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三章震慑
    走了约莫数刻钟时间,众人方才度过栈道,来到了一处石台之上。

    这石台也不甚大,只有十来丈阔,又因为位于高山之中,被那寒风一吹,便让人感觉身子骨像是被泼了水一样,冻的浑身发抖。远处却被一块巨石挡住,只留着中央的一条小道,让人通行。

    “没人?”

    一扫周遭,秦长卿立生疑惑。

    萧月凤目一扫,忽的冷笑一声:“出来吧。”信手一挥,数道剑芒簌然射出,立时便落入远处巨石之中。只闻“砰砰”数声,这巨石上方立时滑落,顺着山崖跌落谷中,溅起了一阵烟尘。

    于巨石之后,却是立着上百号人。

    这些人莫不是身着铁甲、手拿劲弓,似是有所图谋。

    只是他们看到眼前场景,却莫不是惊诧无比,痴愣愣的站在远处,却是将之前的打算尽数抛之脑后,不敢有丝毫动弹。

    以他们的肉体凡胎,如何能够和那巨石媲美?若是当真惹恼了萧月,之前那般行径,便能够将在场的众人尽数格杀,而且还无需花费多少的精力。

    秦长卿信步走出,一声问话打破了此地的宁静:“你们,谁是领头的?”

    “是,是我。”自队伍之中,一人忐忑不安的走出来。

    萧月凝目望去,充满不屑的问道:“当真是你?”那人一时愣住,张了张口却是无法诉说,就连身上裤衩,也是传来一阵尿臊味,让人瞧着就充满鄙夷。见到对方许久不曾回答,萧月复有抬起头,却是看向远处,而在那里正有一人朝着远处快速奔行,却是想要从此地逃离。

    萧月信手一挥,一道剑气破空袭去,立时便将那人前头的一块山岩切碎,跌落碎石将整个道路彻底阻住。

    “朋友。我等既然来此,你若是不出来招待一番倒也罢了,反而转身就逃?如此举动,岂不是有些不礼貌?”对着远处之人高声笑道,萧月声音之威,更令那人颇为害怕。

    “嗯。我不过是有些尿急,故此想要离开此地,前去小解。不知大人是否能够原谅小子,让小子就此离开?”那人一时害怕,只好转过身来,只是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转着,应当是正在打着什么注意来。

    这时,甘润却是走了出来,问道:“你不是南清吗?我还以为你早被调走了,没想到竟然还活着?”

    “哦?原来你就是南清?”萧月拉长声音,顿令南清有些踟躇。

    他立刻腆着脸回道:“没错。鄙人便是南清。只是不知大人如今前来此地,却不知道究竟是作何打算?若是只为了粮饷以及粮食,只怕我军难以满足。”

    “放心吧。萧主事是不会取你性命的。”

    马润立时走上前去,张口劝道:“而她此行目的,乃是为了搜寻蒲择之将军麾下本部所在。故此前来此地,希求能够让将军告诉我等,关于蒲择之的事情。”

    “蒲择之?你们找蒲择之干什么?”南清这才了然,旋即问道。

    萧月顿感不悦,恼怒对方先前欺骗自己的事情,轻哼一声却是并未回道。唯有秦长卿继续说道:“我等此番前来,乃是为了寻找蒲择之而来。其目的,便是为了能够接住他的力量一举铲除蒙古势力。阁下若是有消息的话,可以和我等联系。”

    “联系?”南清面有难堪,又是一脸恐惧的瞥了一眼萧月,不禁嘀咕起来:“就这样子,算得上是联系吗?”毕竟如萧月这般直接闯上门来,然后威慑众人的行径,着实令人惊惧不已,故此他也不敢触怒对方,只好连连欠身回道:“启禀萧主事,非是我等不愿,实在是因为先前时候,曾有人前来攻打我军。为了抵御,我才采取这种手段的。”

    萧月微微皱眉,却是有些怀疑的看着对方,又是说道:“若是当真如此,那可否告诉我那袭击者究竟是谁?”

    “嗯!那人乃是一个和尚,说是什么从吐番过来的,仅仅只是一人,便杀了我军数十位兄弟。我也是耗费了甚多力气,方才将其赶走。这个时候,对方只怕早已经离去,前去搬救兵了吧。”南清沉吟片刻,方才诉道。

    萧月听罢,立时便想起小时候那不好的记忆来:“和尚?吐番?莫不是西藏密宗出身?”

    二十六年之前,她十岁那年所发生的事情,如今可是历历在目,让她根本难以忘却。

    南清摇摇头,回道:“不清楚。”

    “若是这样。那你打算如何?要知道此地既然被对方发现,那只怕难以维持下去。而那西藏密宗首领乃是八思巴,其实力已然超凡入圣,乃是世间活佛。若是此人到此,只怕尔等难以保全性命。”马润又是问道。

    南清面露苦恼,复有回道:“正是因此,所以我打算弃守此地,前往石泉军,投入蒲择之麾下。若是能得蒲择之护佑,或许尚有一线生机吧。”

    马润立时欣喜,连忙问道:“蒲择之?你有蒲择之的消息?要知晓自我兵败之后,便被迫离开紫金山。之后幸亏有赤凤军相救,我方才自蒙古麾下逃得升天。只是这些日子过去,却不知晓将军现在状况如何?”

    南清颌首回道:“就在一个月之前。将军曾经派人和我联系,说是准备将麾下剩余人马全数集结,重新夺下成都。我本来正准备前去,孰料却发生了那和尚袭击之事,故此耽搁了一段时间。此番本来打算离开此地的,孰料却听属下说道山下有人出现,因为害怕乃是和尚同党,故此方才设下如此陷阱,以期能够挫败那厮。没想到,这一番却是误中副车,还请列位抱歉。”

    “若是这样,那还请列位原谅萧某。毕竟之前那般状况,任谁都会做出如此反应来。为了确保麾下安危,我也只能够行此下等之策。不过万幸的是,未曾伤到列位,若是有些惊扰,萧某这厢致歉了。”

    萧月浅浅的道了一声歉,却是双目落在南清脸上,似是要看破对方心中所想。

    不知为何,萧月总觉得眼前之人有些虚假,便是其一番行动也是充满困惑,让人倍感奇诡。

    南清却因之前行径,依旧感到害怕,遂俯首回道:“萧主事大才,在下岂敢有丝毫冒犯之举?”

    “那便好。不过我听你曾言,欲要一寻蒲择之?而我此番前来此地,也是为了寻他,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一起行动。如何?”萧月又是笑意浓浓,继续说道,只是在心中却是暗暗想道:“那番僧,到这绵竹来究竟所为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