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鸣凤天下 > 第九十章兵凶战危
    这剑阁关虽是凶险。

    但赤凤军麾下装备有大量的火炮,兵力亦是鼎盛无比,更有三萧这等地仙助阵,不过是半个时辰,便将此城彻底攻下,至于那汪直臣也被擒下,然后押到了萧凤所在的堂下。

    那汪直臣倒也不愧是一位悍将,虽是面对萧凤,却任就叫嚣不止:“好个妖女。若非你仗着人多势众,如何能攻攻下剑阁?”

    “你这个惫懒之人。竟然敢在晋王面前放肆,莫非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乍闻此话,萧景茂一时大怒,立时吩咐左右取出长鞭,对着对方便是一阵鞭笞。

    “噼里啪啦”,打的对方是皮开肉绽、只能不住的呻吟,更无半分抵御的能力。

    萧凤一脸无奈,摇摇头回道:“我本以为你能够改邪归正,投入我赤凤军麾下。没想到你这厮,竟然是如此顽固?不过你也应当知晓,我之所以饶你一命,并非是我天生仁德,只因为你口中尚有我所需要的情报。若是你愿意将那蒙哥计划告知与我,那我或许能够饶你一命。反之,便莫要怪我心狠手辣。”

    “哼哼。你这妖女,当真是残忍至极。只可惜,你不会从我口中得到半点情报的。”那汪直臣却任就高昂着头,更无屈服之色,随后更是于口中含着一口吐沫,直接朝着萧凤啐来。

    这一口吐沫自是无力,只在空中落在地板之上,并未落在萧凤身上。

    但那黄绿之物,却甚是碍眼的钉在地上,让人看着就感到莫名紧张。

    萧凤一时愣住,俯首看了一下,借着摇摇头苦笑道:“看来我当真没有主角光环。既然如此,留你又作何用?拖下去,杀了吧!”一拂袖,两位士兵一起发力,直接将此人拖下去,伴随着一声怒吼,那声音彻底断绝。

    听着这话,萧凤却觉得有些挂碍,暗想:“怎么这样子看着这么像反派?算了。对待敌人,尤其是蒙古人,何必这么仁慈?”随后看向萧景茂,又问:“对于蒙古走向,尔等可有动向?”

    萧景茂摇摇头,回道:“不清楚。目前除却确定纽磷正和浦择之在成都府角逐外,对蒙哥行动我等一无所知。”

    这里毕竟是古代,不仅仅没有雷达,更没有卫星侦查系统还有无人机,可以迅速探知敌人的动向,若要判断对方的走势,唯有通过派遣大量的探子深入调查。

    非如此,根本无法弄清楚川蜀目前动向。

    “阔端和八思巴呢?他们也没有动向?”萧凤问道。

    “不知道。对于吐番,我等并无丝毫讯息。”萧景茂摇摇头,甚是无奈的回道。

    萧凤微微凝目,暗道:“看来对方也是在观望?并且准备随时随地介入这里吗?”

    她久经战火,自然知晓断然不可孤注一掷,将全部力量投入一个战局之中。那蒙哥固然是率领全军出动,但蒙古中庭尚有蒙哥之弟阿里不哥坐镇,便是吐番也有八思巴、阔端随时待命,纵然此番南征彻底失败,蒙古依旧存有元气,十年、二十年之后,还可以继续出征。

    但萧凤麾下虽是经过十年生聚,但底子实在太薄,目前赤凤军数量仅能维持五万不到。

    除却确保汉中不乱的两万大军外,萧凤已然将其余的三万兵力尽数带出,只求在这一次入川之战中赢取更多的利益。

    步步为营、处处小心,才是赤凤军应该崛起的道路。

    “若是如此,那这一次只怕不是一时半会的功夫能够解决的。”萧凤沉吟片刻之后,复有看向萧景茂,嘱咐道:“你去通知萧星,就说我有事情要找她。”

    萧景茂俯首回道:“遵命!”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之后,萧星已然来到此地。

    她面有疑惑,张口问道:“姐姐,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是关于兴元府事情。”萧凤抿了抿嘴唇,旋即诉道:“你也知晓,此番入川实在艰险,若是自关中调运粮草,不仅仅路途遥远,更兼沿路凶险,很容易为蒙古所乘。所以我想要以汉中府为根本,于此地开府建城,并且安置行户部,招揽官员,以及开设槽司,造纸币、发盐引以通商贩,进而充实军储,确保我军后勤不至于出现状况。”

    萧星轻咬嘴唇,稍稍想了一下,回道:“姐姐。你这想法自然可以,不过这里毕竟曾是宋朝所属,若是这般行事,可以吗?”

    轻哼一声,萧凤透着鄙夷:“虽是如此,但也只是曾经之事。我既然从蒙古手下夺下此地,那此地便是我的属地,如何轮到那临安等人置喙?”

    “既然如此。那我定然会确保此地安然无恙。”萧星眼见如此,自然也不会推脱,立时应了此事。

    自赤凤军成立之后,她便一直负责整个内政之事,对于其中脉络早已经熟稔无比,当然知晓应当如何行事,才能够收拢此地居民民心。

    那汪直臣或许愿意做蒙古忠臣,但曾经饱受蒙古鞑子摧残的百姓,可未必如此。

    …………

    “兴元府包括利州全都被赤凤军给占了?”

    收到消息已经是三日之后,但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纽磷依旧感觉背生冷汗。

    对于那赤凤军的威名,他自然是清楚无比,蒙古大军数番兴师动众都未能灭绝的对手,如今居然从汉中出关,跑到了这川蜀一代,绝对是整个蒙古大军的噩梦。

    “启禀将军。确实如此。”

    那探子坦然说道。

    纽磷蓦地站起来,有些忐忑不安:“若是这样。那估计我军就彻底危险了。”

    “那将军的意思是撤军吗?”眼见纽磷如此紧张,早已经出现在这里的八思巴朗声问道。

    纽磷摇摇头,心中忐忑不安:“不撤军难道和对方对阵吗?你莫要忘了,那萧凤可是地仙,其麾下莫不是训练有素,尤其善于山地作战。而我麾下大多数乃是骑兵,在这地势狭窄的川蜀之中,如何能够和对方对抗?”

    他倒是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根本就不是赤凤军的对手。

    “这倒也是。”

    八思巴稍作一想,也是叹道:“那萧凤实力鬼神莫测,便是我也难以一探其实力久经。其身边更有冷面修罗萧月这等地仙助阵,还有三万精锐士兵,我若是亲身对决,也未必能够讨得好。”

    他虽是自恃修成正果,已然凝练出如来法相,但萧凤也是凝练出九天玄化圣灵天帝法相,论实力也是丝毫不逊于如来法相。

    至于那萧月?

    她虽未了悟法相,但其玄通断霄圣剑亦是锐利非凡,天下间绝无能挡之招。

    “没错。若是太子尚在此地,我等或许能够对抗。但是你也知晓,自当初贵由死后,蒙哥登位。太子虽未遭到报复,但其麾下兵权却被收去,被迫幽居一地。直到现在,也没有丝毫消息,只怕太子早已经……”纽磷神色黯然,却露出几分沮丧神情来。

    八思巴微微摇头,诉道:“此番事情,非是你可以插嘴,还是莫要追究了。”

    “这个我自然明白。”纽磷顿了顿,接着又问:“只不过你觉得我现在又该如何行动?方能从赤凤军麾下逃过一劫?”

    “依我看。那赤凤军此行目的并非在你,而是在当今可汗身上。既然如此,那你只需据实禀报即可。”八思巴又是诉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纽磷稍稍想了一下,立时露出了然神色来,随后从案桌之上取出纸笔,开始在上面书写起来。

    …………

    “什么?那赤凤军入川了?”

    乍闻消息,蒙哥立时愣住,旋即露出刻骨铭心之恨:“看来这萧凤,还当真是好手段。打算趁着我们和宋朝对阵时候,来一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吗?”

    如此明显的策略,他稍微一想便知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仲威一想同殿之臣又是死于对方手上,神色顿时黯然下来:“若是按照这样子。只怕利川也已然失陷。至于汪直臣?估计他也……”

    “唉!先将此事通知汪德臣吧。毕竟那可是他弟弟,他有理由知晓此事。”蒙哥面露苦笑,缓缓说道。

    仲威俯首回道:“末将遵令。”随后便领旨下去,准备传达消息,心中更是充满黯淡,想道:“看来这一次,又将是一场血腥之战。只是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死在这里。”

    只需要和赤凤军对上,仲威便知晓少不得折损几个将领。

    最初时候,制造出潞州屠杀的李守贤如此,他父亲仲威也是如此,史辑、史权还有严实以及其子严忠济也是如此,孛术鲁九住、木乃虎、巩彦晖如此,姚枢、杨惟中也如此,直到最后就连史天泽也死了,可以说死在赤凤军手下的,全都是蒙古之中成名宿将,由此可见对方凶悍程度。

    如今时候,又和对方对上,只怕这一次也一样,少不得还有多少士兵死亡。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汪德臣听闻自己弟弟被杀死之后,立时勃然大怒,想要立刻提兵北上,和赤凤军对阵。

    但眼下攻克重庆府在即,他也不可能当真抽调兵力前去对抗,只能加快速度,希望能在赤凤军到来之前,将这重庆彻底攻下。

    到时候凭借着重庆坚城,至少也能够和对方对抗一段时间。