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一章初战
    距离成都府十里之外,正有无数人忙碌着,将一门门火炮推出来。

    这些火炮长五尺,口径为一寸,炮膛前部稍小,而后部甚是敦厚,进而能够承受庞大的压力,整个火炮被安装在双轮车之上,进而方便快速机动,后面还有一个铸铁铸造的炮铲,方便抵御大炮开火之后产生的后座力。

    等到这些火炮被推出来之后,旁边的士兵也开始忙碌起来。

    且见他们将火炮后面的炮闩打开,然后从旁边的木箱之中取出炮弹和火药包,依次塞入炮膛之中,然后将炮闩盖住,之后又将那定位栓给扣紧。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旁边的指挥官也已经用手中的计算尺计算出彼此的位置还有方向。

    “方向六点钟,距离8933!”

    随着指挥官的命令,一行士兵一起行动,将炮门指向了远处的城门。

    等到确定好位置之后,指挥官高喝一声:“开炮!”

    只闻“轰隆”一声,轮番炮声响彻云霄,令人感到耳边嗡嗡叫着,实在是难受至极。

    远处,成都府那坚硬的城墙之上,顿时崩落一角。

    这一击,立时让成都府的守将莫不是惊慌失措,赶紧下令城中士兵推出火炮,意图借此彻底击败赤凤军的炮兵。

    只是无奈距离太远,以他们手中火炮的射程和威力,根本无法打到赤凤军所在的位置。

    “攻击开始了吗?”

    遥遥望着城墙,萧凤嘴角噙着笑容。

    萧景茂立在一边,恢复道:“遵照主公指示,我已经下令全军炮兵展开攻击。只是不知什么时候,我们才展开进攻?”

    “不急。先来一个基数再说!”萧凤摇摇头,却甚是满意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口中复有嘱咐道:“而且对方尚未采取行动,我们又何必这么急着攻城呢?先看看对方底限如何?”

    “遵令。”

    萧景茂复有直起身子,却有见到远处成都府城门打开,其城门之中自有一列骑兵出动,其目标正是之前的炮兵阵地。

    赤凤军的火器太过厉害,若是就这么让人对方持续射击,那整个成都府的城墙就难以保护,而上上下下的士兵也会因此产生恐惧,进而导致其不想参战。

    见到这一幕,萧凤冷笑一声,诉道:“果然,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那我等又该如何?”萧景茂继续问道。

    萧凤霎时收起先前笑容,冰冷诉道:“按照之前拟定的计划,彻底剿灭这只骑兵。”

    “得令。”

    萧景茂点点头,然后就让传令兵将消息传递出去,之后不到一刻钟时间,便从本阵知州也是走出一直骑兵队,其为首之人正是王著。

    眼见那敌人就在眼前,王著立刻催动胯下战马,宛如旋风一般朝着对方冲去,背后火铳也已经取下,直直瞄准远处敌人。

    “砰”的一声,敌人应声倒下。

    其余人看到这一幕,具是面色苍白,虽是颇为害怕,但还是将手炮取出,朝着赤凤军射去。

    “哦?没想到这些人,竟然还有抵抗的勇气?”萧凤盈盈一笑,复有看向了萧景茂。

    萧景茂立时得令,复有朝着炮兵阵地发出了命令:“目标重骑兵,射击基数三。”得到命令之后,数百门火炮再度发威,将一枚枚炮弹填入炮膛之中,然后在那黑火药的助推下,朝着敌人快速飞去。

    “轰轰轰!”

    一发又一发的炮弹落在地上,令那些重骑兵莫不是胆战心惊。

    他们虽是竭力控制着胯下战马,但置身于这迅猛的炮火声中,那些马儿却还是感觉害怕,却是不敢继续前进。被这一扰,整个骑兵虽然不至于是损失惨重,毕竟他们形成散兵装,全是三三两两散播在战场之上,以求能够降低死亡率,但整个阵形也变得混乱起来,根本就难以控制。

    “各位,随我冲!”

    眼见对方阵形散漫,王著顿感杀意沸腾,将背部铳枪取出之后,朝着对面冲去。

    两军尚未交锋,已然是枪声如雨,无数蒙古骑兵纷纷中弹身亡,更是令整个骑兵越发的混乱。等到三巡之后,王著已然率领三千重骑兵冲到对方身前,如此距离已经不适合使用铳枪了,所以他们莫不是将抽出身边马刀,催促着胯下战马继续飞奔,然后猛地一挥。

    “咔嚓”一声,三重铠甲瞬间切开。

    随后,连番的冲击落在对方身上,不过一会儿,便让整个战场之上,平添数百具尸体。

    先遭火炮攻击,又被铳枪乱射,直到此刻骑兵临身,这些最精锐的士兵方才知晓自己已然不复昔日名声,不过是任由马蹄践踏的小草罢了。

    一阵砍杀,立刻便将对方杀的是屁滚尿流的,浑无半分抵抗的能力。

    眼见如此场景,城头之上的纽磷已然是紧张不已,暗暗惊道:“这赤凤军当真名不虚传。竟然如此轻松,便将我朝闻名天下的骑兵给干掉了?”

    若是一开始,蒙古骑兵或许还占有上峰。

    但经过十年发展之后,赤凤军在付出偌大的代价之后,也是发展出一批重骑兵,以求能够和对方正面对抗,甚至还为其配备了最新研制的铳枪。

    眼下时候,也不过是为十年之前的那场战斗,划下了休止符。

    细细看着整个战场,纽磷更是紧张不已,暗暗想着:“若是任由对方如此肆掠,我军定然损伤惨重。”接着便吩咐身边左右,诉道:“速开城门,派出军队阻止对方继续残害兄弟。”随后,又是望向了战场之上,那一重身披红色披风的重骑兵,不觉感到懊恼无比,喝道:“无耻小二,莫非当我朝无人否?”

    话甫落,却是直接从城门之上跃下。

    身形落地时候,一骑却似白色闪电,自城门之中飞奔而出,正好将纽磷载住。

    随后,纽磷驱策胯下白马,立时便化作利芒,不过刹那已然来到战场之上,虽有数十人迎面赶来,欲要阻挡他,无奈自身实力薄弱,只一下便被他长枪刺破胸口,无奈倒地。

    王著未曾料到那纽磷来的如此迅速,只见一道利芒临身时候,不觉惊道:“糟糕!”

    却在这时,自远处却有一道赤芒簌然出现,却将这枪芒彻底挡住。凝目望去,王著便见一个身着赤红宫装的女子现身战场,正是他的主公——萧凤。

    “你且率领部下继续鏖战,至于此人?由我来解决。”

    一指点住对方长枪,萧凤随口吩咐一句,复有望向眼前之人,神色甚是倨傲。

    纽磷亦感意外,低声喝道:“好个萧凤!没想到你竟然亲身下场了吗?既然如此,那边让你看看我的厉害。”玄力灌入长枪之中,枪芒骤然而出,便要将萧凤击杀于此。

    他自从军一来,对萧凤可谓是听闻已久,只因为自己也是地仙境界,所以也是有一定自信,以为单凭自己便能挫败对方。

    然而面临如此劲敌,萧凤却依旧凝神不动,只见她沉声一喝,赤芒与体内骤然出现,不仅仅将那枪芒挡住,整个大地也开始变形,却似化成淤泥地一般,将那战马四蹄死死束缚住,令其动弹不得。

    “下来!”

    五指虚握,萧凤又是怒喝一声。

    被这一喝,纽磷顿感心神一震,手中长枪立时脱手,便是胯下战马也难逃大地吞噬,转瞬间消失无踪,至于他一人立在空中。

    心知危机临身,纽磷不顾一切,立时强摧玄力,一瞬间长枪赤红无比,低声一喝:“给我碎。”未等萧凤反应过来,整个长枪立时破碎,万千白芒遮天蔽日,令人无法看清眼前情况。

    等到光芒消失,萧凤轻哼一声,似有一些埋怨:“没想到被那厮给跑了?看来那人,倒也有些机警。”

    对于眼下战场,她却是毫无兴趣,很快的便从此地消失。

    至于王著?

    虽是险些丧于纽磷手中,但他很自是打起勇气,率领着麾下骑兵,如同秋风扫落叶一样,毫不留情的被赤凤军给彻底干掉。

    重新回到军营之中,萧凤微眯双眼,看着远处正守在城门头之上的纽磷,问道:“那人是谁?”

    且见此人一身锐气,手中也是握着一柄长弓,而他如此表现却令萧凤想起一个熟悉之人来,而那个也是她自征战沙场一来,首次遇到的强横对手。

    当初为了挫败对方,萧凤可是付出了莫大的代价。

    萧景茂回道:“启禀主公。此人唤作纽磷,乃是新近提拔上来的人杰。更曾经率领麾下将士,屡次挫败蒲择之部众,将整个成都占为己有。便是那宋军守将杨大渊,也是败于此人手中。而其一路上所破山寨,更是数不胜数。”

    “我观此人气息悠长,应当已经踏入地仙之内。”萧凤一声叹然,却是有些吃惊:“难怪此人竟然有此信心,却是敢和我军正面交锋。只怕这一战,还有的打了。”复有想起接下来的战事,却是有些担忧。

    战场之上,变化多端。

    纵然赤凤军早有准备,但是稍有不慎,依旧有可能陷入泥沼之中无法动弹。

    故此萧凤对此甚是担心,唯恐自己一个不小心,导致上上下下三万兵马,陷入重重困境之中。

    萧景茂也是忐忑不安,问道:“那,不知主公有何打算?”

    以赤凤军的兵力,若要击败纽磷也是可以,但也会牺牲众多士兵,所以他才不敢贸然行动,以免中了对方陷阱。

    萧凤沉思片刻之后,立时诉道:“先暂时将整个成都府围住,令其无法突围。至于周遭城池?”复有将萧月唤来,吩咐道:“便由你负责。当然,我也会分派三个作战旅,合计九千人助你攻打。这一次,我定要彻底斩断断绝蒙古后勤,令其难以互相呼应。”

    萧月立时颌首回道:“属下得令!”旋即退下,却是领着由秦长卿、王著统领的第九作战旅,宋子贞、郭靖统领的第十一作战旅,还有张特立、张元龙统领的第十二作战旅,准备一扫周围蒙军,确保彻底断绝纽磷和外部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