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四章生死一线
    远处王坚一心却敌,自是不肯罢休,觑准目标,一式长枪径直刺来,枪芒闪现,势破万灭天狱。??壹??看书W

    枪芒如雨,倾覆大地,欲求诛灭郭侃。

    “就凭这般本事,莫非也以为能够杀我?”

    郭侃冷哼一声,再度催动一身狱力,眼见枪芒刺来,立时抬手挡招。

    数道电蛇飞窜,亟神狱力侵蚀之下,周遭空气顿成最狂暴的炸药,轰然一声爆响,立时便将枪芒尽数挡下,却是未受分毫伤势。随后,郭侃再度上前一步,狱力催动之下,王坚胸口之处,又是出现一道狂暴炸响。

    “噗!”

    受此打击,王坚难以坚持,再添新伤。

    虽是伤势沉重,但王坚却紧握长枪,依旧是屹立不倒,冷哼道:“你这厮当真厉害。但是若以为我会如此轻易,就被你所击败吗?天罡镇天碑,给我开!”沉声一喝,却是不顾伤势沉重,已将一身真力逼至极限。

    霎时间,玄武真力吸纳天地之地,却是化作七道石碑,仿佛自洪荒传来,其上弥漫着一股古老气息。石碑悬于周身之处,却似重重盾牌一般,将王坚护在垓心。

    “哦?看来我似乎是低估了你的抵抗能力?但是你似是忘了,我的亟神狱力,本就是你玄武真力的可行。”

    郭侃狞笑一声,却将双掌齐齐运起,万千电蛇汇聚一体,周遭地层瞬间崩溃,似是预示着即将到来的凶残战场,口中更是嚣张的宣告道:“而今日,我便让你见识见识,我们两人之间的差距!亟灭天化,给我杀。”

    一声狂笑,万千电蛇簌然飞窜,一道道具是射向王坚。

    似有感应,天罡镇天碑瞬间展开,一道道石碑尽数旋转开来,却将王坚挡在中间。

    然而,亟灭天化肃然额而至,电蛇落于石碑之上,立时将其中物质尽数引爆,“轰轰轰”连番爆响,三道石碑瞬间崩裂,却是难以抵御亟灭天化神威摧残。其余四道石碑虽欲抵抗,无奈王坚此刻伤势沉重,却是难以运使石碑,护住己身,登时便被余波扫中,再度屈膝。

    眼见亟灭天化奏效,郭侃顿时欣喜无比,不觉高唱一声:“今日,便让我奏响你的丧钟。”一声长啸身形再度冲入阵中,欲取王坚性命。

    甫见远处身影入阵,王坚虽感眼前迷糊不已,却是露出一丝欣喜来,暗道:“看来,你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郭侃顿感奇怪,心中顿时生出警戒,一扫旁边场景,立时讶然:“糟糕,中计了。”身形一挪,正欲撤退时候,却见眼前一块石碑横空落下,却是挡在郭侃身前,将其去路硬生生挡住了。

    石碑之上,道道玄武真力闪现其中,更有玄奥符文闪现。

    这自更鼓以来留存于世的力量,绝不是轻易之间所能打破。

    郭侃一时紧张,侧目望向远处王坚挺枪冲来,立时问道:“好家伙,竟然以身设计,将我诳入这里面?”一扫旁边,身形腾挪之下,却是想要从这方寸之地彻底逃脱。孰料此刻,另外三道石碑也是自天空之中簌然落下,“轰轰轰”,四道石碑彼此拼合,却似那隔绝天地的天堑一般,将两人困于石碑之中。???要??看书·

    身形既已被定,杀招立时袭来。

    不待郭侃细想,远处王坚已然挺枪直刺,目标正是郭侃胸口。

    此地仅有丈余方圆,若要腾挪实属困难,无奈之下郭侃只好挺身对掌。

    “次啦”一声,衣袖立时崩裂,化作片片碎片零落洒下。眼见长枪直刺要害,郭侃又是轻哼一声,却被这长枪刺入胸口之处,数点鲜血落于地上,终究还是就此负伤。

    这战场之上,岂有不受伤的理由?

    “啧!看来还是棋差一招啊。”王坚眼见对方擅开致命伤害,不由得感到懊恼。

    这一次,他本是有信心直接刺破对方的心脏,孰料旧伤添新伤,终究还是影响到了王坚的行动,令最后时候终究还是棋差一招,未曾顺利成功。

    “没错。”

    一扫周围石壁,郭侃不觉摇摇头,复有笑道:“看来,这便是你的计策吗?将我困在这方寸之间,莫非你以为便能够杀你?”复有激起体内亟神狱力,立刻便将胸前长枪瞬间震断。

    毕竟这柄长枪不过寻常长枪,在失去了玄武真力护持之后,很容易就会被弄掉。

    “或许杀你尚且不行。但能够将你困住,为我军士兵争取逃难时机,却尚是可以。”紧握双拳,王坚已然暗下决心,紧握手中只剩半截的长枪。

    若是对方当真打算继续下去的话,那他不介意同归于尽。

    郭侃自也明白,长笑道:“想要杀我?只怕这一次,你是不是当真拥有这个能力?”他此番前来,誓要诛灭王坚此僚,遂再度凝练万千雷蛇,欲要以及就灭杀王坚,轰破石阵。

    一瞬间,两人争辉,只求最后一战,胜负如何。

    “杀!”

    沉声一喝,两人纵身一跃,只求最后一击。

    轰然一声,周遭百丈尽数摧折,自亘古一来长存于世的山峰,登时被毁。便是那剩余的四面石碑,亦是在这霸烈冲击之下,纷纷碎裂,再也未曾维持先前模样来。

    “噗!”

    再度洒满黄沙的鲜血,于夕阳残照之下,溅入土中。

    远处,郭侃身形依旧昂然而立,只是左肩之处,却插着只剩半截的长枪,至于远处的王坚,却是半膝跪倒在地,一身战袍也早被鲜血染红,让人看着便感觉甚是凄厉。

    “砰!”的一声,长枪碎裂。

    郭侃身形颤抖,终于转过身来看向王坚,口中赞叹:“好一个半壁天柱。竟然在重伤状况之下,还能够将我击伤。看来你的确有些本事。”眼见远处身躯毫无动静,他不觉生出几分可怕,遂迈开脚步,想要确定一下对方性命如何。

    孰料,这一动却立时牵动先前伤势,立时让郭侃感觉左肩之处剧痛无比,口中更是呕出点点血渍。

    血渍落在地上,却令此地再添血腥之气。

    远处,忽有一人掠来,郭侃凝目一望,不觉诧异:“是余?没想到他这个时候来了?”

    先前因为探知到钓鱼城之内并无余行踪,故此他方才托大,意图趁着这个时候攻击钓鱼城,进而能够击杀王坚,为蒙古大军立下大功。

    如今时候余已来,以郭侃此刻重创状态,那是断无毫无抵抗能力。

    “好个奸邪之徒,竟然趁我不备,欲要攻破钓鱼城?”看着眼前场景,余努极恨极,立时便催动一身玄力,意图趁着这个时候,彻底灭了郭侃。

    孰料,一道黄沙簌然吹入。

    浓浓黄沙遮蔽天空,立时便挡住余杀招,令其难以看清楚眼前场景,随后一道身影掠入其中,却将那重伤不起的郭侃裹入其中,然后纵身离开。

    余不免感到紧张,暗想:“刚才那个人,应当乃是蒙古可汗蒙哥,没想到他竟然亲自出马?”一想此人如今时候竟然亲自下场,便感觉有些紧张,毕竟这蒙哥向来实力强横,更曾在静海一战逼得萧凤以自杀方式,方才令整个余部逃了出来,而今时候对方竟然为了郭侃,而亲自下场?

    由此可见,蒙哥对郭侃究竟有多么信任。

    复有看到地上躺着的王坚,余这才有些慌张,俯下身在王坚鼻息之下探了探,这才有所放松:“幸好只是重伤而不是死亡,否则我就真的要愧对好友了。”一伸手,却将王坚整个人抱起来,直接踏入钓鱼城府衙之内,寻找军中医生为其医治。

    …………

    蒙古之中。

    躺在病床之上,郭侃一想之前状况,不觉感到气恼。

    此番出阵,乃是他在这宋朝之中首阵,孰料却和王坚这等强者对上,一番厮杀之后,除却将其重伤之外,便没有造成多大事情,着实教人感到气馁。

    脑中细细想着之前状况,郭侃顿感气息紊乱,却是咳嗽了起来。

    恰逢此刻,帐外帷幕掀开,蒙哥踏入其中,听闻这咳嗽之声后,连忙加快脚步,来到了郭侃身边,安慰道:“你莫要着急,还是快些养好身子吧。要是不好好蓄养身体的话,可是会留下后遗症的,知道吗?”

    “启禀可汗,我知道了。”

    郭侃轻轻颌首以示了解,复有面带愠怒,喝道:“只可惜此番鏖战未曾击杀王坚,令整个战役功亏一篑,实在是我之罪孽。还望可汗责罚。”

    “正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此番已经竭尽全力,只是因为对方实力雄厚,故此未曾成功。对此,我若是责罚,如何让军中士兵臣服?你且在此地安静养伤,至于那钓鱼城和合州一事,我自然会处理。”蒙哥安慰道,神色却似那亲人一般,直教人感觉温和无比。

    郭侃顿感心中热潮涌出,复有低头回道:“放心吧,可汗。下一次,我定然将钓鱼城攻下。”

    蒙哥笑容温和,再度诉道:“那是自然。但你也务必要养好伤势,不得和今日一样,再度负伤。知道了吗?”

    两人细语自是不谈,另一边于钓鱼城之中。

    余立于门外,却是有些忐忑不安,全因为那房中王坚伤势实在是太过沉重,却不知晓以此地医师之能,是否能够将其治好。

    自远处长廊之处,吕文德缓步走入其中,眼见余眉目之中全是担忧,不觉问道:“启禀余将军,末将有事求见。”

    “何时?”

    虽知对方此行必有目的,但余却有些不耐烦,毕竟他的挚友王坚,目前可是正在接受治疗,而且还不知晓究竟是否能够治好。

    吕文德俯首回道:“遵照你的指示,我率领麾下水军,意图冲破敌军封锁。但对方军势太盛,日前我被那汪德臣所败,而损失的战舰还有人员,都在这里。”语毕,却是从袖中掏出一张帖子,抵到了余身前。

    余听罢,结过了那帖子细细看了一会儿,旋即无奈一笑,笑容中莫不是苦涩之声:“汪德臣?那人乃是当世名将,其实力尚在你之上。你能够从对方手中逃出,足见本事。”

    吕文德虽是失败,但余却并未怪罪对方,至于惩罚之事,亦是不曾说道。

    毕竟值此危急存亡时候,而军中本就兵力紧张、人才稀缺,若是在这个时候临阵换将,那毫无疑问会令军心浮动,不停指挥,可谓是兵家大忌,余作为当世名将,自然知晓这个道理。

    “嗯。但是王将军呢?”

    吕文德略有不安,却是落在了那门扉之前。

    自踏入钓鱼城之后,他便听军中将士讲述了之前两人的战斗,更曾到两人战斗的地方观摩了一番,而那地仙神威自然令他感到惊心动魄,只是王坚沉睡至今,却是让人甚是担忧。

    “他啊。唉!自从被我救回之后,整个神识便陷入沉睡之中,至于点滴气息吊住生命,不曾丧命。但若要苏醒,只怕是希望渺茫。”摇摇头,余一脸无奈。

    吕文德颇为惊讶,又问:“怎么会这样?”

    他也曾见过王坚,自然知晓王坚此人身体向来硬朗,怎么一场战斗之后,便直接变成了这般模样来?

    余苦笑一声,旋即摇摇头:“你也知晓。为了确保我川蜀不落蒙古手中,王坚曾经和八思巴、阔端斗过一场,那日凶险绝不此地。当初时候,他也是养伤许久,方才重新苏醒。至于这郭侃?此人实力非凡,竟然也丝毫不逊于八思巴、阔端等人。一番争斗时候,却是将旧患也一起引出,以至于落得今日这般处境。”

    “那可有医治之法?”吕文德又是问道。

    如今时候,因为王坚遭袭昏迷场景,钓鱼城上下莫不是议论纷纷、人心惶惶,若是这样持续下去,少不得闹得个人心涣散,到时候蒙古再度袭击的话,只怕就更难抵抗对方进攻了。

    余又是摇摇头回道:“我已经宴请了此地名医,但他们莫不是无奈拒绝。或许临安城之中尚有办法,但就现在状况,王兄弟又怎么可能接受这一路的奔波劳累呢?更何况还有那蒙古大军虎视眈眈呢。”

    想及此番之后,两人便可能天人相隔,余不禁又是落下几滴泪水。

    “那赤凤军呢?我曾听闻赤凤军萧凤,乃蜗皇传人,修有转死重生之法,更有生死人而肉白骨之能,若是让她前来,或许能够一解王坚状况。”吕文德复有想起一人,又是问道。

    “你是说晋王?”

    余立时愣住,眉宇不禁皱起。

    以萧凤实力,若是救治王坚自然简单,但对方可是赤凤军首脑,和宋朝并非一路,所以他除却当初受孟珙邀请攻击黑龙时候现身外,便没有和对方联系了。

    但这次,只怕是难以推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