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一十章目标蒲择之
    带着八思巴来此的那人亦是泪流满面,连忙跪倒在地,诉道:“多谢圣僧。??壹看书”

    “先前施主仁德,我方才施展手段,令众人安康。此事不过偿还施主仁心,您莫要客气了。”八思巴自地上立起,复有有些疑惑,问道:“只是看他们伤口,与寻常匪徒劫杀并不相同,多数却是鏖战所致。不知可否和贫僧一说?”

    “此事说来话长!”

    那人身形一顿,面色顿时陷入哀伤之后,缓缓诉道:“不瞒圣僧,其实我乃是蒲择之麾下提辖崔志,先前因为奉将军之令,攻打德阳。但无奈兵败,故此逃亡此地,以求保全元气。只是我军中物资皆以耗尽,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众位弟兄饱受刀疮之苦,如今得圣僧相助,却是无忧矣。”

    “原来如此。”八思巴心中了然,又问:“但是你打算接下来如何?”

    崔志摇摇头,却是露出几分气馁,倾诉道:“其实我自战败之后,本打算吞金自杀,只因为手上士兵需要治疗,方才苟活至今。如今他们得圣僧治疗,重新痊愈,实在是万全之幸。至于我?却不知接下来又该如何!毕竟攻打德阳已经失败,若是被将军得知,只怕难逃兵法。”

    “古人云:蝼蚁尚且偷生。你如今既然活着,又岂能轻易抛却身躯?不如我随你一起去,和你那上峰见上一面。若是能够能够劝说他接受,免去你的死罪,也是一桩善事。”八思巴却是张口劝道。

    崔志立时欣喜,连忙道:“那就谢过圣僧了。”

    以他所见,自然知晓八思巴实力强横,非是寻常之人,若是有他劝说,或许便能够免除自己死罪。

    至于八思巴为何来此,又为何会将他手下治愈,崔志却是置若罔闻。

    此刻,崔志的手下也一一痊愈,不复之前病气十足的模样,虽是如此但因为长久躺在地上,不免有些精神不足,便在此地休息了几日,而八思巴也向众人传授佛门武学,好让众人能够快些恢复。

    如此一来,不过数日功夫,众人便将八思巴当作圣僧,对其自然是笃信十足。

    又寻了一个天朗气清的好日子,一行人便从这绵竹离开,准备前往崔志上司,也就是此地守将南清的驻点。?一看书??·此地距离南清驻地虽是只有不到三十里路程,但因为山势陡峭、极为难行,所以至少也需要两三天的路程才能抵达。

    所谓望山跑死马,便是如此。

    总算是翻过了一个山头之后,崔志一指远处山寨,诉道:“那里就是绵竹防御使南清的驻地了。”

    “原来便是在那里吗?”八思巴定眼一观,却是赞佩不已。

    且见南清所在的驻地,也是如钓鱼城一样,建造在数座大山之中。于山上平缓之地,自有一座座军营、山寨依势而建,彼此之间以栈道、石阶勾连起来,确保彼此之间能够相互沟通,进而能够快速的调集兵力,抵御敌人的进攻。

    在远处看去,更是可以看到此地云烟缭绕,仿佛置身于仙家宝地之中,而那偶然闪现的宫殿之类的,更似仙人居所,令人心生向往。

    “没错。自十数年之前,余担当四川置制使之后,便号令各地修建山城。以山城为依托,互相勾连,抵御蒙古铁骑。若是那蒙古攻来,我等便撤入山城之中,令对方无法攻下。若是蒙古撤去,我等便从山城出来,将丢失的地方重新夺回。十年之内,那蒙古虽是凶悍,但是却难以击败我等,便是拜这山城依托。”

    崔志一脸崇敬,却是对首创此法的余甚是钦佩。

    在这之前,他们和蒙古对阵时候,莫不是一碰即溃、毫无抵抗能力,但在余来到之后,他们却是重新焕发精神,竟然在对方轮番鏖战之下,依旧保存下有生力量,却着实令人感到吃惊。

    余也因为此事,在整个四川之内为众人敬仰,声势浩大甚至直逼当初武侯之名。

    八思巴赞叹不已:“那却是尔等有心了。”

    他虽非军中之人,但是仅以外行人来看,也可以看出眼前山城究竟多么坚固,若要将其攻克非得十倍以上的兵力,而且至少也需要好几年的时间,才能够将其攻破。

    现在想来,蒙哥为何始终无法攻下钓鱼城,只怕也是因为这种原因吧。

    八思巴心中暗暗想着,脚下不曾停下,紧随崔志身后,走入了这山城之中。

    待到走入山城之中,他便见到一人面有怒色,来到了崔志身前。

    “你未曾攻克德阳,为何还敢前来此地?”一挥手中长鞭,这人神色甚是不悦。

    崔志身形一颤,显得有些害怕,复有低声下气的央求道:“将军。那德阳甚是坚固,其守将也是顽强,以我手中兵力,根本难以攻破。”

    但那人却毫不客气,当即便是一鞭,口中喝道:“但是你折损士兵,也当责罚。”鞭声一响,崔志顿感害怕,连忙闭上眼睛,但却并未感觉身上有那疼痛感觉,复有张开眼便见到八思巴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将那皮鞭整个握住。

    南清立感懊恼,一运体内真元,便要将那皮鞭夺下:“你这秃驴,究竟是谁?竟然跑到我这里撒野?”只是无论他如何用力,却始终难以将皮鞭夺下。

    八思巴摇摇头,却是露出几分愠怒来,诉道:“南将军。你也应当知晓,胜败乃兵家常事。仅凭一己之私,便责罚别人。如此行径,莫不是太过放肆?”

    “你!你究竟是谁?”

    南清眼见自己运足气力,也无法将鞭子夺下,这才感觉不妙。

    “贫僧决心,只不过是一介云游僧人罢了。”八思巴颌首回道,依旧是一副大师模样来。

    南清却是面有复杂,一脸惧意看着八思巴,问道:“你当真是一介云游僧人吗?”

    “那将军认为某家是谁?”八思巴一脸神秘,又是笑着回道。

    南清稍作思考之后,又是诉道:“我闻于吐番之内,有佛门密宗传承。而其密宗首领萨迦寺之中更是高人辈出,其主持八思巴更被蒙古奉为国师,可谓是享尽荣华富贵。敢问阁下是否出自此寺?”

    那崔志听着讶然,复有一脸复杂看向八思巴:“觉心。难不成你当真乃是萨迦寺之人?”

    “哦?”八思巴这才露出几分奇异,抬眼看了一下南清,又道:“未曾想你居然看破了我的来历?”复有坦然回道:“没错,我便是萨迦寺主持八思巴。而今日前来此地,便是为了招降各位。”

    “八思巴?没想到竟然是昔日击伤王坚之人?”

    众人一时惶恐,齐齐一动具是将手中兵刃对准对方,一脸忐忑的看向八思巴。

    对于这位密宗高人,他们自然也无比清楚,更明白对方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若是对方当真发怒的话,只怕就算是全山寨之人一起上,也难以战胜对方。

    只是众人既然承蒙宋朝恩德,自然只有精忠报国了。

    八思巴摇摇头,目带和蔼一扫旁边的带甲士兵,更是稍微昂起胸膛,直面众人,口中劝道:“列位,我乃是佛门之人,若非无奈断然不可能染上血腥。而今日来此,更是带着善意而来,却不知南将军究竟是如何打算?”

    “传我命令,所有人撤退。”

    南清一挥手,立时便令众人具是撤下。

    待到此地只留下他和八思巴以及崔志等人外,其余士兵莫不是重新收起兵刃,重新回道山寨之中,只在远处眺望着三人的动作。

    八思巴也不管整个山寨行动,只是死死盯着南清,问道:“将军,不知你可否告诉我你的答案?”

    “答案?对于你,这重要吗?”

    南清苦笑一声,又问:“要知道你我实力差距悬殊。你若要取我性命,何须这番动作?只需直接闯入山寨之中,便可以在半夜之中取下我的头颅!否则,如何会脱到现在?依我看,只怕你此行之举,应当是另有目的。”

    八思巴又是回道:“的确。以你身份,并不需要我亲自出动。但是有一人却非如此,那便是蒲择之。此人天资卓越,已然踏入地仙之列。纵然是我,若是没有提前做好准备,也无法轻易将其困住。正是因此,我需要你的帮助,助我一举擒获蒲择之。”

    “蒲择之?没想到你的目标,竟然乃是此人?”南清一时错愕。

    八思巴颌首回道:“当然。要知晓,若是让此人继续活着,对我等可是不利。而他,必须得死!”

    历经十年之间,这彼此各国自然又出现许多新的新锐。

    譬如他蒙古之内,便有兀良合台、阿里不哥、张弘范等人踏入地仙之中。

    而这宋朝之中,也有诸如李庭芝、蒲择之等人踏入地仙。

    唯有赤凤军,因为底蕴太过薄弱,故此始终没有新晋地仙出现,却是让人感到有些遗憾。

    不过此事随着赤凤军强制性推动六年义务教育,却也有些改观,至少赤凤军治下还是涌现出许多英杰来,而他们在加入军队之后,自然也令整个赤凤军实力迅速增长,至少现在在萧凤的领**下,更是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