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五章各为其主
    利州。

    一场春雨过后,似是将往日寒气尽数带走,枯黄的树干上,绽放的嫩芽也带来了勃勃生机。艳阳高照,也让整个山城升起氤氲之气,一眼看去却似仙宫一般,似是仙人落脚之处。

    而在山城府衙之中,吕文德却是紧张不已,偶尔才敢抬起眼来,偷偷看一眼萧凤,想要知晓她的意思。

    坐于高位之上,萧凤正看着手中信封。

    此信乃是余玠写就,因路上多有蒙古骑兵纵横,故此委托吕文德将送来。

    “哦?这是余玠的请求吗?”萧凤看完之后,方才凝目看向吕文德。

    吕文德阖首回道:“没错。自蒙军入川以来势如破竹,一路上不知戕害了多少黎民百姓。而余大人怜悯众生悲苦,故此委托我前来此地,只求晋王能够派兵相助,一起击退蒙古大军。”

    “原来如此。只是你也知晓,这川蜀一地,非是我封王之地。而我昔日得授晋王之位,便已然严明,除却抵御蒙古大军,不得踏出封地半步。我虽有心,但也无力啊!”一声长叹,萧凤尽吐心中埋怨。

    当初她在临安之中,与众位大臣周旋时候,便曾经接受了对方提出的一系列要求。

    其中,未得他人要求,不得踏出封土半步,便是其中的一项要求。

    而这条例,所求的便是限制住赤凤军发展,令其无法南下入川亦或者东进踏入两湖区域。

    吕文德一时想起此事,不觉感到懊恼,复有劝道:“但晋王即为赤凤军之主,应该知晓此一时彼一时。若是在此刻拘泥于这些陈腐规矩,只怕会贻误战机,反令蒙军得逞。”

    “此事怎说?”

    萧凤眉梢微动,有些诧异看了吕文德一眼。

    吕文德眼见对方意动,旋即劝道:“晋王熟读兵书,应当知晓唇亡齿寒的道理。而这川蜀一代甚是丰饶,其地亦有近千万人口生存于此,而于外部莫不是天险绝道,极难攻破。故而有人曾言:天下未定而蜀先定,天下未乱而蜀先乱。若是此地为蒙古所占,不知晋王以为会如何?”

    眼见萧凤神色沉重,吕文德再次说道:“那对方便可以此地为根基,进而南北夹击,届时不知晋王打算如何抵御?”

    “你这说辞,倒也有些道理。”萧凤坦然回道:“但是你也应当知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既然与朝中大臣约定,那断无毁约之理。否则若是被朝中重臣所知,只怕一个嚣张跋扈,是免不了了。”

    吕文德本来听着有些期颐,但听到后面推脱之言,顿感气馁,复有打起精神再度劝道:“晋王殿下。你也知晓那临安远在万里,对川蜀之事如何尽知?正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我等若是继续拖延,少不得错失良机,反被蒙军所趁!”

    “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但是我和临安早有约定,岂可因此妄开他例?”萧凤摇摇头,又见吕文德面有失落,又道:“但感念尔等衷心为国,我也愿意慷慨解囊。在攻克利州时候,我等曾经自蒙军之中缴获一批军火,若蒙不弃不置可否接受?”

    “那在下这番谢过了!”吕文德故作欢喜连忙拜下,但心中却是存有埋怨,暗暗想着:“这些军火不过杯水车薪,便是受了又能改变什么?”只是他唯恐得罪赤凤军,故此只有连连道谢。

    自堂中退下,吕文德一脸悲愤,心中暗暗想着:“若是没有赤凤军相助,那我等又该如何抵御蒙古大军?”

    正在此刻,萧景茂却自门外走入其中,眼见吕文德神色恍惚,不禁感到有些诧异,问道:“看样子,你似乎找到了主公?既然如此,那情况如何?”但是那吕文德却似木桩一般,浑然没有听到萧景茂问话,径直朝着远处走去。

    遥遥看着此人离开,萧景茂摇摇头,心中叹息:“唉。看样子,这一次又是被拒绝了吗?”

    毕竟这些日子以来,吕文德数番前来拜访他,希望能够借此和萧凤见上一面,但萧凤却自利州之中消失无踪,直到今日时候方才自远处归来,让人弄不清楚她究竟去了什么地方,又在做着什么事情。

    思索时候,却从房屋之中传来萧凤声音。

    “萧景茂!你找我何事?”

    眼见萧凤召见,萧景茂立时祛除心中所思,将身上沾染的尘土拍去之后,便推开门扇,就见到那正坐在座椅之上的萧凤。

    他屈身一拜,复有抬起头来,心中疑惑还在,立时问道:“主公,为何你要拒绝吕文德?要知道经过数月之后,那蒙军兵力已然逼至极限,若是我等在这个时候率军进攻,定然能够打的对方措手不及。”

    经过数番战斗,蒙古的大军现在已然分散在四川各个地方,而事先准备的火炮也消耗许多,若是此刻进攻,纵然无法全歼对方,也定然能够重创对方,令蒙古至少十年之内,无法南下。

    “我不是说了吗?还不是时候!”萧凤摇摇头,又是回道。

    萧景茂却有些不懂,又问:“不是时候?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秣马厉兵数月时间,麾下士兵早已经是枕戈以待,就等着踏入四川,杀尽鞑子。

    但萧凤始终静待时候,却也实在是太过消磨军中士气。

    “临安那边呢?”萧凤却没有正面回应,又是问道。

    “临安?”萧景茂神色一愣,复有回道:“根据您的指示,我等已经在临安百姓之中散播消息。只是那政事堂始终毫无动静,便是当今官家,似乎也并不知晓川蜀之事,一心一意推动新军建设。”

    萧凤眉梢微动,笑道:“看来这群家伙,倒也挺能忍的?竟然直到现在,都没有反应?”

    “是的!在丁大全还有谢方叔两人一起推动下,禁军整编之事进展颇顺,目前已经编练了十万新军。”萧景茂说及此时,却也倍感惊讶,暗自赞叹宋朝财力雄厚,竟然轻轻松松便弄出如此之多的装备新式火器的禁军来。

    只是一想此事,他却更感忧愁,又道:“主公!若是让他们将新军编练完毕,那我等到时候便再也没有入川的可能了。”

    宋朝编练新军,所求的便是抵御蒙古,到时候这批军队若是踏入川蜀之中,那萧凤若是还想插手其中,便有可能直接面对临安之人。

    到时候,若是还想如今日这般,便彻底难办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何妨推他一把,至少务必要让当今官家知晓此事。”

    萧凤想了一想,立时笑道:“他们安逸的生活太久了,既然如此那自然也得有一些刺激的。明知蒙古入侵,却依旧选择隐瞒。这种事情若是被官家知晓的话,那么又会是个什么下场了?对此,我倒是很期待。”

    “可是,关于余玠方面呢?难道就这样继续拖着?”萧景茂顿感欣喜,复有想起吕文德,便张口问道。

    萧凤轻轻摇头,嘴角之处满是自信:“放心吧,拖不了多长时间的。只要那余玠继续置身于这种环境之下,那他定然会答应我的条件。到时候,便是我们真正逞威的时候了。”

    “那微臣这就下去准备了。”

    萧景茂俯身谢道,重新立起之后,便从房间之内走去,一想吕文德落寞景象,他不觉感到叹然:“吕文德,这次就对不起了。毕竟我俩各自为主,到时候你可莫要恨我。”语带叹息,却是感慨世事变迁,让人无奈。

    另一边,那吕文德自离开之后,便一直精神恍惚,一路摇摇晃晃走入自己客房之中。

    眼见吕文德踏入当中,张钰双眸一亮,快步走上前来,问道:“此番情况如何?那晋王答应了吗?”

    摇摇头,吕文德回道:“没有!”

    “没有?”张钰顿时慌了神,不觉叫了起来:“若是晋王不愿意相助仅凭我等如何能够对抗蒙古大军?”双足在地板之上来回走动,显然是异常慌张。

    如今王坚身负重伤、沉睡未愈,只余余玠一人独木难支,至于那临安,更是兵锋暗藏,不知究竟因为什么原因,始终未曾援手。

    面对如此处境,他更不知晓自己应该如何去做,才能摆脱这般困境。

    “虽是如此,但我等也不是没有挫败对方的可能。”吕文德吐出胸中浊气,缓缓诉道。

    张钰轻哼一声,又道:“但是那晋王并无入川打算,我等如何能够成功?”

    以他目光,自然知晓若要击退蒙古大军,唯有赤凤军入川才有成功可能。

    至于临安?

    战事开启,已然过去三月有余,却依旧是毫无反应,早就寒了众位将士的心!

    他们,是不会指望临安的。

    吕文德却冷笑一声,道:“你以为那晋王,当真不打算入川?”

    “难道不是?”张钰反诘道。

    “当然不是。”吕文德长吸一口气,又是解释道:“若是那晋王当真不想入川,那又何必进攻蒙古,夺取汉中呢?更何况,她还亲率大军驻守此地。如此举动,分明是欲图不轨。”

    张钰一时大惊:“你是说,那晋王莫不是从一开始,便打算入川?”

    “若是我所料没错。此番计谋,应该早在诺久以前,就有谋划了。否则如何那蒙古一动,赤凤军便展开行动,更在半月之内将整个汉中彻底吞并?”吕文德长叹一声,却是佩服不已。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若要进行如此迅速的行动,背后若是没有数年的积累,是断然不可能成功的。

    事实上,当初蒙古也是打着南北夹击的想法,意图趁着赤凤军未曾反应的时候,一举歼灭对方。

    但赤凤军如此神速,尚未等对方攻来就做好相应准备,却是着实令蒙哥忌惮不已,只好调转方向,以歼灭宋军为首。

    听罢之后,张钰不觉感到佩服,又道:“看来这晋王当真是一代英杰,原来早就看透对方行动了。”复有想着眼下钓鱼城之战,却是倍感懊恼:“只可恨余玠一身大才,却被朝廷所困。否则我等如何会沦入今日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