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五章诬陷、攻讦、奸臣
    既已定下计划,丁大全立时便开始谋划此事。

    翌日,尚未等到破晓时候,他便从床上爬了起来,踏入了垂拱殿之中。

    垂拱殿之中,赵昀因昨日时候川蜀之事而一夜未睡,所以便早早的起来,来到垂拱殿之中处理政事。

    眼见丁大全来到这里,他吨感到诧异,问道:“丁爱卿,为何你今日来的这般匆忙?”按照往常时候,丁大全可从未在这个时候,来到这垂拱殿之中。

    “噗通”一声,丁大全却是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口中哀嚎:“陛下!臣……臣……臣实在是有愧圣上啊!”声嘶力竭的,像是刚刚从死亡边缘挣脱一样。

    赵昀讶然,连忙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启禀陛下。臣,臣不敢说!”

    浑身一颤,丁大全已然是双目通红,像是刚刚哭过一样,见到赵昀看向自己,更是露出几分胆怯模样,微微垂下头来:“毕竟臣,实在不相信竟然有这种事情。”

    赵昀轻哼一声,喝道:“有什么不敢说的?快说!”

    “那好。那臣这就说了?”努力抬起手,丁大全擦了一下眼角,这才缓缓说道:“陛下可曾记得之前我曾经说过的川蜀之事?”

    赵昀轻咦一声,立时忐忑不安了起来:“川蜀?莫非那里又出现什么状况了吗?”

    “川蜀倒是没有出什么状况。只不过我昨日听陛下说了之后,便派遣麾下之人前去调查川蜀之事,这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有人伪造军情,意图颠覆朝政。”舔了一下嘴唇,丁大全这才缓缓诉道。

    “伪造军情?颠覆朝政?究竟是谁,竟然敢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

    一声怒喝,赵昀已然自座椅之上腾身而起,一对虎目死死盯着丁大全,欲要探求对方所言之话是否为真。

    丁大全亦感紧张无比,他知晓这一次自己若是稍微露出破绽的话,那定然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劲敌,所以他努力令整个大脑安静下来,然后才将虚构的故事诉说出来:“一开始我也不信。但是当我继续搜罗下去,却发现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摆在眼前。而这些东西,全都是我前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正是因为畏惧,所以方才前来此地,只求陛下能够开恩,原谅我的过失。”

    赵昀轻叹一声,回道:“唉。爱卿为国冒险,何错之有?还是快些起来吧。”

    “臣谢过陛下。”

    丁大全这才站起,但下一刻,赵昀就将那一句疑问说了出来:“只是你所说之人,究竟是谁?”

    “启禀陛下。此人便是当今右相,兼枢密院副使之董槐。”

    丁大全深吸一口气,这才缓缓诉说出来。

    “是他?”

    赵昀一时错愕,凝目看着丁大全,继续问道:“但是爱卿。这董槐向来刚正不阿,便是曾经的郑清之,对此人也是赞颂不止。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

    “弄错了?”

    丁大全摇摇头,依旧坚持自己的观念:“小臣绝不会弄错。定然是董槐此人善于掩饰,这才令陛下未曾看清他的真实面目。”

    赵昀又是感到困惑,继续逼问道:“但是朕前些日子还曾经和他谈论过整军一事。观其容貌、听起言谈,应当乃是朝中不可或缺的人才。若是当真如你所言,那他有何理由做出这种事情?”

    丁大全眼见赵昀将信将疑,唯恐自己心思被看穿,连忙劝道:“陛下。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那董槐如何会让别人看破他的狼子野心?这一次,若非小臣机缘巧合,如何能够看破对方计策?陛下!若是让他继续留在朝中,难保此人不会成为下一个史弥远。”

    “史弥远”三字刚一出口,赵昀立时愣在原地。

    作为当今宋朝皇帝,他如何不知这足以改变自己一生之人究竟是谁!

    而当初,曾经操弄自己一声的那人,如今时候却似乎和董槐身形,渐渐的重合了起来。

    丁大全看见这一幕,暗中窃喜,连忙劝道:“陛下。为了稳定朝纲,还请陛下做出决定。”

    “这个……”

    长叹一声,赵昀正欲下达旨意时候,心中咯噔一声,却是对眼前的一切产生了一丝疑惑,以至于话音也略有迟滞。

    为何丁大全如此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董槐?

    而且还是必须要这么早,而不是在大朝议之上?

    难不成有什么缘故吗?

    种种疑惑,令赵昀越想越困惑,遂吩咐道:“你且下去吧,至于董槐一时,让朕想想再说。”

    丁大全心中一惊,虽是打算继续劝说,无奈害怕自己若是继续坚持的话,便会暴露出自己的身份,只好放弃了进一步的劝说,然后便回到了家中,静等着陛下的消息。

    但是这一等,却是一整天。

    等到了夕阳西下、圆月悬空时候,垂拱殿中也没有传来半点消息。

    眼见没有等到自己所需要的消息,丁大全已然着急起来,咕噜一声便从床上翻起,喃喃道:“不行。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必须要主动出击。否则让陛下知道一切之后,我就彻底玩了。”

    将官袍穿戴完毕之后,他却走到了旁边的军营之中。

    这军营之中,士卒们早已经安歇完毕,陷入香甜的睡梦之中,但任就被丁大全给硬生生的叫醒来。

    他们一脸困意的爬起来,见到来者乃是丁大全之后,立刻便慌了:“原来是丁大人!敢问丁大人今日前来此地,究竟所为何事?”

    “各位。尔等也知晓,你等平日了含辛茹苦,不过是为了养活一家老小罢了。但是……”丁大全一脸沉着,对着众人便是鼓舞道:“自董槐上位以来,此人以整治军队为名,断绝尔等生计,令尔等陷入困苦之中。正所谓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尔等就愿意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继续嚣张吗?”

    “不能!”

    被这话一鼓舞,众人纷纷赤红双目,高声喝道。

    正如先前所说,这宋朝禁军**横行、三冗问题极其严重,以至于已经达到了足以影响军队战斗力的程度。

    若要彻底解决这些问题,那便需要以雷霆手段,彻底扫出其中的旧势力,无论是那些高居高位的高管贵族,亦或者是栖居人下的兵痞无奈,全都是应该被清扫的对象。

    而这些下层士兵,自然也是其中的失落者。

    丁大全眼见这些人精神振奋,不觉露出几分笑意,旋即高声喝道:“既然如此。那尔等便随同我一起前往董槐府中。抗议此人乱用权力,让我等无法生存。各位说,好不好?”

    “好!”

    齐声呐喊,令众人全都陷入歇斯底里之中,一点也不在乎眼前究竟是谁,纷纷将兵械库之中收藏的武器取出来,然后装备在身上,一起跟在丁大全身后,朝着远处董槐府邸之处奔去。

    沿途之上,那些市民看到他们这疯狂模样,尤其是那明晃晃的钢刀,更是害怕不已,一个个莫不是纷纷退开,以免被这群狂信徒撞上,然后沾染到了血光之气。

    大约走了半个时辰之后,一行人也在丁大全的率领下,来到了董槐府邸之外。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帮人平日便不是什么良民,又有丁大全在后面撑腰,更是感觉气势十足,张口便是高声喝道。

    “董阎王,你有种的给我滚出来,别躲在里面装孙子。再不出来,我便冲进去了。”

    “木鬼小子,你这厮敢废了老子的营生,怎么今日却不敢出来见老子了?快滚出来。”

    “没错。有胆子做怎么就没胆子承认?你若是敢出来,老子今日便认你是条好汉。”

    “……”

    一句句话儿,一道道声音,莫不是尖酸刻薄,怎么侮辱人便怎么来,真真教人听了都感觉火冒三丈。

    而那董槐才刚刚睡下,也被这府外动静给惊动起来。

    “夫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的妻子也是一脸担忧,看着窗外。

    只见窗外火影憧憧,偶然间更是传来一阵刺鼻的焦油味道,再夹杂着那骂声,更是让这些陪伴他数十年的妻子一脸忧愁,死死的握紧董槐手臂,浑然不知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以至于闹出这种事情来。

    “哇哇哇……”

    婴儿啼哭打断两人心思,却是他们两人新近诞下的结晶。

    萧氏夫人一听,连忙将婴儿抱在怀中,不断的安抚着:“宝宝不哭,宝宝不哭。妈妈这就带你睡觉,知道了吗?”

    “不清楚。不过应当是政敌所为。只不过那厮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当真是超乎想像。”董槐抿紧嘴唇,目光怔怔看着远方,显然也因此而倍感恼火。

    若是对方彻夜如此,那他晚上可就根本难以入眠了。

    念及于此,他只好从床上走下来,并且将放在一边的官袍取过来,穿在身上。

    萧氏夫人一脸忧愁,又问:“那你打算如何?”

    “不管怎样。先将他们弄走再说。”

    董槐目露笑意,在夫人额头之上亲了一下,又将那正在哭泣的婴儿抱在怀中哄了几句,令其安然歇息之后方才转身自里间走出来。

    推开大门,董槐一步踏入,眉宇之间自有英气。

    见到众人走出来,那些隅兵纷纷走上前来,将董槐给层层围住。只因为畏惧对方身份和实力,他们却也不敢擅自靠近,以免遭到对方报复。

    眼见被众人围住,董槐英挺的眉宇之间满是煞气,斥道:“此地乃是朝廷命官所在,尔等今日来此,究竟意欲何为?”

    被他这一句一吓,众人莫不是朝后退了三步,显然也是心中发虚,竟然不敢和对方当面对峙。

    丁大全眼见正主现身,立时笑着走出来:“董大人,今日一见别来无恙?”

    “原来是你这小子。”

    董槐见到正主儿现身,立刻恍然大悟:“你今日做次行径,倒地意欲何为?若是不给本官一个交待,那就莫要怪吾不客气了。到时候若是告上陛下之处,可莫要说我不顾同殿为臣情谊!”

    董槐对丁大全素来都怀有怨隙,只因为上面有赵昀压着,两人方才没有彻底撕破脸,不过私下里也算是势同水火了。

    当然,这也是帝王心术,所刻意制造出来的局面罢了。

    异论相搅、各自平衡,本就是帝王心术的一环,至于是否对当真有利于朝政,有利于黎民百姓,甚至是有利于整个社稷,那就另当别论了。

    丁大全轻轻一笑,却自怀中掏出一张黄绢来,诉道:“董大人究竟为何,在下自然知晓。不过对于董大人,大理寺众位可未必当真信任。此为陛下密诏,乃是令我前来带大人前往大理寺一趟,不知大人可愿意随我一同前往?”言罢,却将这黄绢轻轻一抛,便丢到了董槐身前。

    作为和董宋臣交情匪浅的奸臣,丁大全从对方手中得到伪造的圣旨不要太简单。

    至于那赵昀?

    他素来对董宋臣信任有加,又如何会注意到这些细微之事呢?

    董槐伸手结果,将其打开之后,扫了一眼,立时感到疑惑:“大理寺?我并未做错事情,为何要让我去大理寺?”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丁大全摇摇头,复有蔑笑道:“又或者是你做错了什么事情,所以才惹的陛下震怒,故此令我前来此地,要押你前往大理寺吧。”微眯的眼睛见到对方因为愤怒而捏紧拳头,又是笑着说道:“对了,董大人。莫非你打算反抗吗?又或者,你就连陛下颁布的圣旨,也不想遵守?”

    “你!”

    董槐双目赤红,直接瞪着丁大全。

    但他纵然实力远超对方,却也根本无法反抗。

    若是当真反抗这些人,甚至让这些家伙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势,纵然董槐能够自大理寺之中撇清自己的关系,但却彻底的失去了陛下以及朝中大臣的信任。

    不管对方现在如何,他们终究代表着的,乃是朝廷的颜面。

    董槐根本就无法反抗。

    丁大全一脸得意,微微欠身对着董槐说道:“大人,请了?”

    “放心吧。我自己会去的。”

    一挥手,董槐舍下旁边之人,昂首阔步朝着远处走去。

    纵然对方也是心存敌意,但董槐如今也是朝中重臣,自然也不敢触犯对方,所以也就只敢在三丈之外护持,以免有闲杂人等坏了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