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二章入川之机
    “战船被夺三十余艘吗?没想到这蒙古行动如此迅速,居然这么快便来到这里了。?一看书?·COM”

    得知嘉陵江战役之事,王坚虽是心疼,但自知此刻并非轻举妄动之事,只好安抚麾下士兵,令他们稍安勿躁,以免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

    以钓鱼城之坚固,抵御蒙古进攻绰绰有余。

    若是因些许恩仇便出城鏖战,不过是将有限力量,消耗在无意义的战场之上。

    “没错。”长叹一声,余也是回道:“若是按照这样子,只怕那蒙古大军很快便会来到此地。到时候你可有把握守住此城?”

    钓鱼城修建一事,早几年便已有规划,如今更有众多逃来的军民相助,进度可谓是一日千里。按照时日来算,等到蒙古大军到来时候,整个城防也已然完成,足以抵抗对方的进攻。

    “受不住也得守。不是吗?”王坚摇摇头,自嘲道。

    “这倒也是。毕竟若是此城丢失,那整个川蜀便不再属于我等了。这一点,你说不是吗?”余唏嘘回道,眼神有些恍惚。

    昔日时候,他也曾意气风发,更以为若是自己来到此地,定然能够搅乾坤、定鼎天下,但且看如今形势,是否能够保全川蜀已然是个问题,更勿论能够战胜蒙古。

    王坚神色黯然,双目无神望着那嘉陵江:“没错。希望,他们能晚点来,至少不能太快。”声音飘荡,落入江中,也随着这江水渐渐逝去,但对岸之处偶然展露出来的身影,却令他额头之上布满皱纹。

    这些个先锋既然来了,那对方来到时候定然不远。

    至于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发动总攻,王坚也不明白,但心中唯一的心念,便是“城在人在、城亡人亡。”

    …………

    利州。

    自赤凤军来到此城之后,便驻足不走,并且开始招揽周围居民,开始整修整个城市,并且将先前因战乱而毁坏的栈道重新修好,以备日后使用。

    若无这些栈道,到时候要想要朝着蜀中运送粮食,那着实困难无比。

    “启禀主公。我等已然将包括沔州等地尽数攻下,纳入我等统治之下。??要看??书?”踏入军营之中,王著对着萧凤禀报道。

    紧随其后,秦长卿亦是诉道:“只是主公,不知何时我等能够进入川蜀之内,和鞑子作战?”

    “那鞑子兵势尚且庞大,若是这个时候前去招惹,只怕届时便是能够彻底歼灭,我军之中也要损失大半,如此不好。”萧凤轻笑一声,解释道:“正是因此,我正需要借助这宋朝将士消磨对方的锐气,等到对方露出疲态之后,再由我等亲自出手,彻底灭掉对方。”

    “原来如此。末将受教了。”王著听着,立时了然于胸。

    萧凤眼见两人若有所思,又道:“而在这之前,尔等便以这汉中地区的鞑子练练手,先熟悉熟悉这川蜀地形再说。知道了吗?毕竟这川蜀和我关中不太一样,其地山势纵横交错、甚是破碎,纵然有小部分平原地区,也甚是狭窄,根本难以集中大部分兵力进行决战。正是因此,尔等才要仔细琢磨,若是在这环境之中,我等又该如何作战,才能够将士兵损伤降低到极限,知道了吗?”

    “末将知晓。”

    两人齐齐颌首,已然是将萧凤所说之话牢牢记在心中,不敢有丝毫错漏之处。

    正在这时,那萧景茂却是踏入其中,只见他微微欠身,诉道:“启禀主公。宋朝蜀将甘润前来拜见。”

    “焦用?他来干什么?”萧凤面有疑色,张口问道。

    萧景茂摇摇头,回道:“在下不知。不过依臣以为,只怕此人这次前来,乃是为了借兵来的。”

    “借兵?看来对方也得知我等入川,所以迫不及待的,想要请我帮忙吗?”萧凤面露笑意,微微颌首,示意道:“既然如此,那便见上一面又如何?若是日后此人能够用得上的,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萧景茂依令退下,而那王著、秦长卿两人眼见于此,也没有在这里久待,找了一个由头便从此地离去。等了约莫盏茶功夫,萧景茂这才领着一人走入堂中。且看此人虽是身量挺拔、相貌堂堂,但眉宇之中却露出一丝怯弱,便是双目亦是忐忑不安,显然并非表面上装的那么镇静。

    “末将甘润,就此拜侯晋王殿下。”

    眼见萧凤端坐其上,甘润不免感到有些拘束,目光亦是逡巡不已。

    “将军既然来此,那便找个座位坐下吧。”萧凤示意了旁边的一个座位,却自旁边取过一盏茶,啜了几口之后,不觉感到容貌焕发,笑道:“至于此茶,却是我从此地搜罗的一种茶,唤作普洱。据闻若是每日饮啜,便可以延年益寿,乃是茶中圣品。将军不如试一试,如何?”

    甘润听闻此话,又见正前方正有一位侍女端着一杯茶走来,“蹭”的一声便自座位之上站起来,毕恭毕敬的将这普洱接过,然后一如萧凤所做的那样,轻啜一口然后就露出陶醉模样来:“此茶满口芳香,甘露生津,当真是令人神清气爽。而且**四溢,持久不散不渴,可谓是悠远流长,令人久久难以忘怀。这茶,当真不错。”

    “那是自然。只是甘将军,却不知你今日长途跋涉来此,究竟所为何事?”放下茶盅,萧凤凝目望去。

    被这一盯,甘润顿时生出心思被看透的感觉,旋即道:“不瞒晋王殿下。你也应当知晓,自那蒙古入川之后,咱们这天府之国,便再也没有往常安宁之日,终日里莫不是刀兵相向,着实令人心惊胆颤,唯恐下一刻便身首异处。”

    萧凤眉梢微动,笑了一声:“哦?那和我赤凤军有何关系?”

    “这个。晋王殿下却是说笑了。”甘润一时凝住,旋即苦笑道:“我自知本事不足,难以驱逐鞑靼,故此前来此地,便是恳求晋王是否能够出兵,助我等一起对抗蒙古如何?毕竟晋王自起事时候,便曾说了‘驱逐鞑靼、复兴中华’,不是吗?”

    萧凤却是摇摇头,语透拒绝之意:“这倒如此。不过你也知晓,我虽意在驱逐鞑靼。但是你部所在,却是宋朝境内。我若是擅入此地,只怕那临安城,少不得责备我。到时候,我若是为列位大臣攻讦,甚是直接扣上犯上作乱的嫌疑,岂不是让人怀疑我的用心?”

    甘润眼见萧凤露出拒绝之意,立时慌了连忙劝道:“可是晋王,您不是出兵占了利州还有兴元府吗?既然如此,为何却不踏入川蜀之中?”

    “甘将军。你莫不是糊涂了吗?莫要忘了,那川蜀目前尚在宋朝辖境。而我只是晋王,所辖之地不过是关中地区,对于蜀中之事,虽是有心但也无力。若是我当真踏入此地,只怕那蒙古尚未动作,临安城诸位忠臣义士,便先要发怒,参我一本。至于这兴元府以及利州?先前它们已然被鞑子所占,而我出兵夺之,又有何不可?”对方虽是屡屡恳求,但萧凤却是稳坐泰山,丝毫不动。

    眼见萧凤如此模样,甘润不觉感到绝望:“难道便让我等眼睁睁的看着蒙古占领全境吗?”

    他自知自己实力低微,便是麾下士兵也不过是乡民聚集,没有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便是军中的的诸多兵械也是低劣的很,诸如火炮、铳枪之类的先进武器一律没有,便是那刀枪剑戟一类的冷兵器,也是装备甚少。

    人数虽有两万有余,但这么一点乌合之众,赤凤军只需一千人便可以击溃,更勿论那同样装备精良的蒙古大军了。

    “甘将军。我知晓你心中之志,但无奈这川蜀之地非是我辖地,囿于朝中规矩,我实在是无法插手。对于这一点,我也是爱莫能助。”萧凤眼见对方露出绝望之色,虽是感觉自己心中有些愧疚,但一想接下来的行动,立时便安奈心中思绪,继续说道:“不过我军在攻克兴元府以及利州时候,却从蒙古军中搜罗了一些兵械甲胄,你若是不嫌弃,尽可以全数带去。如何?”

    甘润眸中闪过一丝亮光,其后依旧目露哀伤,回道:“那谢过晋王殿下了。”

    他对川蜀情形甚是明白,自然知晓若是没有赤凤军护持,自己定然难以生存下去,这么一些兵械甲胄,不过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罢了。

    不过有总比没得好,免费得了这么一些兵械,倒是能够让麾下人员多一点生存之机。

    待到甘润离去之后,萧景茂缓步踏入,目露疑惑问道:“主公,既然此人前来邀请我等,那我们便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进入川蜀之中。但主公,您为何拒绝?”

    “时机尚不成熟罢了。”萧凤微微一笑,又是举起茶盅,喝着手中普洱。

    “甘将军。我知晓你心中之志,”

    目光虽是落在手中茶盅,偶然间抬起的眼角,却自对方身上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