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六章毒计 1
    正当两人商谈时候,却见南清鬼鬼祟祟来到一处隐蔽山林之中,不知打算做什么。

    只见他自怀中取出一只火箭,随机朝天放去。

    火箭冲宵,化作一轮明王法相。

    稍等片刻,远处立时走来一人,正是八思巴。

    且见他挥动手中拂尘,面容却是带着几分苦恼:“看来当初留你一命,确实有些用处,为我找到了此地。只可惜那赤凤军竟然也一样找上来,却是让人头疼。”

    当初他在绵竹降服崔志、南清之后,本打算借助两人之力寻到蒲择之,然后将其击杀,好铲草除根。

    岂料尚未展开行动时候,萧月却领着一行人跑到此地,以至于八思巴不得不改变计划,暂时蛰伏。

    毕竟杀了蒲择之是小,若是让赤凤军知晓他的计划,那就彻底糟糕了。

    “那不如由我暗下杀手,直接在饭菜之中下毒。如何?”南清面**狠,做出一个下毒动作

    八思巴噗嗤一笑,却道:“那赤凤军何等机警。所吃所住莫不是和你们泾渭分明,你如何找得到机会?”

    “但若是让他们继续留在此地,只怕那蒲择之就会被他们招揽。到时候,我等只怕再无击杀蒲择之的可能了。”南清有些着急,催促道。

    “哼。那蒲择之再怎么说,也是你曾经上司。虽是现在已被革职,但往日提携你的恩情依旧存在。你却是如此着急?”八思巴见到南清焦急,不觉感到有点恶心。

    南清神色一愣,复有蜷着身子,谄媚说道:“我这不是为了咱们考虑吗!毕竟那蒲择之乃是南朝名将,若是他为赤凤军所招揽,只怕届时此地宋将就会尽数投入赤凤军麾下。而赤凤军何等厉害,你们也相当明白。到时候,若是想要尽夺川蜀,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你这说辞倒也有些道理。”八思巴心中长叹,却也知晓此刻情形。

    让赤凤军控制住蒲择之,终究并非好事。

    南清双眸一亮,催促道:“那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正所谓兵贵神速。就算是将那蒲择之杀了,也断然不能让蒲择之被赤凤军招揽去。所以今夜时分,你可以展开行动,而我自然会在一旁扶持,确保整个行动安然。”八思巴吩咐道,只是一对佛目透着神秘色彩,不知心中又在打着什么主意。

    “那我这就回去准备。确保能够彻底灭掉蒲择之。”南清立刻拜首。

    他自知蒲择之乃是忠义之人,绝不可能投入蒙古麾下,故此心中早已打定主意,欲要灭掉蒲择之。

    如今时候,箭已上弦,是再也回不了头了。

    夕阳渐落,转眼间又是傍晚到临。

    而在草场之上,数十根柴火被堆在一起,冲天的火光,照亮了半边天空。

    围绕着火堆,此地的人儿正载歌载舞,似是在欢庆着今年的到来。

    “他们在做什么?”立在旁边,萧月看着那正合着节奏,不断跳舞的人儿,感觉有些好奇。

    蒲择之笑道:“这是此地的习俗。每当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都会为来客举办一场篝火大会,庆祝客人的到来。”

    “哦?这却是有些少见。”萧月笑道。

    蒲择之解释道:“那是自然。毕竟此地位于深山之中,可谓是人迹罕至。一年内,都没有多少人影。若是找到此地的,大多是携带茶叶、盐巴的商旅。而为了能够让那些商旅开心,他们就养成了这种习俗。”

    “原来如此。”萧月恍然大悟。

    彼时前来此地之前,南清曾经准备了许多东西,更在路过附近城镇时候,买了许多盐巴茶叶,如今看来就是为了此刻准备的。

    “只可惜之前因为战乱,许久未曾有商人来此交易。所以他们方才感到有点惶恐,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茶叶和盐巴乃是他们急需的东西,若是这些没了,就会导致人身体虚弱乏力,进而导致整个部落衰弱下去。”

    蒲择之露出几分感伤,复有一脸谢意对着萧月诉道:“不过今日你们来此,却是帮了大忙了。”

    “这些本是我该行之事,无需致谢。”萧月笑道。

    两人一起望着眼前一幕,皆是浮现出几分闲适,若是这世间能够一直如此,那该多好?

    然而正在此刻,却见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却是将众人注意力一起吸引过去。

    萧月顿时拧眉,暗道一声:“又是出了什么事情?”身形一闪,立刻便出现在骚乱之地。蒲择之也感奇怪,迈动步伐缓慢行至此地。

    且见此地,正有两人滚在一起,彼此互相殴打起来。其中一人正是崔志,而另外一人却是赤凤军所招揽的向导,唤作任志平。

    “你们两个,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何在此厮杀?”萧月双目微冷,张口冲道。

    那崔志身子一颤,赶紧自地上爬起来,一指崔志说道:“就在之前,我见到他鬼鬼祟祟跑到这里来,想要往锅中下毒!”

    “什么?竟然是下毒?”

    旁边之人哄然而起,俱是一脸惊诧看着赤凤军一行人。

    毕竟这口锅可是南清一方所设,若是被那向导得逞,那他们可就全都要上西天了。

    “下毒?”

    萧月双眼一转,又是盯住崔志,问道:“此事当真?”此事说重不重,但也不轻。

    若是一个不讨好,只怕会让赤凤军和南清军联盟破碎,不复之前模样来。

    任志平眼见被众人围着,不觉感到有些忐忑不安,复有梗着脖子回道:“我没有下毒,是他在撒谎!”

    “撒谎?我明明看到你手上正拿着一瓶毒药,就准备倒入锅中,将大家毒死。”崔志却是硬气,高声骂道。

    那任志平浑身一哆嗦,不觉将手朝着身后掩去。他这一动作,或许能够瞒过别人,但未必能够瞒过萧月。

    只见萧月素手一招,任志平手中之物立时脱手落入掌中,瓶口打开微微一倾,内部赤红液体立时落入尘土之中。

    “是鹤顶红!”秦长卿叫道,复有看着任志平,喝道:“你做此事,究竟有何目的?”

    “我,我……”

    那任志平顿感害怕,复有猛地一挣,立时脱开崔志束缚,却朝着远处奔去。

    但他也未曾逃多远,就被旁边一道掌劲轰中,整个人儿跌入尘土之中,再无丝毫气息。

    “死了?”

    萧月撇了旁边一眼,就见远处南清缓步走来。

    “唉!就这么死了吗?”

    秦长卿亦感可惜,毕竟此人一死,若要找到其背后指使者,就要困难许多了

    南清对着萧月盈盈一拜,诉道:“此人竟敢暗中下毒,料想应当是蒙古所派奸细,只为了离间我等。各位勿要慌张,我已经将此人格杀了。”

    他这一说,立时让那些将士长舒一口气,安静下来。

    萧月亦道:“那多萧某这厢谢过南将军,助我等铲除奸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