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四章争锋相对
    临安。

    稍稍俯首看了一眼高处君王,丁大全赶紧低下头来。

    “告诉我,目前成都路究竟如何?”

    含怒之声传来,立时让丁大全吓得全身一颤。

    他赶紧低下头,回道:“启禀陛下。目前成都路尚有王坚、余玠两人护持,一切安好。”

    “当真如此?”

    赵昀不禁皱眉,凝目看向丁大全。

    昨日时候,他本是心情舒畅,故此在后花园之中游玩,熟料在游赏时候偶遇当今皇后谢道清,以及通过谢道清而踏入园中的李庭芝。

    他虽是恼怒谢道清未曾为自己诞下儿子,更是多次抵触自己,但两人毕竟也是多年夫妻,所以也就在谢道清的劝说下,权且听了一下李庭芝此行目的。

    这一问,赵昀方才知晓川蜀目前状况,于是便有了现在模样。

    那丁大全赶紧回道:“启禀陛下。你且想想,若要踏入川蜀之中,非得经由赤凤军所在之地汉中,方能踏入其中。而当今晋王和其厉害,其麾下赤凤军亦是骁勇异常,数度挫败蒙古攻势,于中原之内已然被视为蜗皇降世。既然有晋王护持,那蒙古如何能够做出这等行径?”

    “既然如此,那为何有人告知朕,和我说蒙古入境,而川蜀已然丢失大半?便是余玠、王坚两人,亦是只能困守钓鱼城,苦苦支持呢?”赵昀再度逼问。

    丁大全喉头一动,深吸一口气,复有回道:“陛下。此事纯粹虚构,而川蜀若是当真如此,大可以在朝堂之上进谏,否则又如何需要私下禀报圣上?更何况圣上也知晓,目前整军在即,可着实威胁到许多人。为了能够保住手中权柄,那些人定然自然会四处传播谣言。正是因此,他若是不将蒙古威胁说的极端一点,如何能够让陛下信任,并且停了收拢军权之事?”

    “保住军权?此话当真?”赵昀心中泛起波澜,复有问道。

    收拢军权,统归中央所有,向来便是赵昀心中所求。

    故此一等孟珙、郑清之、史嵩之等人陨殁之后,便开始着力推动此事,而丁大全、马天骥等人,便是他从众位大臣之中提拔起来,好将这事推动下来的人。

    丁大全眼见赵昀露出几分怀疑,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赶紧道:“陛下。此事定然如此。而且你想,那川蜀距离蒙古如此遥远,沿途之上莫不是荒凉戈壁、亦或者是高山峻岭。若要跨越这些险境,还想要击败军容严整的禁军?这种事情,如何可能出现?”

    “这倒也是。”

    听罢之后,赵昀在心中想了一想,也觉得这件事情太过荒谬。

    自赤凤军占据汉中之后,便屡屡出动麾下士兵扫平周边蒙古势力。川蜀一代,也因此得到颇多助力,总算有了一些休养生息的时候,便是输送到临安之中的粮饷,也是增长了许多。

    既然如此,那川蜀一代,如何会有李庭芝说的那样危险?

    只可惜赵昀却根本无法想象,那蒙古竟然会真的由吐番踏入大理,然后自大理北上攻入川蜀一带。

    毕竟这种超广域、大范围的机动,整个世界都未必能有几个人有此魄力!

    赵昀微微颌首,又道:“既然如此,那朝政之事便权且交由你来处理。记住了,此番时候务必要将各地兵权收归几有,非如此我朝难以再兴,更是无法对抗蒙古大军。”

    自火器出现之后,战争方式已然改变许多,变得更为依赖武器装备,以及后勤。

    正是因此,赵昀方才察觉到其中契机,试图利用火器在朝中在建一支足以和赤凤军匹敌的军队,然后靠着这支军队压倒军中盘踞已久的军阀,并且借此和蒙古对抗。

    他这个思路倒也没错,只不过在这种兵凶战危的时候做来,却对推动者能力要求甚高。

    以丁大全那毫无根基的底蕴,若要将此事推动下去,也只能使用一些卑劣肮脏的手段。对此赵昀也心知肚明,不过他也只是将此人当作打击军阀、收拢军权的工具罢了,而且若是此人当真是惹得整个局面一团糟的话,也大可将此人推出去当作替死鬼,消解朝中之臣的怨气。

    如此一举两得之事,赵昀早已经是熟稔无比。

    丁大全赶紧叩首谢道:“陛下。小臣定然竭尽全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待到从垂拱殿离去之后,目光瞬间变得凶狠起来,复有见到前方走来一人,正是赵昀宠臣董宋臣。

    那董宋臣眼见丁大全一脸愁容,连忙问道:“子万兄,不知这一次,又是谁得罪了你?”

    “哼。还不是有人向圣上进献谗言,结果弄的我被圣上骂了一顿骂?”丁大全轻哼一声,复有问道:“对了。你可记得昨夜时候,究竟是谁夜入皇宫,面见陛下的?”

    董宋臣脸色稍动,立时笑道:“哦?你是怀疑有人暗下手段,意图阻碍吗?”

    “没错。”

    丁大全见着董宋臣一脸暧昧,不由得撇撇嘴,眸中更是透着一股懊恼之色,旋即自袖中取出一叠银票,递到对方手中,“而且这一次能有人夜入皇宫,若是下一次刺杀圣上,这还了得?我为朝中重臣,自然要调查清楚。”

    若要从对方获取情报,唯有这白花花的银票才行。

    丁大全对于董宋臣的性情,早已经熟悉无比。

    董宋臣扫了一眼银票,确定上面的盖章是真的之后,整个脸蛋便似花朵一样,瞬间绽开。

    “没想到竟然有这等事情?若是真的如此,那定然不能放过对方。你放心,关于此事,我定然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交待。”

    对于南宋皇宫之内的熟悉状况,董宋臣自诩第一,那就没有第二人,甚至就连赵昀若要去什么地方,也只有询问他才知晓具体位置,否则董宋臣如何能够成为赵昀的宠臣?

    “没错。圣上安危,实在为我等所担心的。正是因此,我定然不能接受此事。”面容坚定,丁大全暗暗下定决心。

    这一次,定然要将那人彻底揪出。

    ……

    翌日。

    于约定的地方,丁大全早已经等候已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之后,那董宋臣方才走到这里。只见他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人之后,这才缓缓踱步,来到了丁大全所在的小亭之内。

    “找到那个人了吗?”丁大全有些焦急,直接问道。

    董宋臣轻轻摇头,却道:“唉。为了找那人,我可是着实费了好大的功夫。毕竟对方实力雄厚,势力广大,手下之人也是为数众多。若非我小心谨慎,只怕我这条小命早早的就没了。”

    拍着胸口,董宋臣似是依旧处于危险之中,整个人都露出怕怕的样子。

    丁大全眼角微挑,旋即从手中取过一封信封,推到对方眼前,诉道:“董兄亲入虎穴,只为一探敌人凶险。在下略备薄礼,算是为您压压惊。”

    “那在下却之不恭了!”

    董宋臣脸上一喜,快速将信奉纳入怀中,旋即才道:“不过说来也委实吓人,毕竟那人是谁,便是我也给吓了一跳。”

    “谁?”丁大全压低声音,问道。

    董宋臣深吸一口气,方才回道:“此人便是当今右相兼枢密院副使——董槐!”

    “是他?”丁大全一时愕然,旋即连连颌首,回道:“不过也只有他了。”

    董宋臣见丁大全一脸咬牙切齿样子,顿觉有些好奇问道:“哦?莫非你和他有些怨隙?”

    “非是有些怨隙,实乃是不共戴天。”

    丁大全一脸戾气,冷笑一声诉道:“你也知晓。陛下之所以将我与他同时提拔上来,便是希望我两人消去昔日怨隙,能够共同办事。但是这董槐,却屡屡以各种理由,将我举荐的诸多贤才拒之门外,说什么对方才德不足之类的。哼哼!还不是想要培植自己势力,好借机垄断整个朝政吗?”

    董宋臣再度问道:“哦?那你以为此人今日为何要暗中面见陛下?”

    “依我看。他定然是嫌我碍眼,所以想要将我铲除掉了,进而能够独揽朝政。”

    丁大全眼神闪动,复有坚定下来,回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用客气了。这一次,我倒要看看那人究竟有什么手段?”

    心中已然下定决心,丁大全打算这一次,彻底拔出董槐。

    董宋臣眼见对方决心已定,便安慰道:“我乃是宦官。对于你和董槐之事,自然也不便插手。只是那人竟然敢夜间面见圣上,就怕此人日后还会暗中下毒。为圣上考虑,你可绝不能失败啊。”

    “放心吧,这一次我定然会彻底击败对方的。”丁大全点点头,对于董槐更是恨之入骨。

    这一次,若非他反应及时糊弄过去,只怕自己做的事情,便会彻底暴露在赵昀眼前。

    届时自己底蕴不足,更是失去赵昀的支持后,必然会彻底倒台,陷入万劫不复之中。到时候,只怕就不止是贬低这么一个后果,甚或可能会直接被那群士大夫给逼死。

    丁大全自入朝以来,对所谓的士大夫可是一清二楚。

    他们,绝不是所谓的谦谦君子,与之相反,当面对那些异己之人,他们便会瞬间变成豺狼虎豹,将对手彻底撕碎方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