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七章毒计 2
    在两人弹压之下,此事很快压了下去。

    但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本来充满欢歌笑语的篝火晚会,却是因此而令人压抑了许多。

    萧月自感有些古怪,于是便向

    秦长卿示意,秦长卿立时了然于心,遂找了一个由头退下,来到了萧月身边。

    “对于之前之事,你有何看法?”萧月问道。

    秦长卿回道:“按照主事意思,莫不是怀疑此事有古怪?”

    “没错。你也知晓,那任志平乃是我等找寻的向导,和我们并无干系。而他之前不曾下毒,却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下毒,你不觉得奇怪吗?”萧月诉道。

    秦长卿阖首回道:“若是这般想来,那人的确是疑点重重。亦或者,此人背后尚有他人操控?但是你我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而那蒲择之以及此地番民也断然不会因此得罪我等。这么说来,也就只有宋军。只是那南清也应当知晓,若在此刻得罪我等,对他绝无半分利益可言。既然如此,他为何要做这种事情?”

    左思右想,他却是始终都想不透若是对方所为,那又究竟为了什么?

    “或者,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想一想?”萧月诉道:“若是那南清当真要对我等不利,那他估计会怎么做?”

    秦长卿若有所思,又道:“若是我为他,若要对抗我们的话,寻常手段绝不可能成功,毕竟萧主事你实力惊人,非是常人所能对抗。正是因此,所以我估计会暗中施以毒手,比如说在饮食之中下毒!”

    “没错。”萧月笑着回道。

    秦长卿继续推测道:“但是我等戒备森严,饮食皆由专人负责,寻常时候断然难以接近。所以若要令下毒成功的话,那就只有采取特殊手段,将我等注意力挪开!”说到这里,他方才恍然大悟,叫道:“是了,那人定然是为了这个目的!”复有咬牙切齿,骂道:“这厮怎生如此歹毒,竟然在我军之中下毒?”

    萧月道:“此事尚无定论,你便是前去质疑,他也会搪塞过去,更不会承认此事。”

    “那我等又该如何?”秦长卿又是问道。

    “他既然有此心,那背后定然有人支持。既然如此,我等不妨将计就计,看看究竟是谁,竟然敢和我等对阵。”萧月眼神一凛,万千煞气油然而生,不禁令周遭三丈之内顿时降了数十度,宛如置身寒冰地狱之中。

    秦长卿亦是浑身哆嗦了一下,诉道:“那我这就下去前往准备。”

    “自然如此。”萧月一挥手,令秦长卿就此退下,却有冷笑一声道:“至于你南清?不管你背后是谁,若当真以为我赤凤军好惹,那就莫要怪我不客气了。这一次,定要你万劫不复。”

    银牙切切,显然对此事发生也是恼恨无比。

    而这一次,她更是不可能饶恕任何一人坏了赤凤军筹划十年的计划。

    正当时,远处的伙夫也抬着煮好的粥来到此地。

    萧月瞧见这一幕,不觉露出几分得意来,对着秦长卿看了一眼,而秦长卿也微微阖首以示已经做好准备。

    一行人立刻围坐一团,开始就餐。

    吃着吃着,马润忽感头脑一阵发晕,不免感到有些诧异:“怎么感觉有点晕晕的?”啪嗒一声,手中瓷碗跌落地上,碎成几块,里面浓浓的肉粥洒落一地,而他也顿时扑倒在地沉沉睡倒在地。

    马润这一倒,就似多骨洛米牌一样,连带着让其余之人也纷纷倒地不起。

    “咦,你们怎么晕倒了?”

    秦长卿亦感奇怪,正欲起身时候,却也感觉身体酸软,旋即跌落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萧月一脸诧异,立时就将手中瓷碗丢到一边,叫道:“该死,这里面有毒!”心意一动,体内元功已然运转起来,一时间额头之上皆是汗水。

    一时间,整个帐中,众人齐齐晕厥倒地,唯有萧月一人闭目养神正在竭力对抗毒药。

    远处,那南清看着此地灯火通明,立时笑道:“我还道你有什么通神手段呢!但是在醉观音之前,也依旧只有俯首一途!”

    “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这个时候前去灭了对方?”一边崔志有些性急的催促道。

    南清却是摇摇头,诉道:“你这夯货,若要寻死自己去便是了,可莫要牵扯到我。要知道这醉观音虽是了得,但也只能困住地仙一刻钟。而且就算是这一刻钟之内,对方除却无法动弹之外,依旧可以运转心神,催动无形剑气杀人。这个时候前去,你是准备寻死不成?”

    崔志这才了然,复有感到有些困惑,又问:“那我们接下来又该如何行动?”

    正在此刻,远处却是传来一阵佛号。

    众人昂首望去,便见那八思巴缓缓落下,等到立定之后,便齐齐俯首诉道:“我等恭迎法王驾临此地。”

    “阿弥陀佛。这一次,倒是有劳各位了。”八思巴唱了一声诺,又问:“只是那蒲择之尚在何处?”

    崔志一指远处石屋,诉道:“那人就在那里!只是属下尚有一点疑惑,不知那赤凤军,法王准备如何处理?”

    “赤凤军吗?”

    八思巴神色一顿,复有看向另外一处,而那里就是赤凤军众人安睡地方。

    “没错!”

    南清连忙说道:“我虽是以法王亲授之醉观音迷倒众人。但他们却尚有余力,若是等那冷面修罗恢复之后,定然知晓此事乃我等所为。到时候对方若当真报复起来,只怕我登皆要死在对方手中。”

    虽是依照八思巴旨意迷倒众人,但南清却知萧月早已怀疑自己,而这一弄就等同于和赤凤军彻底决裂。

    之后若要从对方手中逃脱升天,只怕是难上加难!

    八思巴轻轻一笑,只将手中拂尘轻轻一挥,众人身上俱是披上一层灿烂金光,诉道:“我已经为诸位身上加持了神行之法。此法乃密宗不传之秘,虽不及地仙遁光之法迅捷。但却可令被加持者身形如风,一日千里。尔等若是在这个时候奋力逃跑,躲入这群山之内,应当能够逃出生天。”

    南清、崔志一行人立时拜谢,“我等多谢法王相助,逃脱升天!”话甫落,身形如风,已然朝着远处掠去。

    毕竟此地已然是危险至极,若是继续待着的话,就会有生命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