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八章欺骗
    一回道帐营之后,汪德臣忽的捏紧拳头,却是朝着旁边一锤。

    “咔嚓”一声,立时便将那用来支撑帐营的木头打折,一瞬间整个蒙古包一角立刻倒下一块。

    “哥,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眼见汪德臣脸色赤红,汪直臣赶紧自座椅之上起身,却是走到汪德臣身边,接过其接下来的大衣,然后放在那挂钩之上。

    汪德臣摇摇头,在汪直臣的搀扶下坐在床上,复有苦笑道:“只是一些小事,不用挂怀。”

    “是和术速忽里的争吵吗?”汪直臣一对锐目死死盯着汪德臣,随后幽幽诉道。

    汪德臣神色一愣,复有低头苦笑道:“你知道了?”

    “当然。”汪直臣点点头,又道:“关于此事,早就传遍了整个军中。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借着凝神看着汪德臣,又道:“只是哥哥,你真觉得我们无法攻克钓鱼城吗?”

    被这一问,汪德臣身子瞬间僵硬,沉默良久之后,方才张开口,道:“也不尽是如此。毕竟那云顶山可要比这钓鱼城凶险万分,不是一样被我们给攻克了吗?”

    只是他却忽略了,若无之前十数年持续围攻,令云顶山粮草断绝,如何能够攻下此地?

    “那你觉得我们应该如何行动,才能攻克钓鱼城?”

    汪直臣抿紧嘴唇,却是有些忐忑不安,“要知道那赤凤军已然攻陷成都府,就连云顶山也沦落到他们手中。再过半个月,对方便会攻过来了。”

    关于前线军情,他一直都有关注,所以赤凤军刚有动作,汪直臣立时便知晓整个川蜀状况。

    汪德臣不禁握紧拳头,那赤凤军之强,非是宋军所能媲美,若是这等强军到来,他们纵然不会全军覆没,至少也得脱一层皮。

    到时候,若是蒙古无法借助钓鱼城抵御,亦或者是从此地离开,那便会陷入赤凤军和宋军两面危机的凶险场景之中,这样的话他们可就真的是九死一生了。

    汪德臣沉默了好一会儿,心中却是下了一个决定,然后才对着汪直臣诉道:“放心吧。明日时候,我会亲自督阵,到时候定然会攻克钓鱼城。”

    “我知道了,哥哥。到时候,我也会上阵,助你一起攻克此城。”汪直臣颌首回道。

    汪德臣虽是担心,但将士难免马革裹尸,只好应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既然如此,那你与我,便一起为可汗劈开生路吧。”

    于他来说,将自己自军中提拔出来的蒙哥,便是生命之中的天,是愿意为其献出生命的一切。

    深夜已久,两人自知明日即将引来一场恶战,自然也是吹灭油灯,各自和衣睡了过去。

    等到翌日时候,一阵号角之声,将两人自睡梦之中惊醒。

    帐外传来阵阵脚步声,其中还有一些甲胄交错引起的清脆声音,这些熟悉的声音,自然令汪德臣感觉心中战意十足,遂让汪直臣帮助自己将那锻造而成的重甲穿戴在身。

    这重甲足有数十斤之重,是专门锻造出来,用来抵御铳枪的精铁重甲,寻常士兵莫说是穿戴,便是搬运起来也颇为困难。

    但汪德臣穿着此物,却依旧是神色自若,行走如风。

    取来兵刃,汪德臣自帐营之中走出,却是来到了自己麾下之前。看着眼前众人神色疲倦,身上甲胄已然有不少都出现了洞口,便是手中兵刃,也有不少带着裂痕,显然是经过了一场鏖战。

    看着这些士兵,汪德臣他心中顿时涌出一股不忍,但慈不掌兵,唯今时候唯有竭尽全力,方能击败对方,夺回钓鱼城。

    于是,汪德臣只将手中长枪微微举起,直冲云霄,口中朗声笑道:“各位,我知道尔等已经疲惫不堪,只想要早点回家,和家人团圆,我也一样。但是你们也知道,若非那钓鱼城拦在眼前,我等早已经将这四川彻底占据,然后率领麾下士兵进攻赤凤军,闯入长安城之内,令那妖女只能匍匐在我等胯下,受尽折辱。”

    按照一开始的计划,的确是如此。

    先将川蜀宋军彻底肃清,然后将诺大的川蜀的力量整合起来,配合兀良合台一起围攻赤凤军,令赤凤军首尾难以呼应。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钓鱼城一战宣告了蒙古计划的失败,而如今赤凤军踏足四川,也为整个局面增添了新的变数。

    一切,都在冥冥之中,沿着一条精心策划的道路,走向最终的结局。

    “诛灭赤凤军,誓杀妖女。”

    听到那熟悉的三个字,众人纷纷喝道。

    若论深仇血恨,数番击败蒙军的赤凤军,自然是首当其冲。

    而这些士兵很多的兄弟以及父子,全都命丧于对方手中,听到那赤凤军也终于来此,自然令众人双眼通红,张口便是唾骂不止。

    “没错。诛灭赤凤军,誓杀妖女。”

    汪德臣高声喝道:“但是尔等也知晓。我等连番论战,早已经是疲倦不堪,若是此刻对上赤凤军,断然不是对手。但是,若是我等能够将这钓鱼城控制住,掌握在我等手中,那便可以借着此地地形,将那赤凤军彻底挫败。”

    为了能够让众位士兵听得清清楚楚,汪德臣努力的抬高声音,以求能够让所有人全都听的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底下的众位士兵眼见提及自己的伤心事,不免露出几分戚戚之色,又闻此事竟然和赤凤军有关,不觉又是双眼赤红,却是对赤凤军充满着无比的怨恨,仿佛这赤凤军乃是什么应该被天打雷劈的恶人一样。

    更重要的是,眼前这人竟然给出了相应的解决方式?

    睁大眼睛,众位将士一动不动,看着汪德臣。

    这些日子,他们可着实受苦了,鏖战不曾停歇,吃的也越来越差,就连睡觉都不安生。

    汪德臣眼见众人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自己,虽是感觉手段不是很好,但依旧是高声喝道:“所以此刻,我等定要夺下钓鱼城,诛杀赤凤军。

    一瞬间,众人齐齐喝道。

    “夺下钓鱼城,诛杀赤凤军!”

    “夺下钓鱼城,诛杀赤凤军!”

    “夺下钓鱼城,诛杀赤凤军!”

    置身于此地,耳边所响起的的也是那热血沸腾的高叫声,纵然还有人会生出一丝疑惑来,但是被这狂热的气氛一冲,便再也难以支撑下来,只能随着这如潮如浪的响声,一起发出自己最后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