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一百章一石二鸟
    说话间,两人也来到了里堂之内。

    谢永康吩咐侍女去沏壶茶,并且为中午的吃食准备之后,就颇为好奇的看着姚世安,问道:“只是你进入突然来此,莫非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唉!还不是川蜀之事?”

    心里面咯噔一声,姚世安立现愁容。

    谢永康顿时紧张起来,询问道:“川蜀?莫非川蜀又出现什么事情了?”

    “没错。你应当知晓赤凤军吧。”点点头,姚世安神色异常严肃。

    “当然知晓。十年之前,那萧凤于朝中胁蒙古威势,欺压众人,令官家不得不封她为晋王。如此耻辱,我等即为忠臣义士,又岂敢忘却?”谢永康脑中立时窜入一个身影,不免感到了有些害怕,左右看了一下,确保无人之后,方才低声问道:“莫非这赤凤军,有什么动静?”

    “没错。”姚世安缓缓低头,说道:“就在近期内。那萧凤也不知晓究竟是怎么会是,居然率军攻击蒙古大军。”

    乍闻此消息,谢永康顿时愤怒起来,喝道:“什么?这萧凤怎的如此胆大,竟然未曾和朝中官员商量,便做出这等行径?她难道就不怕引来蒙古进攻吗?”

    偏居长安之中,谢永康也经常听到自淮河边上传来的谣言。

    而那些谣言之中,莫不是在渲染着蒙古的强大,以及宋朝禁军的悲惨状况,以至于他也对那远在千里之外的帝国甚是害怕,唯恐听到对方南下的消息。

    姚世安无奈摇头,回道:“你也不是不知道。这萧凤乃是北人出身,和那蒙古素来存有怨隙。而在经过十年生聚之后,其实力更是大大增加,自然要报以前仇恨。”随即,声音刻意压低,略显浑沌的说道:“而且对方现在已经将汉中攻下,便是利州剑阁关,也陷入对方守备之中。”

    “居然这么快?”

    睁大眼睛,谢永康有些不可思议。

    他也知晓赤凤军强大,便是和蒙古精锐士兵对阵,也是毫不逊色,便是那史天泽这样的一世英雄,也一样死在了赤凤军的手上。

    “没错。”姚世安颌首回道:“没错。正是因此,所以我才连夜赶来,就想要将这情报传递过来,好叫你们做好准备。”

    “若是这样,那只怕就麻烦了。”谢永康沉吟道:“但是尔等为何不提前做好准备?毕竟你可是在川蜀之中,按理说应该有足够的时间还有精力,去阻止对方的。”

    姚世安一脸气馁,摇摇头回道:“你难道忘了,那萧凤可是晋王,于关中本来就自建府邸、自成一体,麾下更有五万赤凤军。如此强横的实力,又岂是我等如何能够干涉?”复有感到有些紧张,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之后,方才又说了一句:“而且我还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谢永康回道:“你说吧。而我自然会给你保证一切的,”

    “那就是,我怀疑余玠可能和对方有所勾搭。”刻意的压低声音,姚世安唯恐被其他人听了去。

    谢永康听了这个消息,一时傻了眼,低声呢喃道:“这,竟然有此事?”

    “千真万确。因为就在我离开之前,余玠便开始考虑是不是邀请对方入川。要不然,我为何要星夜赶回来?”姚世安虽觉心中愧疚,但是一想到心脏之处的失心蛊,便咬咬牙又是说了起来:“要不然,只怕这川蜀就不属于咱们大宋,而是属于赤凤军了。”

    谢永康有些焦躁的走来走去,脸上也是闪烁莫名光彩,咬着牙暗暗发誓起来:“这个,我断然不会让此事出现的。”左思右想,他始终觉得这消息实在惊人,遂直接离开府邸,却是奔向垂拱殿之中。

    此刻,谢方叔正在垂拱殿之中,朝着端坐其上的那位圣人禀报朝中之事。

    这些事儿不过是一些寻常小事,但若是不将其处理干净,留存到日后时候,那便会早就出巨大的问题来。

    对此,谢方叔自然是要求自己认认真真,将每一件事情都处理的妥妥当当的。

    就在他和赵昀说的激烈时候,正在门外的董宋臣却推开门,走到了赵昀身前,然后对着谢方叔欠身一辑之后,才道:“右相。不知为何,您的侄儿前来找您,不知您是否有空?”

    “你是说永康?他来到这里找我干啥?”

    听到侄儿前来寻找自己,谢方叔便感到有些奇怪,便对着赵昀俯下身子,恭敬一敬:“陛下,可否允许臣先行告辞?”

    “当然可以。只不过你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莫要继续操劳了,知道吗?”赵昀嘴角含笑,回道。

    “那,臣这厢告辞了。”

    谢方叔向赵昀告辞之后,立时便走出宫门,随着董宋臣引导,方才来到了一处庭院之中。

    这庭院唤作清心亭,位于一个方圆二十来丈宽的小湖中央,和整个外面仅有一条长约十来丈的走廊连接,可以说最是适合两人单独对话了。

    一步来到走廊之前,谢方叔立时便见谢永康忙不迭的走过来。

    他一时感到诧异,便问:“永康啊。你平常时候不是在府中修习四书五经,为何今日反而来到这皇宫之内寻我?”

    “叔叔。这一次非是我来找你,却是另外一人。”谢永康摇摇头,微微侧过身子,这才将姚世安露出来。

    姚世安踱步走到谢方叔身前,双膝稍稍一曲,敬道:“侄儿姚世安,这厢见过右相了。”

    “哎呀呀。你我乃是亲戚,何必如此客气?”

    谢方叔轻轻笑道,立时递出手来,让姚世安停止鞠躬,又是继续问道:“只是多年不见,你却是消瘦了许多,相比实在川蜀哪里受了不少苦吧。不过你怎么突然回到了临安城之中?可否告诉我原因?”

    眼见谢方叔如此客气,姚世安止不住目中泪花,却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嚎叫着:“叔叔,我,我实在是对不起你啊。”

    这般模样,他却是真情实意。

    自嘉陵江之中,因未曾预料到船中状况,而导致渔夫叛乱;再到之后被贬离职,然后被蒙古精锐发现,并且抓入帐中;还有自己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方才重新回到临安城的场景,莫不是让姚世安目中含泪,几欲哭诉起来。

    谢方叔被这一弄,立时懵了。

    他赶紧拉住姚世安的手,努力的将其从地上撑起来,劝道:“唉,你怎么这样子啊!还不快点起来。若是被别人家看到了,肯定会笑话你这个爱哭鬼的。知道了吗?”

    “侄儿明白!”

    姚世安这才在谢方叔的搀扶下站起来,举起衣襟拭去眼角泪水,只在心中斟酌了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只是叔父。这一次,还请你一定要出手相助,要不然我朝川蜀一代便彻底危险了。”

    “什么?”

    谢方叔乍闻这消息,身子一颤却是感觉全身血液,尽数朝着脑中涌来,令他不由得呻吟了一下,旋即就在谢永康的搀扶下,坐在了静心亭的凳子之上。

    有些责备的看了一眼姚世安,谢永康喝道:“姚兄。我不是和你说了吗?叔叔年岁已老,气力不比我等,若是有个一万,你可得当心了。”随后便颇为体贴的将手放在谢方叔背后,开始运转体内元功,助谢方叔快些恢复元气。

    姚世安一脸歉意,回道:“叔叔,实在是对不住了。只是这消息实在是太过惊人,故此侄儿方才如此谨慎。实在是抱歉了。”

    “没事啊。你继续说罢,告诉我川蜀一带,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神色苍白,谢方叔透着询问看向姚世安。

    姚世安虽感紧张,但也开始压抑住自己躁动的心思,回道:“启禀右相。你也知晓自十年之前,因为蒙古大军压境,官家被迫无奈之下,只好册封赤凤军首领萧凤为晋王。之后,我军和赤凤军连番出阵,方才挫败了蒙古攻势,而这之后才有了这十年间的和平。”

    “确实如此。”点点头,谢方叔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又道:“莫非你说的川蜀危机,便是那赤凤军引起的?”

    当初册封萧凤为晋王时候,谢方叔也曾经有过谏言,但在情势危急之下,却也只有联盟赤凤军这个唯一的方法,而在此之后他更是对赤凤军忧心忡忡,唯恐这心生的力量会彻底颠覆整个宋室皇朝。

    “正是。彼时赤凤军刚刚踏入关中地区,因为根基不稳,所以也没有多少动静。便是偶然有一些军事行动,也多是抗击流匪、击退蛮夷之事,至于一次性投入兵力超过一千以上的战斗,基本上就再也没有过。但是正所谓十年生聚,孰料那赤凤军狼子野心,竟然在去年时候以抗击蒙古大军唯有,占了汉中之地,便是位于利州的剑阁关,也被他们所掌控。”

    一口气将早已经编排许久的话说出来,姚世安有些忐忑的看着谢方叔。

    这里面,很明显进行了部分的筛选。

    更隐瞒了蒙古侵入宋朝境内,这个导致一切因素的关键来,反倒将一切都推到赤凤军。

    如此做法,很明显乃是驱狼吞虎,以宋朝的力量解决赤凤军,并且借助赤凤军削弱宋朝的力量。

    这一石二鸟的手法,蒙哥运用起来,当真是熟稔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