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五章云顶山之战 3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这样子?”

    纽磷却未将话听了去,却是陷入了自己的梦魇之内,高声咆哮着。

    随后似是想起什么,他复有抬头看向了萧凤,目中瞬间赤红,喝道:“肯定是你这厮搞的鬼。既然如此,那唯有杀了你,方能消我心头之恨。”长声一喝,躯体之中顿时涌出宏大冰气,周遭百丈之内,一时宛如踏入冰山之中,无论是青草、树木,亦或者是那士兵,皆被这冰气侵入体内,冻成了冰棍。

    “嗯?没想到竟然是自废功体?”见到眼前一幕,萧凤这才微微皱眉。

    对于眼前一幕,她却是并不吃惊。

    凡地仙者,纵然是重伤垂危,依旧可以豁尽体内生命之力,将自身玄通之力催逼极限,竟然和眼前劲敌对阵。

    昔日时候,萧凤于静海一战之中所引动的足以对抗四位地仙的“凤凰涅槃末世劫!”,便是同样理由。故此,萧凤始终不敢将对方逼至极限,以免对方因为陷入困境之中,自毁功体好和对方对阵。

    但是没想到,纽磷竟然是在刻骨仇恨之中,消去了对萧凤的畏惧。

    “千狼孤啸。给我杀!”

    刹那间,万千冰气化作群狼,一个个绵延无尽,也不知晓究竟有多少。

    其后,群狼一起朝天咆哮,啸声直窜云霄,震散无数白云,便是远处云朵,竟然也为之所扼,难以踏入其中。

    萧凤眼见这一幕,也是不觉露出几分害怕神色,只是却并非是因为自己,反而是担心这寒气若是继续扩散下去,只怕会伤到了自己的战士。

    心念一动,萧凤双手结印,万千赤芒再度现世,一个个却似太阳一样,悬于身形之前。

    这赤芒自然释放出无匹赤力,凡是冲来的雪狼,莫不是被这赤力一扫,便整个分崩解析,却是就连一秒都维持不了。

    见到这一幕,纽磷顿时感觉紧张,双手又是催动玄力,喝道:“贪狼噬天!”听闻号令,剩余群狼纷纷涌入一处,竟然是融合为一,不过是短短时间,群狼已然消失,只剩下一条巨狼,傲然立于纽磷之前。

    “昂!”

    这一声咆哮,尽显出巨狼傲视群伦的风姿。

    “又是这该死的贪狼?”

    萧凤一时讶然,不免露出几分不满了。

    当初静海一战,她可是着实受到了不少的怨气。但不满归不满,若教对方让这家伙于军中肆掠,那她此番又是如何来到这云顶山之上?

    沉声一喝,萧凤也是一般催动全身真元,刹那间赤芒再度现身,却是于身后现出一尊法相。这法相甫一现世,立时便将周遭尘土尽数摄起,旋即于身前之处,却是形成了一堵墙。随后,更有无数烈焰吐出,却是全数吐到这城墙之上,稍待一会儿便将这城墙彻底烧结在一起,黝黑无比好似那锆石一样,甚是坚硬无比,任他何等手段,都决计无法摧毁。

    那巨狼也如约而至,一张巨口咬住城墙,虽是四肢连连摆动,在城墙之上刮下无数碎屑,但却始终无法突破城墙。

    萧凤轻哼一声,蔑笑道:“看来你不过如此,莫非当真以为凭借着这些东西,便能够抵挡我?”双掌猛地一推,那城墙当空一晃,却是缓缓地朝着纽磷之地落下。

    这城墙足有上千多吨,若是当真落下来,非得将纽磷给砸的头破血流不成。

    纽磷自是害怕,连连催动剩余玄力,意图将这城墙抵住。

    但两者差距实在太大,他终究还是无法抵御萧凤神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城墙朝着自己的头颅砸下来,而自己毫无任何胜算。

    恰逢此刻,远处忽来一道金色巨掌,“轰隆”一声便砸在了城墙之上。

    被这一阻,纽磷立时得到一丝喘息,当机自城墙之下逃出生天。

    “谁?”

    萧凤见到眼前一幕,不觉感到恼怒无比,复有侧目看向远处,便见一道金光直接闯到自己眼前。

    她处于本能,随手一拍,赤芒飞射之下,立时便将那护体金光彻底打碎,却是露出里面的人来:“是八思巴?这家伙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那人也没兴趣对抗萧月,只是直接来到了纽磷身边,随后带着此人化作一道遁光,自此地消失。

    萧凤一时错愕,叫了一声:“就这么走了?”

    没错,走了,而且走得特别迅速。

    此刻,云顶山之上的战事也已结束。而经过众人齐心协力,也终于将这云顶上掌握在赤凤军手中。

    自天上落下之后,萧凤且见眼前之人莫不是个个带伤,心中哀怜之下,只将手轻轻一挥,无数赤芒簌然而出,立时便纳入众位士兵身体之内。对萧凤清净琉璃焰之事,他们知之甚详,自然庆幸能够得到治疗,让自己的伤口重新愈合起来。

    那蒲择之亦是快步而上,对着萧凤长辑一身,诉道:“此番若非得晋王襄助,只怕我若是想要彻底夺回此地,是不可能有希望了。”

    “先生客气了。”萧凤背负双手,朗声回道:“此番攻克此地,全耐蒲先生提供的资料,以及诸位将士戮力所制,萧某又岂敢擅自居功?”复有有些懊恼,回道:“更何况我更不曾击杀纽磷,让他被一道金光所救。却是此次战役之中的一桩憾事。”

    听到这话,众人一时惊怒,却道:“纽磷他被救了?这怎么可能?”眸中自然透着不可思议。

    “金光?若是这般看来,那救走他的,莫非便是西藏密宗八思巴了?”蒲择之想起先前看到了金光,立时便想起先前威胁自己的那人,神色顿时透着愠怒。

    当初时候,那八思巴可是曾经意图伤害自己。

    而若非萧月挺身而出,只怕他早就命丧黄泉,如何还能够站在这里?

    “应当是了。”萧凤想了想,回道:“不过纵然被他救走纽磷,那纽磷也已经自废功体,便是重新活下来,也毫无任何威胁。”

    张彻听了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回道:“既然那厮已经死了,那以后他也断然无法对我等造成威胁。”毕竟这纽磷声望颇高,更兼修为非凡。

    若是他逃出去,然后重新将部队集结起来,只怕又是一桩麻烦事。

    但他既然功体尽废,若要重新恢复,少说也得数年功夫,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