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二十章败退
    身形一动,梵音再起,背后佛像再展能为。

    “一步生莲,佛问珈蓝。”虽是面临逼身剑气,八思巴却犹有自信。

    只见他立身之地,朵朵莲花徐徐绽开,异香扑鼻、迷人心智,勾起心中无尽**,令人徘徊在极乐世界之内,莲花更是似缓实急旋转起来,令那莲叶宛如利刀一般,搅动周遭空气,令其生成恐怖风刃,凡周遭三丈之内,尽成生命摧残之象。

    知晓此地凶险,萧月又岂肯轻易涉险?

    “万剑横空碎星辰!”

    一念之间,极招登时上手。

    只见萧月屏住呼吸,剑心催动之下,周遭尘土为之惊动,却是纷纷聚合,化作锋锐利剑,一柄柄尽数悬于长空,宛如星辰一般,令方圆百丈之内,皆被这万千长剑所罩。

    如今时候,无需遮掩修为,自然要比当初对阵赵柄时候狂暴数十倍有余。

    “杀!”

    一声令下,长剑簌然落下,数朵莲花未曾谨守得住,登时破碎。

    眼见这一幕,八思巴立时惊起,口中梵音更甚三分,于地面之上再涌万千莲花,莲花彼此勾连一起,却是欲要将这漫天剑阵尽数挡住。

    却在此刻,远处一道剑芒簌然而来,轰然一身正好自右后方薄弱之处闯过层层莲阵,打在佛陀之上。

    受这一击,佛陀身上佛光微微一闪,却是露出不稳之象。

    法相受挫,八思巴身心又感,顿感内府一阵晃动,口中沁出一丝血丝,暗道:“糟糕。”双目一转,却见远处一道倩影又是破空袭来,正是那萧月。

    “先以剑阵牵制我,然后在伺机偷袭吗?”

    心思觑定,八思巴登时晓得萧月机谋。

    这“万剑横空碎星辰”何其了得,若是常人陷入其中,非得被这轮番剑光生生磨死。

    但八思巴修有如来法相,只要立于一地,便可以催动法相,形成一方佛国,管他外面有什么状况,尽可以坐视旁观,自然不惧这宏大剑阵。

    萧月自然也知晓这一点,故此便以剑阵为牵制,而自己则是从催动湛卢,伺机而攻。

    她这全力一击,非是剑阵所及,自然足以摧破莲阵,伤及法相本体。

    笃定注意,八思巴故作不知,反倒佯装受创,令左侧之处露出一丝空隙来。

    “浮光掠影星辰斩。”萧月立时觑准此地,心中一喜之下,再度催动心中剑心,万千剑芒护住身形,其余剑芒凝于湛卢之上,一瞬间身形恰如流星划过,霎时来到八思巴身前。

    “杀!”

    逼身杀意,裹挟无边剑气,立时撞在法相之上。

    受这一击,八思巴更感胸腔之处,火烧火燎的,但他早有准备,法相随心,登时运起无边掌气,朝着萧月猛地一拍。

    萧月虽有提防,但对方这一招乃是含恨一击,自然难以躲避,只能强撑身体,硬生生受了这一招,一瞬间身形再退数百丈之外,拭去嘴角血渍,心中暗暗惊讶:“这厮倒也厉害,竟然能够绝地反击?看来之前,我还是大意了。”八思巴这一掌,自然裹挟无边佛力,令她感觉内府受创,却是首次受创。

    远处,八思巴虽是勉力撑下,但两次受创已然令他感觉佛躯不稳,若要继续鏖战下去,只怕不行。

    登时借着这个时候,身作佛光自此地直接遁走。

    只是此番诛杀蒲择之,彻底铲除宋军余孽的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

    “走了吗?”萧月眼见对方离去,稍微感觉有些安稳,复有走到远处,却是对着蒲择之俯身一拜:“此番战斗惊扰到了你实在是抱歉了。只是你也知晓,经此一役之后,此地算是彻底暴露。你若继续留在这里,只怕难保对方不会寻来。却不知晓你日后有何打算?”

    “今日得萧主事相救,蒲某这厢谢过了。”蒲择之苦涩一笑,复有抬头看了看远处石屋,于石屋之内自然有他所保护的人儿,稍作思考之后回道:“只是能否给我一段时间?等到将这些人安顿之后,我自然会出山,助你等驱除蒙军。”诉完之后,带着几分恳求,看着萧月央求道:“可以吗?”

    萧月微微颌首,回道:“自然可以。”

    那八思巴已经被赶走,便是南清等人也被彻底剿灭,可以说整个事件算是彻底的结束了,而且还完成的相当漂亮。

    只是美中不足,那八思巴却是逃了。

    而远处秦长卿、甘润等人战斗也宣告终结。

    收起铳枪,秦长卿对着身边将士吩咐道:“此地已经结束,我们先回去吧。”

    但那甘润却有些伤感,暗道:“他们,真的背叛了吗?”知道先前时候,他尚且存有疑惑,以至于秦长卿决定击杀南清等人时候,有了一丝迟疑。

    这一迟疑,险些就被南清等人逃走。

    幸亏萧月当机立断,直接一剑斩杀南清等人,不然还未必能够将这群人給留下来呢。

    “当然。”秦长卿点点头,有些愠怒的看了甘润一眼:“而且你也见识到了对方在食物之中下的醉观音了。证据如此确凿,难道你还有所怀疑?”

    “不是。只是我毕竟和他们共事良久,如今突然见到他们竟然舍弃官位,投入了蒙古麾下,自然让我感到有些难受。”甘润摇摇头,连忙否决道,只是看着眼前这些尸体,却是有些伤怀。

    毕竟这些人,可都是他曾经的兄弟。

    “不管如何。他们都已经死了,继续伤感也没用。我们还是快些打扫完战场,回去呢。”秦长卿嘱咐道,“要知道蒲择之那里虽是有萧主事助阵,但若是有个万一,终究还是不好的。”

    一行人一起忙碌起来,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然后将这些尸体全都填入其中。

    这些人终究也是宋军,就算对方犯下大错投入敌营之中,但念在同事一场,自然不能让这些人暴尸荒野,尸骨被豺狼吞噬。

    处理好之后,一行人走到了萧月所在之地。

    看见这一幕,甘润立时一惊,叹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变成这般模样?”

    整个地面宛如豆腐一样,到处都是深不见底的裂痕,令人瞧起来就像是行走在一个即将崩溃的石盘之上,稍不注意整个地面就会彻底崩溃,将上面行走的人儿也一起吞没。

    秦长卿也见到远处萧月,立时走上前来,禀告道:“启禀主事,那些残党已经被全数剿灭,而我军无一伤亡。只是接下来,我等又该如何?”

    “你们做的不错。”萧月笑着回道:“而且蒲择之也应允下来,愿意随我等一起出山。目前主公正在筹谋攻下成都,而我等也不能继续拖延,也是时候展开行动,收复被蒙古攻下的城池了。”

    蒲择之亦是回道:“没错。那蒙古凶残成性,若是任有他们继续猖狂,只怕整个四川,皆要被其尽数杀绝。如今时候,我等只有众志一心,方能彻底击败对方。”

    于今时候,他也知晓自己就算是继续隐退,也断然不可能避开战祸,唯有将那蒙古彻底逐出四川,方能令天下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