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九章真正的面目
    一却在此刻,远处一道锐利剑芒破空袭来,“砰”的一声,“卍”字佛印应声破碎。

    定眼望去,立见一柄漆黑长剑陡然显形,宛如黑洞一般,将两人切割开来。

    “怎么回事?”八思巴登时诧异,旋即想起一人过来,立时抬头,随即便见月华之下,一人恰似翩翩仙子,傲然落于长剑之上。

    “是你!”

    这一句透着诧异,更透着恼怒,只因为眼前之人,正是八思巴本不愿见到的那人。

    “你很惊讶吗?”

    一声轻笑,却是透着嘲讽,更令八思巴脸色难堪,透着不甘。

    毕竟,他只差一步便能够击杀蒲择之,但事态发展却总是让人吃惊。

    另一边,蒲择之却是庆幸不已,俯身一拜,致谢道:“多谢萧姑娘出手援助,要不然我只怕当真就要死在对方手中了!”

    “此番前来此地,本就是为了拯救忠良,铲除奸佞。而今日见到此地有妖僧肆虐,又岂有坐视不理的可能?”长笑一声,萧月话中尽展潇洒之态,只是一对锐目,却是死死盯着八思巴,其中自然透着无比恨意。

    往昔之景尽数涌入脑中,却令萧月倍感懊恼,当初她父亲为妖僧杨琏真珈所害,便令她对西藏密宗充满怨恨,今时今日见到这萨迦寺主持,自然是充满无比恨意,立时宣告道:“至于你?今日,唯有灭了你,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话音之中,字字皆杀,只为一了昔日因果。

    八思巴也感惊诧,又问:“哦?我本以为你们已经被醉观音所困,但看你之神色,却似是未曾中毒。这般看来,只怕尔等早就看出了南清他们了?”

    “自然。毕竟那南清貌似机灵,但心中既然有鬼,又怎么可能掩饰住?他与你之间的联系,早就在我等掌握之中。至于那醉观音?我等更是不曾服用。既然不曾服用,又何来中毒的可能?”萧月解释道,复有狞笑一声:“至于他们几个?莫非以为得你施以神行之法,便能够逃出生天吗?若我所料没错,他们现在只怕已经变成了一堆尸体了吧。”

    八思巴顿感一滞,复有凝神感应散出玄力,旋即就发现于远处丛林之中,那南清、崔志等人莫不是躺在地上,身上布满枪弹,绝无丝毫气息。

    这模样,明显便是赤凤军所为!

    “这么说来,你们之所以装作中毒,也只是为了以此为诱饵,将我引诱出来吗?”微微一叹,八思巴对这场景并无多少意外。

    他所加持的神行之法固然行动速度惊人,但因为乃是外力加持,实在是难以改变方向,更无提升自身战斗力的可能。

    若是被人设伏的话,一样会死亡。

    很显然,这么一群人便是闯入了赤凤军部下的陷阱之内,以至于全军覆没的。

    萧月应道:“当然。而今日时候,便是你的死期!”

    “死期”二字刚一出口,萧月已然腾身而起,足下湛卢簌然而起,旋即落入手中。

    随后,萧月身形骤删,瞬间杀向八思巴。

    八思巴眼见剑气锐利,非是寻常手段所能抵御,立时沉声一喝,一身佛光陡放无边光彩,周遭星辰之光亦是璀璨夺目,万千金芒一起现身,却是想要将萧月生生困住。

    面对这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萧月一催手中湛卢,万千剑芒自湛卢之内油然而生,却似蚕蛹一般,将周身完全包裹起来。

    剑芒锐利难挡,立时将金光抵住。

    其后,剑芒汇聚如一,旋即冲天而起,立时将眼前金光尽数冲破,直入九霄之中。

    “明剑争辉月华落!”

    昔日扫荡尸瘟之招登时上手,万千剑气再度汇聚一处,却似一轮明月一般,转眼悬于天穹之上。

    一时间双月争辉,群星无光。

    随即,千万月华簌然落下,悬于空中的无数金光再也难以绽放光彩,就此消散逝去,留下一片荡荡天空。

    八思巴一时惊愕,暗道:“好强的剑气,竟然破了我的掌中佛国?”

    他自修成掌中佛国之后,向来都是横行一时,手下更无任何可以对抗的对手,然而眼下时候,自己得意之招却败于一介女子之手,却令八思巴恼羞成怒,意欲重夺之前光辉。

    “妖女!就凭你这鬼蜮伎俩,竟然敢和我密宗神通抗衡?如来降魔,佛怒金莲。”高声一喝,八思巴再度催动一身佛力,宏达掌劲尽纳掌中,随后朝天一拍。

    这一掌,却似将莫大苍穹尽数纳入其中,便是那满天星辰、天地日月,也要为之臣服。

    受此影响,天穹明月立时便有摇摇欲坠之像,以至于萧月亦是感觉自己也要被天上扯落下来,便是她身前明月亦是摇摇欲坠,随时随地都可能跌落下来。

    “这厮实力倒是惊人。难怪敢孤身一人来到此地。”暗暗惊讶,萧月亦感自己难以招架。

    此刻,眼前明月却是“喀喇”一声,宛如玻璃一般,露出许多裂纹出来。

    “下来!”

    一声沉喝,八思巴再度催动全身力量,一时间天空皎月裂纹却似蛛网一样继续扩大,等到“咔嚓”一声,竟然是被直接崩断一角。

    受这一击,皎月月华立时减半,却是再也难以压住佛光圣氛。

    八思巴一时惊喜,笑道:“妖女。还不快些束手就擒,也免得这一身皮囊,沦入风尘之中。”

    言谈中虽是有些隐晦,但也尽显其心中鄙夷,甚至将萧月和那妓院之中的风尘女子相比。

    这般话儿,又岂能让萧月俯首?

    却见她朗声笑道:“妄你一身佛门手段,原来却是这般淫僧妖徒。既然如此,那你又何等何能,竟然在我面前猖狂?”

    心念一动,萧月竟然直接将身前皎月彻底蹦碎,一片片碎片蕴含莫大能量,更是锋芒毕露,绝不亚于寻常剑芒,其后更是顺应对方掌势一路而下,直接朝着那八思巴射去。

    八思巴未曾防备,立刻便被这利芒戳中,虽是在刹那之间运转护身之术,但任就有漏网之鱼,令他初次受伤。

    “好个妖女,竟然伤到我了?既然如此,那就更留你不得。”恶狠狠的看着萧月,八思巴终于扒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藏在庄严神圣和佛像之下真正的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