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六章再议
    钓鱼城。

    自入春以来,这天气就似娃娃脸一样,一时不停的下着连绵细雨,偶然之间,更是刮起老大风声,整个天空都被乌云遮蔽,让人不觉心生懊恼。

    居于帐中,蒙哥不觉愁容满面,却是暗自懊恼着。

    要知道距离当初抵达此地时候,已然过去了半年有余,但现在整个战局还无半分尽展,眼前的钓鱼城始终就似一根鱼刺一样,卡在喉间令人不吐不快。

    这时,门外帷幕却被掀开,一人走入其中。

    “原来是郭侃吗?前方战事如何?”睁开惺忪双眼,蒙哥有些烦躁的将额前头发弄到后面去,以免遮住了目光。

    因为战事许久未有进展,所以他直到这个时候,也未曾理发,所以显得整个人极为颓废。

    郭侃微微摇头,回道:“我已经令汪德臣继续进攻。不过你也知晓,我军目前疲倦无比,只怕这一次,也是徒劳无功。”

    “我明白了。”蒙哥神色立时黯然,透着几分失落。这些日子里,他早已经听厌倦了这些消息。自觉不能这样下去,他又是抬头问道:“那近些日子来,我军军心如何?”战事失利也是常有之事,蒙哥往常领军作战时候,这种困境也不是没有遇到过,但军心若是有失,那整个军队便会彻底崩溃。

    “有大汗坐镇。众位将士虽是有些担心,但也无惧。”郭侃点点头,勉强露出了一些笑容来。

    蒙哥稍感舒心,回道:“那边好。”

    “对了大汗。我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向你禀告。”眼见蒙哥宽心下来,郭侃思考了一会儿,复有露出几分决绝来,然后便张口诉道:“就在昨日时候,国师八思巴抵达此地,说是有要紧事情禀报大汗。却不知大汗是否愿意接见?”

    蒙哥眉梢微动,心中不觉起了困惑,诉道:“既然是国师的话,那自然要见上一见。”

    那八思巴他自然也认得,彼时和全真教众位道士争辩时候,便是此人一锤定音,直接将全真教众位教士彻底打翻在地,更在接下来之中,彻底铲除了全真教在北地的所有势力,令对方不得不南逃,投入了赤凤军麾下。

    话甫落,八思巴已然缓步踏入帐中。

    他见到郭侃、蒙哥两人正襟危坐,立时稽首回道:“贫僧八思巴,这厢拜见可汗、郭将军。”

    “国师。你与我也是多年好友。当初时候,若非你襄助,我如何能够坐上这个位置?”蒙哥摇头笑道:“所以你也莫要谦虚,若是有什么需要,我若是能够满足的,自然会竭尽全力的。”

    八思巴自是面带慈悲之色,笑道:“那贫僧多谢可汗了。只是贫僧有亏,只怕是难以承接如此厚爱。”

    “有亏?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蒙哥心中诧异,自然问道。

    声,这才回道:“当初承蒙可汗不弃,曾令我护守成都府之地,好确保能够为我军提供充足的粮饷。但贫僧无能为力,却是叫那赤凤军将此地夺了去。此番前来,非是领功,而是赔罪的。”

    “什么?”

    蒙哥一时大惊,立时从座椅之上跳了起来。

    郭侃亦是双眉皱紧,连忙问道:“我也知晓,那成都府乃是纽磷驻守。而他为昔日大皇子之侍卫,一身武艺韬略,皆是人中之龙。为何那成都府,竟然被赤凤军给夺了?”话语之中,分明带着不可置信。

    八思巴回道:“说来惭愧。昔日时候,我等虽是派遣大军,将成都府控制在我等手中,但却让昔日四川制置使蒲择之逃了去。为了搜寻此人身份下落,我等也曾耗尽功夫,只求能够寻到此人。但是谁想到,那厮竟然投入了赤凤军麾下,更是靠着昔日密道闯入云顶山之上,将整个山城重新夺回。”

    “哦?没想到这人竟然还未死?”郭侃一时惊讶,显然也被这消息给吓住了。

    那云顶山他也曾经过去瞧了瞧,知晓此地地仙险要、山势陡峭,便是多上十余倍的实力,也未必能够攻破对方的防御体系。

    然而今日消息,却令他顿时讶然,浑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蒙哥亦感懊恼,口中念念有词::“若是这样,那整个成都府,岂不就彻底属于赤凤军的吗?”

    “没错。可汗。”八思巴微微颌首,自觉自己无法辩驳,只好不断的念诵着佛经。

    蒙哥深吸一口气,忽的将手一扫,竟然将餐桌之上的酒食全数扫到地上,高喝道:“都这种状况了,咱们还有时间在这里继续吃喝玩乐?先前对方未曾动弹,我等倒也罢了,但如今对方已然攻克成都府,那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我们。到时候我等两面对抗赤凤军和宋军,你觉得对抗?”这语气,却是含着无比的悲愤。

    对于这种日子,他实在是受够了,只想着能够发泄心里面的悲怆。

    八思巴、郭侃站在一边,却是是也不是,不是也是,浑然不知究竟应该如何应对。

    如眼前的模样,蒙哥实在是经历了太多了。

    郭侃亦是感觉有些棘手,回道:“仅凭我等实力,若是单独对抗赤凤军亦或者是宋军,那倒是绰绰有余。但他们两军若是联合起来,那我等不死也得脱层皮。”

    “那你可有方法?”八思巴又是问道。

    郭侃稍微皱紧眉梢,想了一会儿,方才诉道:“若要达到这个目的,也只有两个方法。一者,便是趁着这个时候,彻底攻陷钓鱼城。但是钓鱼城防御完善,一时半会儿的,只怕难以攻破。二者,那就只好收拾收拾行李,自此地离离开了。”

    “钓鱼城且不说。但是那转移一事,也是足以令人头疼的。”蒙哥听到这两个方案,一时间也是颇为懊恼,回道:“要知道我等如今位于川蜀深处,距离蒙古诸部尚有千里之遥。若要自敌人之中保住麾下军队,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郭侃继续诉道:“但若是继续呆在这里,那被赤凤军歼灭,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毕竟这赤凤军,可是在这川蜀之中名声旺盛,其军中士兵多数乃是川人构成,先天上便占据相当的优势。”

    他也曾谈听过赤凤军内部之事,知晓赤凤军之中,士兵多数有北人以及川人构成。

    毕竟谁都知晓,在这乱世之中,若是想要求的生存,那就只有投入他人麾下,才能够保全性命。

    然而宋朝之前却曾经和那金朝缔结契约,承诺所有南下北人一律不许接受,历经百年之后宋朝于北人眼中,早已经失去了中华正朔的念想,转而投入了赤凤军麾下。

    也正是得益于这些人,赤凤军方才迎来了一个大发展的时候。

    “看来就算是要离开此地,也要好好的准备一番吗?”蒙哥扬声一叹,神色颇为萧索。

    自上位开始,他眼见诸位将士兴高采烈,以为这便是扩大疆土,建立不世伟业的时候。但现世却终究太过残忍,还是令蒙哥体验到了什么才叫做勇气,以及什么才叫做顽强。

    郭侃颌首道:“而且便是要离开,也绝非如此。否则对方看出我等伎俩,只怕会奋起直追。所以依我之间,最好还是在这个时候继续维持进攻,以令对方以为危机临头无暇他顾,如此一来才能够自此地顺利逃出。”

    他却是经验丰富,知晓若是贸然宣布撤退的话,定然会令整个军心彻底崩溃,进而给别人制造出绝佳的机会。

    历史上,因为撤退而彻底崩溃的军队,可是数不胜数。

    蒙哥稍微想了一下,自然也知晓郭侃用心良苦,遂嘱咐道:“那此事便全交由你来负责。”

    “您放心吧可汗。这一次我定然不会让你失望。”郭侃心中欢喜,立时应了下来。

    蒙哥朗声笑道:“那是自然。只不过,你可不能因为太过操劳,以至于弄坏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这是自然!”

    郭侃应了一声,旋即抽身离开,开始准备之后事情。

    当然,关于这些事情他可不敢贸然传递到军中,不然被那群士兵听了之后,少不得会闹出一番动静,甚至会直接导致军队崩盘。

    八思巴自知若非自己防守不力,如何能叫赤凤军攻下成都府,顺利登录云顶山呢?

    他想及此事,也不免感觉羞愧,虽对蒙哥央求道:“如今军中死伤枕籍,不如让我也前去治疗,以免的他们会痛苦万分,如何?”

    “那好。那这厢,就有劳您了。”蒙哥点点头,算是首肯了。

    等到两人离开之后,蒙哥这才一屁股栽倒在地上,心中暗暗想着:“那赤凤军当真厉害,不仅仅自一诞生时候,便在众人围剿之下蓬勃生长,如今时候竟然还占据了汉中一带,甚至试图染指川蜀一代。不得不说,那妖女还当真有些手段。而我若是不提高警惕的话,只怕随时随地都会被对方逐出去。”

    对赤凤军所打出的旗号,蒙哥并不陌生,甚至因为自己身份问题,还特意去了解了一番。

    而这一看,他也晓得了自己的对手究竟是如何厉害,又是如何将自己困在这里。

    …………

    另一边,郭侃、八思巴各自退下,也重新来到军中。

    正逢此刻,那汪德臣率军败退下来,脸上依旧满是怨气,很显然对之前的战况并不是多么满意。正在路上,却是劈面遇到一人,正是术速忽里,还有诸王末哥、曳剌秃鲁雄三人迎面走来。

    “哦?这不是尊贵的汪将军吗?今日里,怎生这般模样?莫不是又打败仗了?”术速忽里一见汪德臣,忍不住立刻讥讽道。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立刻便挑起了汪德臣心中怒焰,张口,骂道:“纵然是败仗,但我也曾上阵杀敌,总比尔等蜷缩于军营之中要好得多。你这厮,不过是一介懦弱之徒,只配藏在你妈妈的裙下。”

    术速忽里也是被惹恼了,立时反驳道:“所以我等就应当如你这般模样,败仗而回吗?若是战胜对方倒也罢了,而你也不过是区区一介手下败将,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猖狂?”

    “很好。那不如来做上一场,如何?”汪德臣也被惹出性子来,梗着脖子便是叫嚷了起来。

    一时间,双方立时就展开对峙,彼此看着对方,皆是带着不悦之色。

    恰逢此刻,远处正欲寻找汪德臣的郭侃却是看到眼前一幕。

    他顿时面露恼怒,喝道:“你们两人,在做什么呢?”

    这一喝,立时就将术速忽里还有汪德臣两人纷纷退开,以免招惹到了郭侃。

    毕竟郭侃此人貌似随和,但却自有手段,对于违反军纪之人向来严苛,绝不容许有军营互殴事情发生。若是见到两人开战,少不得以儆效尤,直接将两人关禁闭。

    他们两人一想到郭侃手段,具是浑身颤抖,旋即挺直身子,回道:“启禀将军。我等正在商讨事情,只因为言谈有些激烈,方才争吵了起来。”

    “哼!谅你们也不敢。”轻哼一声,郭侃一脸凝重看着两人,复有问道:“对于眼下军情,你等又有什么看法?”

    眼下钓鱼城吃吃未曾攻下,而远处赤凤军也已然控制住成都府,就准备展开攻击,到时候两军夹攻之下,他们若是还没有做出决定,那便当真会全军覆没。

    汪德臣神色一愣,露出几分苦恼来,笑道:“将军。你也不是不知晓,我不过是一介粗人,如何能够指点江山?不过只要您告诉我,我定然一马当先,绝不推辞。”

    他却并非当真乃是一介粗人,只是也隐隐间瞧出此刻情况,所以也不便表态罢了。

    但是那术速忽里却是眉梢紧皱,复有诉道:“将军。依我之间,我们在这里消耗了太多的时间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郭侃心思一动,继续问道。

    汪德臣的回答不切实际,并无多少指点意义,所以郭侃倒是想要看看这位术速忽里,又是准备弄出个什么东西来。

    术速忽里深吸一口气,立时回道:“其实依我之意,我等不如绕开此城,直击长江之地。到时候便能够配合兀良合台攻击襄阳。而襄阳若是到手,我等便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沿江而下,彻底攻灭南朝。如此江南唾手可得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