔚的进攻?”

    “那我们之后又该如何?”汪直臣问道。

    “进攻。”汪德臣沉声说道:“这一次,定要将这钓鱼城给攻下。要不然,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赤凤军虎视眈眈,随时随地都可能过来。

    面对如此紧急军情,他唯有拼上一切力量,好在这坚不可破的钓鱼城之上,硬生生撕开一道口子。

    汪直臣阖首回道:“我明白了。”随后下令身边传令兵挥动令旗,一时间还停留在对岸的剩余船只一起出动,朝着对岸奔去。

    居于钓鱼城之上,王坚和余玠眼见敌人援军再来,亦是感觉有些紧张。

    “看来对方是开始慌张了吗?”看到这一幕,王坚若有所思。

    余玠点点头,回道::“应该如此。毕竟成都府已经被赤凤军给控制住了。可以说,蒙古的后方已经被彻底肃清。而没有了成都持续提供的补给,蒙军也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所以他们才会下定决心,想要将我们击败,夺取钓鱼城吗?”

    成都府变化,他们也早已听闻,也经过了赤凤军的确定,故此也明白眼前这些蒙军为何会如此激烈。

    “若是这样,那我们也不应该继续保留兵力了。让余下诸部也一起上吧。”王坚心思一转,立刻做好了决定,遂对着身边诸将开始吩咐了起来。

    “张钰、王立,你们两个各领三千兵马,前去帮助冉琎、冉璞稳定战局,务必确保前线不失。吕文德,你率领三千水军绕道上游,若是见到我的号令,便立刻率领水军沿江而下,将对方全数歼灭。知道了吗?”

    命令下达,众人齐齐应道:“我等知晓。”

    一个个纷纷自瞭望台之上走下来,开始准备接下来的事宜。

    听罢之后,余玠笑道:“看你这番布置,这次似乎是打算彻底灭掉对方?”

    相较于曾经的那个只能躺在床上的王坚,眼前之人却是精神烁奕、神气十足,毫无任何重伤迹象,明显是恢复了许多。

    自和赤凤军结盟之后,王坚得到萧凤以自身玄力凝练而成的丹药救助之后,也自濒死之中重新痊愈,身体也是恢复了许多,至少不似之前那般虚弱无力,已经可以指挥战斗了。

    王坚点点头,一脸愤恨看着城下蒙军,回道:“我们已经沉寂了太久,是时候让对方知晓我们的厉害了。”死死盯着那已经跨江攻来的蒙军,他却是一刻不曾停歇,唯恐错漏了丝毫的痕迹,招致自身的失败。

    而在此时,汪德臣和汪直臣也率领麾下大军,一起来到了河滩之上,配合着董文蔚一起朝着冉琎、冉璞展开进攻。

    冉氏兄弟只是抵御董文蔚一人已然感到吃力,如今又被汪德臣、汪直臣两人一起进攻,立刻就感觉压力倍增,手下士兵瞬间消失三成,只留下三百余人坚守在沙滩之上,不曾退却。

    眺望远处,汪德臣立刻便看到了正在和董文蔚颤抖着的冉琎、冉璞两人。

    懊恼两人如此顽强,汪德臣一催体内元功,喝道:“就你等这般废物,竟然还敢负隅顽抗?”也不管此举是否卑鄙,朝着那冉璞便是一掌拍去。

    冉璞未曾注意,立刻便被这掌气扫中,口吐鲜血。

    冉琎一时错愕,一口气将铳枪弹丸尽数射出,将那董文蔚阻了一祖,令其无法靠近,之后又是纵身一跃,却是将冉璞抄掠起来,就准备朝着山后退去。

    如今时候敌人势大,非是他们两人所能对抗,只能暂时选择撤退了。

    汪直臣眼见对方已然现出疲惫之色,心中欣喜之下,叫嚷着:“列位,配合我一起将这群家伙彻底灭了。”一跃而起,却是朝着冉琎扑去,想要趁着这个时候,将对方一举歼灭。

    感到劲风临身,冉琎一时愕然,暗道一声“糟糕!”。

    却在这时,于身前却是闪过一人,手中拿着一柄长枪。

    “终于来了吗?”冉琎眼见此人出现,心中一松,露出几分笑意。

    张钰微微一笑,阖首回道:“没错。将军派我们来援助你了。”复有神色狰狞,手中长枪对准那扑来的汪直臣便是直接一搠。

    长枪贯胸,汪直臣毫无反应,脸上依旧带着趁胜追击的喜悦,只是他尚未成功,却被张钰直接给反杀了。

    远处,汪德臣见到这一幕,更是大怒:“不!”

    然,残魂逝去,又岂有挽回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