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二章密道
    “这个,自然是我此行的目的。”

    尚未等蒲择之回答,于堂中却是走出一人,正是萧月。

    紧随其后,萧凤亦是缓步踱出,看见两人面容沮丧,不觉摇摇头,问道:“失败了吗?”

    张彻眼见萧凤问及此事,露出羞愧神色,俯下头无奈回道:“是的。那云顶山太过坚硬,其防御体系多是依靠山势而成,便是我等动用火炮,也难以摧毁那些防御工事。若要攻破云顶山,只怕需要另寻方法。”

    “另寻方法?你是说断粮吗?”萧凤略有沉思。

    正在这时,那蒲择之却是张口诉道:“断粮断水虽是可行。但此法却需甚长时间,才有可能奏效。因为我在当初修建云顶山时候,便曾经在其中修建有偌大仓库,专门用来储备附近农庄收集的粮草。而且山上更有蓄水池,可以将平日里下的积水蓄积起来,供人饮用。若当真要攻破此城,非得要花费十年功夫,才有可能。”

    “十年?这么长?”

    张彻、段峰两人一时错愕,对此也颇感诧异。

    蒲择之点点头,肯定道:“没错,十年时间。”

    “但是你们也应当明白,我们是等不了十年功夫的。”萧凤张口诉道。

    那蒙古主力早已经知晓此地情形,只是因为麾下军队太过庞大,短时间内想要掉转方向,实在是困难重重,但对方若是调转过来,赤凤军便只能一如曾经在中原上演的一幕一样,只能让放任对方重新占领整个川蜀一代。

    届时若是蒙古控制川蜀一带,那赤凤军便有可能腹背受敌,陷入重重危机之中。

    这种状况,萧凤是断然不允许出现的。

    蒲择之稍微思考一下,旋即下定了决心之后,这才沉声说道:“但是若是经由一条密道,却可以踏入云顶山之中。”

    “密道?那不知你可否告诉我们?”

    张彻、段峰两人顿感心花怒放,两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蒲择之,想要知晓那密道究竟为何。

    若是知晓那密道的话,那他们便可以经由这密道闯入山城之中,将整个山城彻底控制在赤凤军手中。更重要的是,赤凤军麾下将士,也可以因此而减少损失,更不至于损失那么多的将士。

    萧凤亦是对着蒲择之俯首一拜,请求道:“若是先生以为可以,不知可否助我等攻破此城?”

    “嗯。晋王要求,在下岂敢不从?”蒲择之微微阖首,随后就缓声回道:“当初我在修建云顶山时候,曾经因为修建材料难以搬运,而一度陷入迟滞之中!后来幸亏有冉琎、冉璞两人相助,方才令云顶城顺利建成。”

    “哦?那当时你们是如何解决的?”张彻连忙问道。

    他曾经率领大军进攻云顶山,自然知晓这云顶山山势陡峭,四周皆是悬崖峭壁,若要将材料运上去,可以说是万般艰难。

    正是因此,他才对当初冉琎、冉璞两人究竟是采取什么方式,方才修成这偌大山城而感到好奇。

    萧月、萧凤亦是盯着,蒲择之欲要知晓此中关窍。

    “说到此事,那冉琎、冉璞两位兄弟当真是巧夺天工。他们竟然想到了利用石井,进行搬运。”蒲择之想到当初修筑云顶城时候的样子,却是罕见的升起了一些怀念。

    张彻顿感困惑,又是问道:“石井?敢问他们两人,又是如何运输材料的?”

    蒲择之这才诉道:“你们应当知晓渴乌吧!”

    “当然知晓。”众人齐齐点头,回道。

    渴乌,乃是东汉时候就被发明出来的,能够将低洼处的水吸收,然后灌溉给高处农田的一种汲水用工具。

    对此,众人自然是熟悉无

    蒲择之立时回道:“当初时候他们两人便是采取此法,将建造所需的材料,输送到山城顶上的。”

    “哦?那这方法,当真是令人叹为观止。”萧凤也是颇为惊讶,又是问道。

    蒲择之点点头,慢慢解释道:“一开始,他们两人在山顶之上选择适当的位置,然后在此地开凿竖井。竖井约有二十来丈,却是通往山下的一处深潭。这深潭自有三丈深,其强大的水压,足可将水压到山上。而我们也正是借助这条竖井,利用水流浮力将建造用的木材石料运至山顶上的。”

    待到说完之后,众人已经是无比吃惊,莫不是被这壮举所震慑。

    “所以说,若是咱们能够潜入石井,便能够顺利攻克云顶山?”张彻想到这里,眼中顿时当初光芒。

    蒲择之摇摇头,却是罕见的透着一丝愠怒:“也不一定。”

    “为何?”萧凤问道。

    蒲择之无奈笑笑,脸上皆是苦涩:“实不相瞒。当初此城陷落,便是因为那蒙军自这密道潜入城中所致。”

    “原来是这样?”张彻略有失望。

    既然对方经由此地攻入云顶山,那对方定然会在此地部署重兵,以免有人趁机闯入城中。

    蒲择之一脸懊恼,解释道:“没错。要知道此地密道本来仅限于几人知晓,故此在往常时候,这云顶山一直都没有被攻破。但是谁知道那杨大渊竟然投入敌军,进而将这机密泄露给对方。否则,我如何会招致失败?”

    目光之中,他仿佛又回到当初云顶山破灭场景。

    那一个个躺到在敌人刀斧之下的尸体,还有那充满痛苦的凄厉之声,令他每天晚上都会惊醒,甚至于直到现在,也未曾真正的原谅自己。

    “虽是如此,但终究也是一个方法。”萧凤对着众人说道:“而且对方兵力有限。若是我们能够兵分三路,则到时候对方定然会疲于奔命。而我们也正好这个时候发起进攻,一举夺下云顶山。”

    “三路?莫得这次主公你打算亲自出手?”萧月略有诧异,问道。

    萧凤微微阖首,回道:“没错。三路。一者可自原来山路继续进攻,以求吸引敌人注意力;一者可自石井发起进攻,进而摧毁对方内部。而最后一支,则由我亲自出手,将那纽磷引出云顶山,到时候好方便你们行动。要知道,我们已经在这里耗费了太多时间,现在已经不是继续拖延下去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