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八章夺城潼川
    “哦?看来那余玠终于肯接受了吗?”

    眼见吕文德双手递上的呈书,萧凤这才露出矜持的笑容。

    等待偌久,整个赤凤军早已经是迫不及待,就等着闯入四川之中,一试手中长刀如何。

    吕文德面容无色,点点头回道:“是的。根据您和大人所约定的,凡是所攻下来的地方,其地官员的任职,皆归各自任职。二者互不统领!”

    这一刻,他却觉得分外屈辱,甚至感到自己就似那蛆虫一样,只能匍匐在地,等待着对方施舍。

    “很好。既然余玠答应了,那我自然会履行约定,率领麾下大军,入川剿灭蒙军。只是你也知晓,自蒙古入川之后,却有许多将领,如杨大渊、卢植等人,投入了蒙古麾下。为了避免皆是误伤友军,你等却要提醒好部下,莫要和我军产生冲突,知道了吗?”萧凤又是说道,言辞之中甚是霸道。

    吕文德又是点头,回道:“启禀晋王,我明白了。”

    他的脸色甚是僵硬,宛如木偶一样一动不动,却是害怕一个不留神,触怒眼前的女子。

    对方乃是赤凤军统领,更是修为高深的地仙,并非现在的吕文德所能对抗的。

    “那好。那你这就离开吧。至于那蒙古大军,我自然会亲率大军,将其彻底剿灭。这一点,却是不劳你费心了。”萧凤又是笑道。

    吕文德顿时一愣,旋即无奈回道:“晋王所言,在下听令。”

    既然对方已经下了逐客令,他自然也无意继续留在这里,更何况钓鱼城之中急缺人手,他也要回去帮忙,要不然那钓鱼城被攻破之后,宋朝扎在川蜀之中的唯一据点便会彻底毁灭,到时候若是想要踏入川蜀之中,可就千难万难了。

    等到吕文德离去之后,萧凤立时传下命令,令全军众位将士齐聚校场,准备出征。

    那萧景茂听闻之后,立时欢喜,心中暗想:“看来这一次主公终于要出马了。”复有想起那曾经死在鞑子手中的众位将士,不觉感到无比愤怒,暗暗想道:“这一次,定然要让那蒙古,彻底付出代价。”

    一行人很快的便集结在校场之上,而萧凤也在校场之上等着众人集结完毕。

    似乎每当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之后,萧凤都会习惯性的开展一次誓师大会,而这个几乎也已经成了惯例了。

    遵循着军纪,所有的将士排成了数十个方阵,整个校场寂静无声,唯有那沙沙作响的风声,吹拂着这些尚且年幼的士兵的脸蛋。被这凉风一吹,他们也莫不是感到心中安宁,具是昂首看向萧凤,静静的听着萧凤的诉说。

    “各位。想必尔等也知晓我等今日来到这利州究竟是所为何事。”

    深吸一口气,萧凤缓缓诉道:“而那蒙古,如今正率领大军于川蜀一代肆掠。凡是他们路过的地方,城破了、粮食没了,人也死了,一切全都被摧毁了,只留下一片残垣断壁。而这场景,我等于北地逃亡时候,莫不是见到许多。而这些事情,就发生在距离我们不到百里之外的川蜀之中。各位,尔等能够接受这种事情吗?”

    “不能!”

    “没错!不能。更何况站在这里的各位,更有许多人,本来便是久居在川蜀之中。只是因为那蒙古肆掠,方才逃到了利州城之中。那么,请你告诉我,你愿意让自己生存的故土,被那些杀伐成性、凶残暴戾的鞑子所蹂躏?而自己的妻儿,只能匍匐在他们的脚下,才能够求的一些生存?”

    “不能!”

    “没错。不能。所以我们来到了这里,而你们也来到了这里。只为了一个目的,那便是打败鞑子,重夺家园。”

    蓦地抬高声音,萧凤那清脆的声音,已然在每一位士兵耳边响起,令他们皆是感到新潮澎湃,具是和着萧凤一起喝道。

    “打败鞑子、重夺家园。”

    眼见众人莫不是双目赤红、热血沸腾,萧凤更感压力倍增,十年积蓄一朝而成,为了这个目的她已经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而现在便只剩下了一个目的,那便是彻底击败那群混蛋,让他们知晓这十年之中,赤凤军究竟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传我命令,全军出击。”

    一声令下,众人具是排成一列,踏着正步朝着那剑阁关走去。

    而在通过了这狭窄的剑阁关,他们也将踏入一个新的领域,而那里也便是赤凤军展开反击,击退敌人的开端。

    …………

    成都。

    一骑飞速踏入城门之中,其上传令兵手持一节大旗,高声喝道:“我有急令,欲见大人。”

    城门之上的士兵看的真切,立时便推开大门,让这传令兵进入城中。传令兵一路飞驰,很快的便来到了成都府府衙之中,而正在成都府之中的纽磷也早已知晓,早已经在门口等候。

    那人眼见纽磷在这,连忙自战马之上跃下,诉道:“启禀大人。赤凤军正朝着这边赶来!”

    “赤凤军?这是怎么一回事?”纽磷顿感诧异,连忙问道。

    那人连忙诉道:“根据谍报,早在十日之前,那赤凤军自利州剑阁关叩关而来,目前正朝着成都本来。故此蒙哥令我传达消息,令你无比守好成都,切不可被那赤凤军击败。”

    “原来是这样?”

    纽磷顿时恍然,旋即却有感到一丝惧意,回道:“但是那赤凤军向来强大,其首领萧凤更是地仙。以我手中力量,只怕是难以抵抗。”被他这一说,其余士兵亦是感到忐忑,隐隐中对那即将来袭的赤凤军充满惧意。

    他们也曾经和赤凤军交战过,自然知晓这新近崛起的一方势力向来强大,最擅长使用火器给与对手以猛烈的打击。

    以成都府目前的兵力,只怕难以抵御。

    “大人。此事无需担心。那萧凤,自有我抵抗,而你只需安心守好成都府,确保大军粮草便可。”

    却在此刻,远处陡显万千金光,金光扫过之地,顿时令在场众人心中安定。纽磷抬起头来,立时便见一熟悉之人,而此人正是八思巴,乃是萨迦寺主持,更是当今密宗领袖。

    眼见此人来此,纽磷这才感到舒心,双手合十,颌首回道:“那就多谢国师了。”

    “拯救苍生,抵御邪魔本就是我辈应当承担的义务,自然不会允许那邪佞再次猖獗。纽磷还是太过客气了。”八思巴又是回道,复有想到自己曾经派出的佛陀八相,对赤凤军又是生出几分愠怒。

    毕竟那佛陀八相乃是他精心培育的高手,但却在和剿灭全真教时候,被赤凤军连同全真教一起剿灭!

    如此恩怨,自然只有今日,才能一逞心中愤怒。

    纽磷稍作思考,复有想起一人来,又道:“虽是有国师坐镇,我等无需担心赤凤军。但在潼川一代,却有一支宋军盘踞。若是这支军队投入赤凤麾下,只怕会对我等造成不小的伤害。既然国师在此,那不知国师是否可以前往紫金山一趟,将那宋军首脑捉住,进而彻底击溃对方,如何?”

    “贫僧荣幸之至。”八思巴又是笑着回道。

    纽磷立时欢喜,欠身谢道:“那这次,就多谢国师了。”

    …………

    潼川府。

    蒲择之正于县衙之中处理公务,却见衙役神色匆忙,来到县衙之中。

    他顿觉不悦,将手中毛笔朝着旁边一丢,问道:“你因何事,而如此惊慌?”

    “启禀将军。城外有一人求见。”那衙役立时回道。

    “求见?是谁?”蒲择之又是问道。

    正于此刻,却自门外传来一个熟悉声音:“蒲将军,末将拜候了。”

    “甘润?”蒲择之立时惊讶,旋即喝道:“我曾经令你把守紫金山,但你为何未曾把守好?反倒将此地丢了?如此罪行,你怎敢出现在我面前?”复有对着左右诉道:“尔等还杵在这里干啥?还不将此人速速押下?”

    但甘润却轻笑一声,诉道:“若是往前,将军若要责罚在下,在下绝不敢有二话。但是今日,你若是当真打算将我押下,却不知你是否问过我的主公了?”

    “主公?你是什么意思?”自甘润话音之中,蒲择之立时感到一丝奇怪,张口问道。

    就在此刻,又有一人走入堂中,朗声回道:“就在不久前。甘润早已经率领麾下将士,投入我赤凤军麾下。而他现在,便是我赤凤军先锋了。”

    “你是谁?”蒲择之顿时一愣,正欲呵斥时候,却有凝神望去,立时感到从对方身躯之上,自有一道锋锐之气,令人有刺破大地之感。

    如此气势,唯有地仙才能办到。

    萧月抱拳回道:“在下萧月,今日前来此地,只是为了询问将军一件事情。”

    “什么事?”蒲择之顿感忐忑,眸中却是闪烁出一丝惧意。

    以对方修为,只需随便一击,便可以瞬间将自己斩首。只是这人为何在今日出现在潼川之中,却着实令人费解。

    “难不成,那赤凤军终于开始行动了吗?”

    蒲择之心中暗暗想着。

    萧月宛然一笑,旋即诉道:“那就是将此城献给我军。”

    语一落,立时惊起众人诧异,纷纷看向萧月,却是透着不可置信。

    赤凤军竟然真的出关?

    如此事情,已然令他们大脑一时短路,许久之后方才恢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