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零一章两院制
    “当真如此?”

    听罢之后,谢方叔已然是一身冷汗。

    他虽是猜测过这赤凤军或许会彻底控制住关中一代,然后一如当初的西军姚家、蜀中吴家一样,成为雄霸一方的军阀,却没想到这萧凤竟然会有如此野心,居然想要将汉中也一起控制住。

    更关键的是,若是被那女子侵入川蜀之中,只怕这川蜀一代也难以说明究竟属于谁的了。

    “没错。当真如此。”姚世安咬牙切齿的回道。

    谢方叔双眉紧蹙,已然是忐忑不安:“若是这样,那我们只怕只有将此事向官家禀报了。”复有抬起头看着姚世安,又是一把将其拉住,然后带着他朝着远处的垂拱殿走去,诉道:“而你就陪我去见一下官家,告诉他川蜀一代的状况。”一边走,口中还一边嘀咕着:“这一次,我等再也不能继续放纵了,必须要着手处理赤凤军的事情。”

    姚世安在旁听着,已然是感觉害怕无比。

    这话本就是他掐头去尾所说出的“事实”,其中还有很多关键的地方根本未曾细说,若是当真被人看出来,那他到时候只怕会死无葬生之地。

    谢永康身份低微,更无进入垂拱殿的权力,只好为自己的好友祈祷。

    “好友。希望你这一次,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这一次劫难。”

    不管整个事态到后来会如何发展,作为挑起整个事情开端的姚世安,都注定会没有多少安宁的时日。

    …………

    垂拱殿之内。

    赵昀听姚世安将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说个清楚之后,立时勃然大怒:“此事为何未曾禀告给我?”

    那川蜀一代发生如此大事,他竟然丝毫不知,一想到自己竟然被蒙骗到这种程度,赵昀便火冒三丈,心中生出杀人之感。

    姚世安不免叫屈,又道:“关于此事,我记得余玠、王坚两人曾数度书信发往临安城,但是都石沉大海。之后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方才令我率领麾下人马,来到这临安城之内。”

    “哦?原来是这样?”赵昀蹙眉,复有看向谢方叔,问道:“那你可知此事?”

    谢方叔摇摇头,回道:“我也是第一次听到。”

    “第一次?那川蜀一代,究竟是归谁负责的。”赵昀再度逼问道。

    谢方叔话语一凝,这才回道:“启禀陛下,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此事应当是由丁大全负责的。”

    为了避免权力归于一人,赵昀这一次提拔了三人,其一乃是董槐,负责军队改革以及后勤之事,其二乃是丁大全,负责边陲之地的军政策划,其三乃是谢方叔,负责朝中内政问题。

    如此三人齐力,自然能够确保朝中安然无虞。

    但是谁也未曾想到,就是这其中之一,竟然做出了这等欺上瞒下、祸乱天下之人来。

    “董宋臣,你速速给我将丁大全给我召来。”

    赵昀一脸冷漠,平静的面庞之下,却是暗藏着一股令人感到害怕的压力。

    董宋臣自是感到周遭气氛严肃,连忙便连滚带爬的从殿中离开,赶往丁大全的家伙,心中暗想:“果然。看样子那丁大全只怕也得瑟不久了。若是这样,那我只怕便要尽早脱离他。要不然等此人被发配边疆的话,只怕我也会被牵连在一起。”

    他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不过是一个贪财好色的太监罢了。

    之前之所以和丁大全多次合作,也不过是因为丁大全能够令他挣到钱罢了,但若是牵连到自己,那便只有放弃这一种做法。

    董宋臣在朝中见多了这种事情,自然是见怪不怪。

    果不其然,那丁大全一来此地,便感觉气氛无比严肃。除却了赵昀之外,还多出了谢方叔以及姚世安两人。这两人目光始终盯着他,让他感到甚是不安。

    “启禀陛下,不知陛下召我前来,究竟所为何事?”

    丁大全复有凝目看向赵昀,却在触及对方那冰冷的双眸时候,感觉体内血液一瞬间尽数凝结,几有窒息之感。

    “告诉我,那赤凤军,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挥手,赵昀已然将手中的一卷《资治通鉴》直接丢到丁大全脸上,让丁大全一连无措的站在原地。

    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谢方叔眼见丁大全茫然无措,便从旁插嘴说道:“关于川蜀,为何你未曾将赤凤军占领汉中一带的事情,告知陛下?”

    “赤凤军?”丁大全口中呢喃了一下,这才恍然大悟起来,复有对着赵昀俯身一拜,又道:“启禀陛下。此事确实是我处事不利,但臣以为这件事情,臣并未做错。”

    赵昀轻斥一声,诉道:“并未做错?难道你要朕坐视那赤凤军壮大起来,然后夺了朕的江山?”

    “没错。如此严重的事情,你却私相隐藏,究竟是做的什么打算?”谢方叔在旁辩驳道,却是难掩心中欲念。

    若以权力而论,他和丁大全可是竞争对手,如今抓住对方这个缺陷,便打算一鼓作气,直接做掉对方。

    丁大全却是思维敏锐,立时回道:“江山?陛下!您可别忘了,那萧凤不过是一介女子,其麾下更无子嗣,如何能够当得了皇上?纵然她有此打算,但是在这天下汹汹之前,她又如何能有机会,成为皇帝?更何况那汉中之地,早被蒙古占了去,他赤凤军如今却是将其攻下,重新归入我朝之中,如此一来岂不是喜事一桩?”复有躬下身来,却是对着赵昀盈盈一拜,诉道:“陛下,既然这萧凤如今攻陷汉中,我等若是毫无表示,岂不是可惜了?不如借此机会,弥合双方关系如何?”

    “哦?这事如何算是喜事?”

    谢方叔撇撇嘴,却是有些不甘。

    不过是轻轻松松几句话,丁大全便扭转局面,将先前瞒报之事改为表彰赤凤军之事,这般话术倒也着实厉害。

    “怎的不算?难道那萧凤,便不是我朝晋王吗?她既然为我朝开疆拓土,那我等若是不予以封赏,如此举动若是教士卒听了,岂不会寒了他们的心?至于那等窃据江山、问鼎天下,难保不是蒙古之人散播的谣言。毕竟那萧凤若是当真想要称帝,她早就可以称帝了,又何须等到现在?”冷哼一声,丁大全直接反驳道。

    谢方叔被这一怼,也说不出话来。

    听了丁大全这一番说辞,赵昀也开始觉得自己先前反应是否太过敏感。

    再怎么说,那萧凤也不过是一个女子,既然是一介女子,那便在某些方面难以和男子比肩。

    譬如这子嗣问题。

    且不论萧凤是打算自己生,亦或者是收养,光是如何平衡子嗣出现之后,赤凤军内部的势力平衡问题,就足够让人头疼的,之后如何将位置传给自己的后代,也是一个极其棘手的问题。

    所以萧凤干脆放弃了这个追求,反而开始着手缔造一个基于集体决策的政治制度。

    目前来看,这个政治制度尚算可以,至少在关中一代,这个集体决策、主席轮职的制度,还是运行的相当不错。

    姚世安眼见两人心有所动,不免感到有些着急,从旁劝道:“但是那赤凤军成长速度太快。若是不予以牵制,只怕日后恐有大患。”

    “没错。这赤凤军虽是名义上,尚且算是我朝一员。”

    谢方叔也从一边帮衬道:“但是你也知晓,这赤凤军自成一体,不仅仅到处兴修学校,更是广开科举制度,以每年一次的高频率招揽贤才。若有中者,立时授予官员,毫无迟疑。至于其内部,更是设有诸多官职,皆和我朝不尽相同。若是放任自留,难保这赤凤军不会成为下一个西夏。”

    自董槐遭到弹劾被迫离开之后,这丁大全便在朝中肆无忌惮扩张着自己的势力。

    他若是不奋起反抗,只怕自己手中的权力,也要被对方给夺了去。

    丁大全一时哑然,却也难以无视。

    关于赤凤军之事,他们早就派遣了大量探子潜入关中,四处搜罗关于其内部的消息,对于其种种和宋朝制度迥异之处,莫不是熟悉无比,完全可以说是两种截然相反的制度。

    宋朝制度,采取的乃是三省六部的政治制度,但其权力却都出于皇帝之手,除非是得到皇帝允诺,否则政策便无法得到推行。

    而赤凤军,采取的却是以参政院和行政院为首的两院制度。

    参政院,顾名思义,拥有参与政治的权力,而若要成为参政院一员,唯有入赤凤军之内服役三年,外加通过科举制度考核,方才准许成为其中一员。

    而成为参政院之后,便可以享有诸如设立法律条文、监督官员等等权力,进而限制地方官的权力,令其无法胡作非为。

    至于那行政院,却是直接仿照宋朝制度而来,譬如防御使、指挥使、县丞、通判之类的,原样套搬,只不过为了防止官员在地方做大,所以采取的乃是轮职制度,以六年一轮职,每到一定期限之后,便需要重新遴选。

    如此上下相制,方才确保了整个赤凤军的稳定运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